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陳墨交代船長室不許進去,但諾林頓覺得自己作為大副,至少該向船長彙報一下現在這條船的情況,請示一下血帆號接下來的動向,另外諾林頓也需要向船長申請一筆經費去採購物資和補給。

畢竟他剛才去船艙內查看過,底艙里並沒有食物和水的儲備,必須要進行補充。

作為船上的大副,這些事情都是他分內的工作。

船長室的門很快打開了,陳墨重新出現在了諾林頓的面前:「什麼事?」

「船長,我們接下來要去哪?如果要遠航的話,船上的食物和淡水都需要補充一下。」諾林頓向陳墨認真的彙報著,履行着他作為大副的職責。

聽到諾林頓這麼說,陳墨這才反應過來,這條船不是只有他一個人了,那些水手也是要吃飯的。

雖然說陳墨弄回來的那十幾個水手,目的並不是真的讓他們在這條船上當水手,但顯然也不能就這麼把他們餓死了,尤其是還有諾林頓和那個叫傑克的小姑娘,這兩個人他還是很看好的。

所以想了想之後,陳墨回到船長室內,拿了一袋錢幣出來,扔給了諾林頓。

「黑珍珠號這兩天應該會來特圖加,我要見一見傑克·斯派洛這位加勒比海上的傳奇人物。」陳墨注意到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諾林頓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了,顯然他對傑克·斯派洛的仇恨已經深入了骨髓。

這讓陳墨很是感興趣,如果事情沒有按照原劇情去發展,諾林頓會不會殺了傑克·斯派洛?

現在的諾林頓顯然和電影里那個被人扔進了豬圈的窘迫酒鬼截然不同,現在的他是血帆號的大副,重新獲得了拿回自己的一切的希望,陳墨很好奇在這樣的情況下,他到底會怎麼做。

想到就問,陳墨看着諾林頓,向他問道:「你落到現在這步田地可以說都是拜傑克·斯派洛所賜,你恨他嗎?」

「我恨不得親手弔死他!」諾林頓顯得咬牙切齒,但他還是壓制了自己的怒火和恨意,對陳墨恭敬的說道:「當然船長你要是想留他一命,我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但是我是建議您直接弔死他,我很願意親手割開他的喉嚨。」

「雖然我不介意給你一個復仇的機會,但就目前來說留着傑克·斯派洛的小命我還有用。」陳墨微微搖頭,顯然並不打算在找到聚魂棺之前就把傑克·斯派洛宰了,不過他還是對諾林頓安撫道:「當然,我會給你一個和他公平較量,並且復仇的機會,不過在這之前我希望你能夠忍耐。」

。 江龍點了點頭,有點明悟。

「江先生,怎麼…」

華城主一臉的期待看着江龍,眼睛裏滿滿的期待。

江龍低頭沉思一會,然後將手向前一伸,距離他很遠地方豎立着一盞路燈,這是突然搖晃起來,然後就到了江龍的手中,江龍雙手一捏這一盞路燈就變成了一個小球,直徑也就只有一兩個厘米。

這一波神奇的表演,華城主心跳卻不斷的在加速。

他本人也是一個進化者,而且等級也已經達到七階。

在霧城,七階的進化者已經是至高無上的存在。

但是,他根本沒有和那一些喪屍廝殺過,對於一些王者、尊者級之力的實力就不了解。

就算他已經達到七級,他也搞不清楚,一個能夠從霧牆裏走出來的人意味着什麼。

不過他心裏很清楚,江龍實力肯定要比他強,這一點根本不用懷疑,就算是他也不敢走進那一個充滿紫霧的霧牆裏面。

華城主心裏對江龍的等級有一個模糊的認識,最少你應該達到王的級別。

只要是從西邊來到這一片區域的,幾乎都已經達到王級,而且個個實力高強。

所以華城主還非常慷慨的出十個億,希望江龍能夠將他們安全的送到。

很明顯,考慮到江龍的的面子,沒有那麼赤裸裸的說出來,只是徵求江龍的意見能不能一起前去。

可是,江龍的這一個動作,讓華城主再一次認識到江龍的神鬼莫測的能力。

他就算是所有的異能齊發。也做不到像江龍這樣。

況且,江龍看起來只是隨意的就做到這一切。

「是一個實力超強的王。」華城主心裏想。

到現在他還不認為江龍是一個尊者。

他對於尊者級別根本就沒有什麼概念,怎麼可能會知道他的厲害呢。

霧城,在百城區域只不過是在東邊的一個小城市。

江龍將手中那個路燈捏成的一直徑只有一兩厘米大小的球后,繼續發動雷電異能,在那個小球裏面注入雷電能量,然後將他扔給華城主。

華城主接過那個小球后,有一種沉甸甸的感覺,更何況裏面的雷電能量不斷的在球體裏面涌動,只讓他感到心驚肉跳。

似乎稍微用一點力,就能發出無比巨大的爆炸力。

「如果在路上遇見強敵,只要將這個球扔過去,不過,一定自己跑遠一點,要不然會傷到你。」江龍說的。

交代完這事,江龍將自己用念力包裹,猛然一躍,就消失在天空中。

江龍他先走了。

華城主這種做法雖然有些幼稚可笑,但江龍也沒有為難他,也沒有說明其中的原因。

就像螞蟻想要大象給自己保駕護航,難道大象一定就要像螞蟻展示自己的肌肉,展示保護螞蟻純屬是浪費資源嗎。

不過,華城主那種謙卑恭敬的態度,還有江龍已經免費住了華城主一夜的酒店,哪怕這種酒店他想住就住,可這畢竟有人家的一份人情。

但是江龍也不願意欠華城主的人情。

雖然華城主和他的兒子華剛態度非常的好,但是有些強者也不介意隨手就滅了他們。

所以,江龍就製造了這樣一個雷球,送給華城主,然後他自己就離開了。

他很想去參觀一下,西邊製造出的那一艘巨艦。

從霧城到西方邊的距離也就不過一千多公里。

以江龍飛行的速度,也就幾個小時就可以飛到。

江龍在天空中不緊不慢,他不時的觀察着他飛過的地方。

確實,他一路飛過去沒有看到一隻喪屍,也沒有發現一個異獸。

這時,他在高空中發現了一條河流。

緊接着,他就慢慢的落下來,懸浮在這一個小河的河面上,然後分出念力進入到河水中,查看這一條河水裏面情形。

河水裏,密密麻麻全是變異魚,但等級卻不是很高,大多數都是低級的存在,只是偶爾能夠發現到一兩隻的一階變異魚,不過河水確實是變異魚的天堂,沒有其他的生物存在。

紫霧的濃度在這裏實在太稀薄了。

像這種濃度的紫霧,即使在七十八年前能夠誕生一位十星尊者,都是極為困難的。

但不管怎樣說,在這個地方,在七十八年前,還是出了一位精彩艷艷的天才進化者,就像尊者姐妹那樣一飛衝天。

說起這個,江龍每天都通過合成空間那一隻六星大鳥傳回來的畫面看到尊上姐妹那裏發生的事情,也能通過那一隻十星六星大鳥了解肖紅的狀況。

那密密麻麻的喪屍還在不斷的在衝擊潼關,即使後面陸陸續續的來了一些等級很高的喪屍,但是在潼關有尊者的姐妹兩大源級坐鎮,潼關還是固若金湯。

在秦關,已陸陸續續的有喪屍衝過來,但是肖紅已經達到上位王,鎮守忙關也綽綽有餘。

目前,肖紅還沒有動身前往潼關。

江龍留在秦關的十星六星大鳥,總是圍繞在肖紅的身邊一直在保護她。

有潼關作為一道屏障保護著秦關,可以說秦關萬無一失,更何況江龍還留下十星六星大鳥保護肖紅,江龍現在對肖紅的安全問題一點也不擔心。

「轟!」

就在這時,在距離江龍不遠的地方,突然想起了一陣的槍炮聲。

紫霧槍雖然比三百年前的槍支聲音小一點,可是紫霧炮的聲音卻很大。

江龍立刻向高空中飛去,一眼便看到距離他大約有十公里的地方,有十幾輛像坦克一樣的裝甲車正在向一個車隊猛攻,而且在高空中,還有一些橢圓形的飛行器不斷的在向下面投擲著炸彈。

那一個車隊也不甘示弱,不斷的在發起反攻,裏面也坐着不少的進化者,這些進化者手中也拿着武器,沖向了那一個裝甲車隊。

江龍繼續向前飛了一段距離,已經能夠很清楚的看到那些進化者手裏都拿着一些發着紫光的刀,一刀砍向那個裝甲車上,在刀上冒着火焰,很顯然,這一個進化者他具有火焰異能。 看過了陸俊與西奧多的戰鬥之後,所有戰鬥都顯得索然無味。

因此擂台賽完全進入了一種『賢者模式』,獅心會、學生會和龍淵社團的眾人紛紛利用自己手裡剩餘的挑戰機會,爭取能利用這次活動與其他社團的優秀同學交流切磋。

在這期間,奇蘭又主動上場,挑戰了對面學生會的混血種,結果出乎眾人意料,竟然贏了!

在陸俊一貫的印象里,奇蘭都習慣待在幕後,做那個下棋的人。

但他親自成為棋子上陣拼殺之後,表現竟然也意外的很不錯!

憑藉他特殊的言靈,往往對手還未出招,奇蘭就已經『未卜先知』的看透了對手的下一步,跟這種像是開了掛的人還怎麼打?

因此對面毫不意外的認輸了。

整場擂台賽中,路明非並未出手,為了避免意外,他基本上一直跟在陸俊身旁。

這看起來有點慫,但本來也是他們在擂台賽之前就訂好的戰略。

路明非雖然跟隨他們一起出戰,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刻絕不出手。

陸俊這麼決定是有考慮的。

首先路明非目前的狀態,其實並不太適合暴露給所有人。

在這種情勢不明,幕後黑手未知又暗潮洶湧的階段,保留一份神秘感,絕對是沒錯的。

其次,路明非本人並不擅長戰鬥,他即便上台,也很容易被人看出弱點從而被針對,還不如留給所有人一個『他們還有一個很厲害的人沒有出場』的印象。

大約又過了兩個小時,天色已經漸漸暗淡下來。

天邊開始出現了一抹夕陽紅。

雲層漫卷,被夕陽染成血一般的顏色,在廣袤無邊的太平洋上空,宛如金火紅色的綢緞鋪在天空。

估算著時間差不多了,陸俊緩緩站起身。

旁邊的諾諾換了個姿勢,坐直身體,看向陸俊,眸光閃動:「你要下場了嗎?」

陸俊回頭,諾諾一頭暗紅色的長發披散下來,夕陽的一抹艷紅色將她的半邊臉照得明艷無比,顯得楚楚動人。

「嗯,這場擂台賽也是時候結束了。」

說著,陸俊緩步走出休息區,筆直走向學生會那邊的擂台。

像是有某種默契,對面擂台上,一個抱著胳膊筆直如箭的銀髮青年也同時睜開眼睛。

約翰·內森睜眼,一雙銀色眸子閃爍銳利光芒。

陸俊走路看似很慢,但實則很快,片刻間就來到銀髮青年對面。

而隨著他的前進,一股莫名的氣場也在緩緩散發。

這種感覺,龐大,壓抑,充滿了震撼人心的壓迫感,讓擂台周邊的眾人紛紛安靜下來。

陸俊一步步走向擂台,但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眾人的心間。

他就像是這個山谷中的唯一主角,被舞台的燈光環繞,他走到哪裡,光芒和視線就移動到哪裡。

「是陸俊!他要出手了!」

「他要挑戰約翰·內森!」

「等了這麼久,終於到這一幕了……這是收官之戰啊!」

周圍瞬間安靜下來,但又很快議論紛紛。

不過與此同時,所有擂台上的戰鬥都自動停下,大家默默退出擂台,將場地留給陸俊和約翰·內森。

這次沒有人要求他們退出去,但大家還是默契的退到了一百米外。

陸俊,『S』級新生,在入學之後就迅速爆紅,以強悍而強勢出名——在擂台賽上更是連戰連勝,就連大三年級曾經取得過『十大』前五的西奧多都遺憾落敗,展示出了接近純血龍類的領域級別的言靈掌控力,直接一步登頂!

而約翰·內森,則是上屆『十大』中排名第三位的頂尖高手,從小被加圖索家族出資撫養長大,對言靈·剎那的開發也同樣達到高深莫測的境地,曾經有『白幽靈』的綽號,不僅在學院中,在整個混血種圈子裡更是赫赫有名。

這兩人間的戰鬥,究竟誰勝誰負?

一時間,無數道目光都集中在他們身上,所有人都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就連裁判,也是一樣。

他直接退後,退出了五十米之外。

對於這兩人的戰鬥,就算是裁判,也很容易被誤傷瞬間斃命,除了校長之外,估計沒人有資格成為這兩人的裁判。

但昂熱端坐於觀戰台上,顯然也沒有要親自下場的意思。

因此,在這一瞬間,舞台只屬於陸俊和約翰·內森兩人!

嗖!

陸俊沒有浪費時間,身形閃動,直接一步登台,站在銀髮青年對面。

約翰·內森目光幽深,他身上的特製雪白鱗甲閃閃發亮。

「陸俊,你能走到這一步,說實話我也很吃驚。我沒想到,龍淵竟然能培養出你這種級別的混血種。」

「不值一提,不值一提。」陸俊客氣了半句,接著道:「其實我也很好奇,學長在十大中只能排在第三,那前兩位會有多強?」

顯然,他並未被對方的頭銜嚇唬住,反而直接問排在約翰·內森前面的兩人,明顯是帶有挑釁意味。

到了這個地步,陸俊根本沒有在怕的!

「老東西,我們可是真傳弟子,你要是敢打我們,信不信明天就被趕出宗主?」
她甚至分不清方向,不知道該往哪去…..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