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_icon_close_navigation

Menu

關寧不想拖林澤的後腿。

將女孩的神態看在眼裡,林澤心下微微瞭然,也不說穿,而是說道:

「這樣吧,乾脆我來幫你挑選寵獸,保證幫你選到一頭潛力高的,而且價格不貴的。」

關寧愣了愣。

潛力高的寵獸哪有價格不貴的?

物廉價美這個詞可不適合用在寵獸上面。

不過見林澤一副認真的模樣,關寧張了張嘴,最後還是點頭應了下來。

這段時間以來,林澤沒少給她帶來驚喜。

興許這次也是一樣呢?

決定好后,兩人沒有耽擱,當即離開學院,前往附近的寵獸商店。

比起平海市,寧江市這個一線大城市無疑要繁華得多。

市內寵獸商店不在少數,而且規模普遍不小。

寧江學院附近恰好就有一個大型寵獸商店。

不一會。

林澤和關寧就來到這家名為『繁星』的寵獸商店。

「據說這家寵獸商店還是連鎖品牌的,在寧江市周邊十多個城市都有連鎖店。」

走進商店大門的時候,關寧在林澤耳邊低聲道。

林澤微微頷首。

他也有聽說過繁星的名頭。

貌似是某個御獸師世家的家族產業,有上百年的歷史。

在御獸師圈子裡有著良好的名聲。

婉拒了售貨員幫忙介紹的好意后,林澤帶著關寧自顧自逛起來。

他選擇的是放置中下等品質寵獸的區域。

潛力評級最高不會超過D。

相應的,價格也會比高等區域的寵獸低上一大截。

運氣好的話,或許能找到一頭不錯的寵獸。

抱持著這個念頭,林澤在一眾初始等級在三階及以下的寵獸封印珠中細細挑選起來。

旁邊的關寧看在眼裡,心頭越發疑惑。

這個區域內的寵獸便宜固然是便宜,可潛力評級最高只有D級。

換而言之。

最終等級頂多只能達到五階。

與她的期望差了老大一截。

不過出於對林澤的信任,關寧疑惑歸疑惑,卻沒有多說。

終究是大型寵獸商店,售賣的寵獸種類比平海市的多了許多。

十多分鐘后。

林澤就已經發現了四五頭存在隱藏進化路線,且最高潛力上限達到了七八階的寵獸。

這已經符合關寧的預期目標。

不過林澤想了想,還是繼續尋找下去。

按照他的想法,給關寧挑選寵獸,雖然不至於要求王階,但最高潛力上限怎麼也要有九階才行。

而且最好還是火屬系的。

反正時間充裕的很,繁星里沒有的話,再去其他寵獸商店尋找就是。

好在相比王階,最終潛力九階的寵獸無疑要多上一些。

事實也證明兩人今天的運氣不錯。

沒過多久。

還真讓林澤找到了一頭合適的寵獸。

【名稱】:刺尾獅

【屬系】:普通

【等級】:三階二段

【成長度】21.51%

【技能】:刺釘、咆哮、狂暴踐踏

【可選進化路線】

【①多尾路線:增加刺尾數量,強化刺尾攻擊能力的進化方式,遠程能力將會得到一定提升,下一進化形態【雙刺尾獅】,最高可進化至五階。】

【②烈焰路線:覺醒火元素天賦的進化方式,發掘體內的火元素血脈,強化火元素操控能力,下一進化形態【焚焰獅】,最高可進化至九階。】

瀏覽完面板上的信息,林澤眼睛不由一亮。

火屬系寵獸。

最高潛力上限可達九階。

毫無疑問,這絕對十分適合作為關寧的蟲獸。

於是林澤直接拿起封印珠,遞給關寧。

「就選這個。」

關寧神色茫然的接過封印珠,看了眼銘牌上的備註,神情越發困惑。

刺尾獅?

可是這寵獸的潛力上限不是只有五階嗎? 她上一世,幼年飢一頓飽一頓,因此有些營養不良,牙齒長得不好,硬度不高,吃硬物容易崩碎,因此很多東西她都不能吃。現在牙口好了,她很喜歡吃甜的,甜甜的味道彷彿能甜到心房,那是一種幸福的味道。

「那爹、娘我先回去了!」

拜別她家爹娘,白瑧忍着心中的小雀躍,匆匆回了她的院子。看着桌上一隻尺長的匣子,頓時笑眯了眼,這麼大一盒子,怕是有好幾斤,夠她吃好久的。

這匣子通體瑩白,只在右下角凸雕翠色的「如意齋」三字,比以前的看起來豪華了不少。

白瑧掀開盒蓋,就見盒中密密碼著拇指大的藍黃二色小方塊,顏色看起來清爽宜人。

白瑧捏起一塊黃色的細細打量,外面這黃色的一層卻是金屬性的低階符篆,這種低階符篆不用靈氣驅使,凡人也可以使用,具體效果白瑧猜測應是封印之用,茹姐姐考慮的越發全面了。

揭開外面的符篆,裏面是一塊水藍色的晶瑩糖塊,糖塊中似有靈氣氤氳流轉,散發着縷縷水靈氣。

看起來就好吃,白瑧咽了咽口水,當下將糖塊放入口中,砸吧了兩下嘴,清甜之味瀰漫口腔,輕輕咬上一口,才知道這裏面是軟糖,外皮薄脆,裏面軟糯清甜,水靈氣溫潤和緩。

就算是凡人吃上一顆也沒有問題,只會覺得神清氣爽,不過最多也就吃上一顆了,再多就虛不受補了。

她又拿了一顆藍色的,打開符篆,其中是一粒嫩綠色的糖果,青翠可愛,扔到口中,有一股草木特有的味道,清甜芬芳,白瑧差點咬了嘴唇,有一種吞掉舌頭的衝動。

白瑧一連吃了幾顆才作罷,將匣子收入儲物袋中,這才注意到,剛才剝開的糖紙此時已變成白色,想着糖紙打開一瞬間,那流轉的光芒,白瑧思忖著,這外面這層符篆也不全是封印用的,金生水,水生木,想來符紙內的靈氣已被糖果吸收了,當下將這幾張紙也收了起來。

開了院中的陣法,白瑧盤膝打坐,內視體內一圈,這段時間修為沒有精進,體內的雜質倒是多了不少,雖說她已經克制盡量少吃雜質多的東西,但是體內難免留下些雜質。

這兩月一直忙着,也沒有好好清理,這些雜質雖不比丹毒難清理,日積月累卻也會影響修行,當下聚精會神的清理起雜質。

心知門派的入門試練就安排在這幾日,白瑧也沒有打算一直呆在院中,花了兩日時間將體內雜質清理一空,這才神清氣爽的打開房門。

一打開門就見她的門外懸著幾張傳音符,伸指點開其中一張,裏面傳來李澤的聲音。

「阿瑧,二十三日門派入門試煉,我們要去正初峰報到,出關給我回話!」

白瑧掏出陰陽盤,看了看時間,二十三日就是明天,給李澤回了傳音符,問他在何處,稍後便去找他。

說來這修真界的計時與前世有些不同,他們用木、火、金、水、土來計時,水陽為一月、木陰為二月、木土為三月;木陽為四月、火陰為五月、火土為六月……時間亦是如此劃分,這還是白瑧根據溫度變化,花了兩年時間總結出來的。

後來白瑧偶然知道到,凡人界是用春夏秋冬四季12個月來計時的,這才托李澤搞來了凡人界計時方法,並大膽的用了。

李澤發現白瑧更習慣每月幾號幾號的叫,與她說日期時也按她習慣的方法來,就如時辰的叫法,不過二人此時也想不到,就是這個習慣給她帶來了些許麻煩。

又點開一張,是符陣峰的祁師姐,讓她入門試練時好好表現。

胡菲菲的傳音符也是差不多的內容,還問她準備得如何,分享了她自己當年的經驗,末了說了她已經請她師父煉香。

讓白瑧驚奇的是,冷冰冰的大師兄沈天光也給他發了傳音符,告訴她妙清真君會在拜師之前趕回來。還說了,她是師弟妹中唯一一個沒有結丹的了,讓她不要丟師父的臉。

白瑧挑挑眉,這可真不像殺手臉師兄的風格。不過看來初玉師兄已經結丹了,聽雨樓的幾個小哥們是白跑一趟了。

白瑧一一回了傳音符,踏出院門招來一名雜役弟子,詢問之下,知曉她爹娘正看護著楊芷蘭和白源二人梳理經脈也沒去打擾。

想起她許久沒看大白了,就抬腳往靈獸院去。

他們一家三口都沒有靈獸,靈獸院就成了靈鶴大白的地盤。

今日,大白在山下捕完魚,正在院中悠閑的踱步消食。

如今的它可比靈獸院的院門高多了,不時去山下湖中玩耍,連帶着捉魚吃蝦,日子過得輕鬆愜意,除了原來天天粘着它的小姑娘如今不來找它玩之外,它對現在的生活還是很滿意的。

聽見有人的腳步聲靠近,無聊的大白轉過頭,想看看是哪個來了這裏,待它看到來人時,圓溜溜的黑豆眼就是一亮,向著來人引吭清唳。

白瑧往鶴鳴的方向一看,就見大白從牆后探出潔白優美的長頸,對它揮了揮手。

「大白!」

大白仰著修長的脖頸歡快地叫了幾聲,之後便縮回脖子,白瑧看着空空的牆頭,加快了腳步,還沒走到院門,就見一團潔白的物什衝到她面前。

定睛一看,是一隻不到一米高的靈鶴。

白瑧看着這隻莽撞的小靈鶴,心下詫異,靈獸院什麼時候又多了只靈鶴,莫不是大白的孩子?

當下側身讓那靈鶴先過,卻感覺袖子一緊,回頭看去,就那白鶴已經放開她的衣袖,一雙黑溜溜的圓眼濕漉漉的望着她,白瑧被它這委屈的模樣望得摸不著頭腦。

這白鶴用它修長的脖頸蹭了蹭她的胳膊,然後抬頭清鳴,白瑧聽着熟悉的叫聲,看向它脖頸上晃悠的鶴牌,一時有些難以相信,這竟然是大白。

。 在靈汐忙着學習的時候,徐凱程已經完成了一個課程,在學習其他的內容了。

「徐凱程,你為什麼這麼用功啊?」

徐凱程結束了今天的課程,正在收拾東西,看到隔壁的人過來,他禮貌的打了個招呼就走了,對於對方的問題,他不想回答了。

來這裏的第一天就有人問過他這個問題了,後面在問的,他都不想回答,因為那些人根本就不是真的想知道這些。

看徐凱程這麼不給面子,陸曼很生氣。

不過徐凱程根本就不在意,他馬上就要走了,才不想跟這些人扯上關係。

一個個的都是家裏的獨生子女,說是來這裏學習的,但其實根本就是混日子的。

徐凱程看着日曆,他已經離開兩個月了,也不知道汐汐現在怎麼樣。

徐凱程其實很想給靈汐打個電話的,只是他答應了林豪,不能打。

徐凱程沒有辦法給靈汐打電話,就只能拚命學習,讓自己忙碌起來,這樣就不會去想靈汐了。

徐凱程結束課程的時候,沒有告訴林豪,一個人訂了票就跑回去了,他要給靈汐一個驚喜。

他回來的那天是周末,靈汐在家裏,她最近被書里的內容給折磨的腦殼疼,正躺在床上發獃。

徐凱程回來的時候,家裏沒人,他看看廚房,他媽不在,他上樓去看了看,也沒有,連喬伊都不在。

徐凱程走到靈汐的房間門口,裏面也沒有聲音,徐凱程敲了敲門,靈汐動了動身子,但是沒有說話。

徐凱程在門口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他好像聽到有聲音,但是為什麼沒說話呢?

他也不能開口去問,所以只能再敲一次。

「進。」

靈汐閉着眼睛趴在床上,沒有動,她以為是喬伊來給她送牛奶了。

最近她很忙,喬伊看出她很累的樣子,就常給她送牛奶。

徐凱程無語了,這還不如他一開始就打開門呢,他是想靈汐自己來開門,然後門一打開,發現是他,就會特別的驚喜。

結果靈汐讓他自己進去,這…

徐凱程打開門,先開了一條小縫,見靈汐背對着他躺在那裏。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黃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