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席現在他身旁胸有成竹意氣風發迎接勝利的樣子,淡定自若無所畏懼的挺直脊樑,讓江宇華無法移開目光。

他屬於更廣闊的天空,他很優秀。

沒錯,江宇華早就該知道了,關於他的驕傲,他想要看到,卻也同樣忌憚。

「當時江亦權的決定……或許是對的。」

……

齊恆說今天席現走的很早,雖然席現遇到大事的時候也有努力工作到凌晨,但總的來說是個絕不義務勞動加班,但是提前早退這件事,還是很少有的。

江宇華本不該過多過問別人的私事,但是似乎他總能知道席現去了哪。

A城城郊一家非常小的孤兒院,由於路途遙遠,十分不起眼,這裡的孩子也不多,後院隔牆有條小河,下午的時候小孩子們會在後院玩耍,在河對岸便能聽到孩童天真無邪的笑聲。

齊恆倒是不知道,為什麼江宇華會知道這麼偏僻的孤兒院,只是江宇華來了快半小時,盯著一棵枯樹枝出了神,不知道在想什麼。

院子里的小孩子們玩得正開心,他們最喜歡的哥哥今天回來了。

他們最喜歡的哥哥去過那個慈善會,想起來許久沒來看這群小朋友了。

「我帶了小熊餅乾,誰想吃小熊餅乾?」熟悉的聲音卻是從來沒有的溫柔。

小女孩靠他最近,他們喜歡這個哥哥,不僅因為他總是會帶來禮物,還因為這個哥哥總是這麼溫柔,眼睛彎彎的,像是晚上見過的星星,不對,比星星還要閃爍。

「切。」小男孩不屑一顧,「不就是長得好看嗎,你們女生真膚淺。」

「別動。」席現的靠近,讓同性本斥的男孩,抱著手裡的籃球後退了一步,席現揭掉臭小子腦門上的創可貼,按著他換了個新的,「臭小子,雖然這個創可貼有你喜歡的女孩畫的愛心,但是太久不換,也是會出汗發炎的。」

那男孩臉色突然漲紅,「不,不用你關心!我下次一定打敗你!」

席現並沒有玩笑,「好,我等著你。」

被他這麼一說,周圍的男孩一陣起鬨,「老大最棒了!」「老大真有膽識!」「老大天下無雙!」

被他們這麼一說,男孩更加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看向青年認真看他的眉目,那並不是玩笑話。

男孩愣了下,哼了哼鼻子,「我要回去把咱們院散打第一留下的秘籍再看一遍!你等著!」

或許那個男孩多翻幾頁,就會看見,那個散打第一秘籍的最後一頁,寫著寫這本秘籍的作者的名字,那正是席現。

「哄小孩開心嗎?」突然的一聲落在了身邊,席現愣神,一轉身,不知道江宇華什麼時候來了。

江宇華穿了個休閑套裝,不似正裝那麼板正,一席黑色運動服,去讓他身姿更加挺拔,整個人平添了幾分英氣。

小姑娘們看到來人後,震驚了許久,默默做出了一個評價,這人真帥!

啊,這看臉的世界。

「江總?」席現驚訝,「你怎麼來了?」換句話說,江宇華那個養尊處優的小公子,為什麼會來這種地方。

孤兒院偏僻,距離市區也遠,和鄉村小院差不多,所以肯定沒有市裡那麼光鮮亮麗,就連那牆頭外的老樹枝,到現在二十年了都沒砍。

江宇華還是一貫的面癱臉,「要你管。」

席現大概猜到,他也是因為席家的原因,想起來到孤兒院做點好事,可這死傲嬌……竟然久違的不好意思了。

小孩子們可不管這麼多,有帥氣的小哥哥來,這樣今天的室外活動相當圓滿。

「我們正在玩過家家,現現哥哥要玩嗎?」小女孩滿眼星星眨呀眨。

席現是小女孩過家家常任男主角,如何也沒有拒絕的理由,不過江宇華看著他窘迫的樣子,倒是好笑。

小女孩太喜歡這個小哥哥,可是席現對於他們那「倦怠期夫婦意外得到了孩子」的劇情完全一頭霧水,並且他也不怎麼敢和小女孩有過多肢體接觸,怕這些孩子習慣了以後,當真正的壞人來的時候,她們不懂得什麼不能被觸碰。

在江宇華的印象里,席現面對一眾老頭子演講的時候,都井井有條毫不怯場,談判桌上把對方殺到最後一條線依舊遊刃有餘,像現在這樣陷入兩難,被小姑娘咿咿呀呀圍著卻不知道幹什麼好,還真是少見。

原來他也有害怕的事情。

但是江宇華並沒有高興多久,因為很快他就被小女孩盯上了。

「哥哥,你也可以和我們一起玩過家家嗎?」

小女孩話一出,席現定住了,江宇華平日里一絲不苟,穿著休閑服到這種偏僻的地方來已經有失身份,如果讓他坐在地上和小女孩們演戲,蹭了滿身灰,那他更不好意思了。

席現笑了笑,「這位哥哥還有事,我們玩好嗎?」

女孩們露出遺憾,這時候,一直沒說話的江宇華竟然有興趣,「好啊,我適合什麼呢?」

席現一抬頭,撞進了那抹微笑之中,江宇華不是個愛笑的人,並不是說他不會笑,當那塊冰塊也終於融化的時候,就像是潺潺留下來的春水,原來冰冷卻這麼甘甜。

「現現哥哥,你害羞了。」童言無忌。

「我沒有。」席現依舊故作矜持,他孤兒院扛把子的身份,怎麼可以害羞?「我覺得這位新哥哥演公主就挺好。」

「好啊。」江宇華勾著唇角,但那眼神絕對變了意味,「我聽現現哥哥的。」

。 羅空的臉色之所以煞白,倒不是他羅空怕死,而是吞天魔藤的凶名太響,羅空也無法保持平靜。

要知道,召喚大陸上的主要戰鬥方式就是依靠召喚獸和自身的配合,以達到最顯著的戰果。

但是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有,漸漸地,人們開始召喚出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出來。

其中,植物算是這些「奇物」中最常見的了。

這些植物大多都實力強大,遠超一般的同等級召喚獸,只有那些血統無比強大的魔獸才能恩和它們一較高下。

吞天魔藤就是這其中的佼佼者。

它無論是攻擊力、防禦力、還是生命力、都遠超同級別的大部分魔獸。但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這種魔藤的特殊效果。

這種魔藤上有很多分藤,每一株分藤的末端都是一個食人花的花朵,它們不止會將人們整個吞噬,而且還會在戰鬥中吞噬敵手的魔力來增強自己,最要命的是它們吞噬的魔力可短時間內為己所用,這種逆天的能力在當年可是縱橫天下,也正因為如此它們才會被天下所有人聯手打壓,最後在這片大陸上銷聲匿跡。

羅空看著對面的老頭,知道現在的自己絕對不會是他的對手,即使加上雅爾塔,這裡也只會是多一具屍體而已。

羅空對雅爾塔暗自傳音道:

「待會打起來你趕快跑,就往萬家城的方向跑,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哥哥一定會在哪裡等著你。」。

雅爾塔詫異地看著羅空,傳音道:「那你怎麼辦?」。

「我自有辦法,如果我逃出去的話會去找你,到時候我會在衣服上畫一道金色的卐字;如果我沒有逃出去,請你看在我為了掩護你獻出生命的情分上留白猿一條性命。」。

雅爾塔掙扎著,最後還是說道:

「我一定會保全白猿的。」。

「嘖嘖,真仗義,你們說得白猿不會是死亡盆地里的那頭猿王吧?」。

羅空和雅爾塔同時面色狂變。

「兩位不需要這麼驚訝,小老兒我痴長你們數百載春秋,實力高你們一頭也是應當的,所以你們的談話小老兒就這麼無意中聽到了,你們可莫要怪老夫偷聽哦。」。

老者笑眯眯地,但是他的笑容就像是冬天最寒冷的風,讓人不寒而慄。

「小女娃兒,下次傳音時可不要側頭哦,要不然傻子都知道你們在幹什麼。」。

雅爾塔先是一陣錯愕,然後面帶抱歉地看向羅空。

羅空看著這種情況,也只能在心裡暗嘆。

他向前走出一步,對老者說道:

「老前輩,既然我們的所有計劃你們都能知道,那我們也就不在藏著掖著了,我出兩手兒,還請您指教。」。

「小夥子,態度倒還算端正,你且施展你的手段,我保證不會阻攔你身後的小女孩。」。

「前輩,有您這句話我就放心了」羅空轉過身來,對雅爾塔說道:

「是我把你拉到這場災難中的,不要有任何心裡負擔,只管跑就好了。」。

雅爾塔重重地點了點頭,身體便向萬家城的方向爆射而出。

「好小子,挺講義氣,是個講究人。」。

羅空笑了笑,說道:

「前輩,既然您覺得我是個講究人,那您不如也對我做個講究事情吧。小子自知您一定有辦法把剛才走的那位抓回來,但是小子為您著想,覺得有必要跟您講清楚這其中的利害關係。」。

「哦?」那老者稍稍提起了興趣。

「什麼利害關係?說來我聽聽。」。

「那個小女孩的全名叫雅爾塔·波拿巴。」羅空看著老人,說道:

「言盡於此,信不信由您,我不會在解釋什麼了。」。

老者眉頭一皺,他在思考這件事情的可信度。

「美納里帝國的皇室怎會出現在這裡呢?難道是?怪不得前幾天主子他突然說要離開城池幾天,原來如此啊……」。

片刻后,老者睜大眼睛,說道:

「小子,多謝了,你來吧,你如果死了我會把你埋在我的魔藤下面的,這算是對你實力的認同了。」。

羅空笑了笑,眼神中閃過一絲決然:「您還請接招。」。

「你不用召喚獸?」。

「召喚獸乃外物,用之不符合你我切磋之規則,所以我不用了,不過您隨意。」。

那老者哈哈大笑起來,對他說道:

「你小子倒是有些鬼頭腦,我現在是越來越喜歡你了,都有些捨不得殺你了。罷了罷了,你既然不用,我再使用召喚獸豈不是在欺負你這一個小輩了。」。

「承蒙您抬愛,小子只好拿出最強實力了。「。

其實油條早就先行一步了,這是羅空領悟了逆召喚之後的一個習慣,他從來不會和油條在一起走,而是他一人一龍分開走,這樣一旦有人遇到了危險,零一人就能用逆召喚救它。

可能連羅空都沒有想到,在數萬年後的一場星河大戰中,這個技能再次救了他一命。

羅空也不在墨跡,他抽出長槍,火鳳衝天而起,羅空一上來就是殺招,絲毫沒有留手。

他知道,留手就是一條死路。

老者手一揮,那條火鳳便在半空中強行扭轉了一個方向,轉頭殺向羅空,

羅空連忙躲避,火鳳在他的身後爆炸開來,直接將羅空炸飛出了數十米遠。

」小輩,如果這就是你的全部本事的話,你還是坐在原地,引頸就戮吧。「。

羅空笑道:

」這還只是開始,前輩您別著急啊,我這啊還有沒有湧出來呢,待會兒您就能見識到了。「。

那熟悉的黑色鱗片開始覆蓋在羅空的身上,羅空的手足、臉頰都開始冒出來茂密的鱗片,片刻后,羅空成功的進入了龍化狀態。

「哦?這倒是與黑暗龍族的龍化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啊,小子,你現在讓我很感興趣,我決定暫時不殺你了,等我把你研究透了,在殺你也不遲。」。

羅空看著老者那風清雲淡的樣子,心想道:

「果然是個老不死的,竟然連這種事情都清楚。」。

(本章完)

。 顏知許倚靠在化妝椅上,任由這一群造型師化妝師搗鼓。

拿起手機,翻出陸蕁的微信,【陸哥,地址盛世豪庭,你現在可以過來了。】

發完簡訊,把手機放在化妝桌上面,雙手放在把手上,坐姿隨意又霸氣側漏。

女化妝師看著她嬌嫩細膩的皮膚,完美無缺,一點毛孔都看不到,都不需要打粉底就能白到發光。

五官秀麗,冷艷絕美,配上通身的慵懶氣質,讓人對視一眼便有點臉紅艷羨。

化妝師一邊給她做妝前打底,一邊難掩羨慕的輕聲詢問,「顏小姐,你的皮膚也太好了,光滑細膩,你是怎麼保養的?」

她給好多個女明星化過妝,但還沒見過哪個明星的素顏狀態有她的好,嫩的能掐出水。

而且,根本不像網上說的那樣是整容婊,換頭怪。

這臉非常非常自然,一點動刀的痕迹也沒有!

顏知許掀了掀眼皮,掃了一眼鏡子中的自己,那雙貓眼裡瀲灧著盈盈水光,「保養?天生麗質,外加春夏秋冬擦大寶。」

女化妝師的動作頓了頓,乾笑了幾聲,繼續化妝,「顏小姐真會開玩笑。」

顏知許見她不信,懶得繼續辯解,閉上眼睛,「實話實說。」

天地良心,她真沒說謊。

她的皮膚狀態一直很好,就沒怎麼用過什麼大牌護膚品。

擦擦大寶,做做基本保濕,這就可以了。

什麼水光針,美白針,這些跟她完全沒任何關係。

聽到她臭屁的話,李竹衣呵呵笑了幾聲,翻了個白眼。

相較『魔祖』這兩個字,任何解釋都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
那動作無比迅速。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