難道,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么?

毛文龍今天對自己的核心用意,分明是讓自己能夠更好的發展呢!

特別是,他竟然撥付給了自己五十副鐵甲,各式刀槍上千柄,盾牌,衣物,等各式軍需物資大堆,少說也得小萬兩規模啊……

直到回到驛館,李長壽還是有些恍惚。

饒是此時表面上看似風平浪靜,但李長壽敏銳的第六感,卻是隱隱捕捉到,極大可能,將會有大事情發生那!

「兄弟,想甚呢?怎的,事情不順利么?」

正當李長壽還沉浸在思慮中,孔有德這時也趕了過來,一看到李長壽這般愁眉緊皺的模樣,他登時也緊張起來。

李長壽這才回過神來,不由笑道:「沒事,大哥。大帥對我很愛護,事情很順利,還給了我不少軍械與物資。怎的,你今天沒當值么?這麼早便過來了?」

看李長壽神情並不似作偽,是真的沒事,孔有德這才放下心來,笑道:「這不是兄弟你過來了么?今晚,哥哥我說什麼也得請頓酒不是?」

看李長壽似是要爭辯的模樣,孔有德儼然早有準備,趕忙補刀道:「兄弟,哥哥我可是跟弟兄們都誇下海口了哇,你不會不給哥哥這個面子,讓哥哥下不來台吧?」

李長壽儼然早已經極為了解孔有德,不由苦笑:「大哥,先說好了,吹牛皮可以,不能玩命喝酒的!」

「嘿嘿,一言為定!」

……

看着孔有德興奮的快步離去,李長壽嘴角邊不由也掀起了一抹高高弧度。

他又如何不明白,孔有德是藉著這個機會,給自己介紹更多東江的弟兄,幫自己融入這個大體系那。

只是,他們都是粗人,不可能有哪些酸文人那般溫潤的表達方式。

但李長壽剛要躺一會兒,養精蓄銳,備戰晚上的酒宴,耳朵卻忽然止不住一動!

或許是這驛館有點偷工減料的關係,房間之間的隔音明顯不是太給力。

李長壽竟隱隱聽到……隔壁,有一個略有幾分熟悉、很有特色的女聲,正在低低的哭泣着什麼。

這是個什麼情況? 這裡的酒,味道更加烈,一進喉嚨就辣的生疼,估計度數非常高了。

要是喝慣了啤酒,那壓根就喝不了這種酒。

胡天感嘆道:「你們村的酒不錯啊,夠勁!」

「是啊,上仙,這是我們山裡人專門喝的酒。」祭祀老人笑著說道。

聽到祭祀老人這麼說,胡天也理解了。

像深山裡面,如果沒點高度酒,還真的難過下去。

畢竟高度酒比低度酒要提神,而且高度酒還能用來給傷口消毒。

這個時候,祭祀老人笑著說道:「上仙,來,吃菜,嘗嘗合不合口味。」

於是胡天夾了一塊羊肉,然後吃了起來。

這個村子雖然與世隔絕,但做出來的食物,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這一桌子的菜還挺好吃的,味道完全不是外面那些餐館飯店可以比較的。

接下來的時間,胡天也沒有說話了,只是自顧自的喝酒吃飯。

吃完飯後,祭祀老人叫那些陪酒的村民離開了。

飯桌上,就只有胡天跟他兩個個人了。

祭祀老人看著胡天,有些欲言又止。

胡天說道:「你想說什麼就說。」

「上,上仙,今天沒有給河神上貢,我擔心河神會發怒……」祭祀老人紅著臉說道。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喝多了,老臉微微泛著紅,看起來有點拘束。

「沒事,我會保護你們的。」胡天笑著說道。

「謝謝上仙。謝謝上仙。」祭祀老人激動的說道。

「好了,時候也不早了,你們休息吧。」胡天說道。

這個時候,祭祀老人有些搖晃的站了起來。

他笑著說道:「上仙,今天晚上你就在我家休息吧。」

「不用,我隨便找個地方將就一晚就行。」胡天揮了揮手說道。

「那怎麼行呢,這是對您的大不敬。」祭祀老人一臉惶恐的說道。

「行了,你別這麼古板了,你們休息吧,晚上不要到處亂走啊。」胡天說道。

說完后,胡天就離開了祭祀老人家裡。

看著離去的胡天,祭祀老人嘆了一口氣,然後坐在椅子上看著天上的月亮。

胡天離開了祭祀老人家后,到了桃紅家看了一眼,發現她們娘倆晚上就吃了一點米糊糊。

米糊糊的做法,是把那些不完整的碎米,用石磨碾成粉末,然後燒一鍋水。

等水開了后,把米粉倒進去,然後用筷子攪拌。

等這一鍋子東西燒成了粥狀,就能吃了。

看到這裡,胡天心裡也有些感嘆。

這大山裡面實在是太窮了。

尤其是像青兒和桃紅這對孤兒寡母,家裡沒個男人的話,經常會受到欺負不說,而且連生活都難以有保障。

這個時候,房間裡面的青兒對桃紅說道:「娘親,我餓。」

「那娘親再給你去下點米糊糊。」桃紅摸了摸青兒的腦袋,有些溺愛的說道。

青兒搖了搖頭說道:「青兒想吃肉,青兒都有好幾個月沒有吃過肉了。」

「可是我們家就只有一個老母雞了,要是燉了給你吃,那明天如果上仙來家裡吃飯,用什麼招待人家呀。」桃紅嘆了一口氣說道。

「好吧,那青兒不吃肉了。」

青兒點了點頭,然後端著水盆到院子里的水井打水了。

胡天看到這裡,心裡也有些不是滋味。

像現在,很多人的生活水平都提高了,頓頓都能吃上肉,但還是有不少人喜歡浪費食物。

尤其是有些傢伙,燉一鍋肉,吃幾口就扔掉了。

然而還有一些人,窮的吃不起肉。

胡天搖了搖頭,然後離開了青兒家。

胡天離開青兒家后,跑到了後面的山林里,抓了兩個肥野兔。

就這樣,胡天提著兩個肥野兔,然後到了青兒家。

因為是晚上,這裡又是深山老林里,所以壓根就沒有電的。

而且也不會有蠟燭,畢竟蠟燭對於他們來說,是很貴的東西。

有的人一輩子都不會出一次山,所以蠟燭對於山裡的人來說,還真是個稀罕物。

一般人家裡都會點上油燈,但是青兒家裡窮,所以她家靠著燒一堆柴火照明。

「上,上仙,您怎麼來啦?」桃紅有些驚喜的說道。

胡天把手上的兩個野兔遞給了桃紅。

「把這兩個野兔烤了吧。」胡天笑著說道。

「這,這……」桃紅有些不知所措了起來。

旁邊的青兒催促道:「娘親,你還愣著幹嘛呀,快去給上仙哥哥燒野兔。」

「哦哦,好。」桃紅點了點頭,然後去處理野兔了。

這個時候,青兒有些好奇的問道:「上仙哥哥,你從哪裡抓的野兔呀?」

「在山上抓的。」胡天笑著說道。

「你太厲害了。」青兒非常崇拜的說道。

說完后,她又不好意思的說道:「你都是仙人了,當然很厲害了。」

胡天沒有說話,只是笑了笑,然後從口袋裡拿出煙抽了。

青兒看著抽煙的胡天,她心裡有些疑惑。

難道天上的仙人也會抽煙的嗎?

不過她雖然心裡很疑惑,不過也沒有說出來了。

過了一會兒,桃紅就把兩隻野兔清洗乾淨了,用木棍架著拿到火上來烤了。

很快,兩隻野兔就被烤的香味撲鼻了,聞起來非常香。

旁邊的青兒,眼睛直直的看著火上的兩隻野兔,嘴裡更是直咽口水。

這個時候,桃紅把兩隻野兔從火上拿下來了。

「上仙,野兔烤好了,您可以吃了。」桃紅恭敬的把野兔遞給了胡天。

胡天搖了搖頭,笑著說道:「這兩個野兔是給你們吃的,我不吃。」

「啊?」桃紅有些詫異的說道。

「上仙哥哥,這是真的嗎?」青兒非常激動的說道。

「是啊,就是給你們吃的,快趁熱吃吧。」胡天笑著說道。

「不行,我們怎麼能吃上仙的東西呢,這實在是……」桃紅不知所措的說道。

胡天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沒事的,放心吃吧。」

旁邊的青兒眼巴巴的看著桃紅,說道:「娘親。」

桃紅怔在了原地沒有動,畢竟在她看來,兔肉可是非常珍貴的食物。

要吃也得留給上仙吃的,自己怎麼能夠吃這麼好的東西呢。

這個時候,胡天伸手從桃紅手裡拿過了一隻野兔,然後遞給了青兒。

「謝謝上仙哥哥。」

青兒非常激動的接過野兔,然後抱著狼吞虎咽了起來。

。 心中的緊張被我死死壓住,我沒有說多餘的話,只是「嗯」了一聲。

就在我「嗯」的同時,他忽地轉身,眼睛爆發出冷冽的光芒,死死盯著我。

我心中一跳,仍舊保持著平靜,沒有和他目光對視,就這樣靜靜的站在他跟前。

可我腦海中已經飛速轉動了起來,思索著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想來想去,還是沒有想到,是哪個地方讓自己暴露。

當然,現在還不大肯定,他知道我是卧底,也許就只是佯裝,嚇唬我一下。

所以現在,我還是以不變應萬變,先看他怎麼說。

「你去了那個地方?」

在死死盯了我好一會兒后,他忽然開口道,聲音依舊冷冽。

「是。」我趕緊點頭回道。

本來,在他問出這句話之後,我還有疑惑,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但想了一下,便立即反應了過來,他說的應該就是那個新城區,天海市,我就去了兩個地方,對魂門重要的,自然是新城區。

「不在你任務之內的事情,以後不要插手!」

在我回答之後,他冷冷的丟下這麼一句話,便走出了房門!

我站在原地沒動,足足過了好幾分鐘,確定他真的離去之後,我才大鬆了一口氣。

還好自己盡量保持著平靜,沒有露出破綻,不然就因為這麼一件小事,而將自己暴露,那也太不值了。

很明顯,他是在說我,沒有按照魂門的吩咐,任務辦完后就返回,而是又去看了新城開發。

我點著一根煙,思索起來。

溫喬呼吸一窒,臉色沉了下來。
華晨宇微博為什麼被限流小號 華晨宇工作室招聘信息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