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動作無比迅速。

轟轟轟

剩下的大漢全被擊飛出去。

恐怖的力量在一瞬間完全爆發。

「這小子練過!」

大山幾乎瞬間就得出了結論。

果然能讓楊少注意的人就是不一樣。

「所有人,給我一起上,不能輕視這個小子!」大山沉聲道。

剩下的人幾乎一擁而上。

一個個大漢朝著薛維瘋狂的撲上來。

但是薛維此時臉色可沒有絲毫變化。

薛維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在幹什麼,他感受到的只有身體非常熱!

滾燙的熱!

隨著劇烈的運動,薛維體表的污垢越來越多,那好像是黑色的油一樣不斷滲出來,一股臭味不斷瀰漫著。

薛維抓著一個人的胳膊,直接給甩了起來。

咔嚓!

那大漢硬生生的被薛維甩了出去。

大山瞳孔一縮。

這小子的力氣這麼大么?!

開什麼玩笑!

「臭小子!去死吧!」

一個大漢拿著木椅直接朝著薛維的身上砸過去。

咔嚓!

木椅應聲而碎。

但薛維沒有絲毫的變化。

反之,薛維直接就是一拳。

咚!

對方直接倒飛出去。

這些傢伙來的也算是時候,本來薛維就找不到地方發泄,這二十幾個人完全充當了沙袋一樣的角色。

薛維完全越打越凶。

整個人彷彿沉浸在那種感覺一樣,對著二十多個人開始了一陣壓倒性的毆打。

時間持續了足足二十多分鐘之後,薛維手上的動作才開始慢慢的停下來。

此時的薛維哪裡還有剛才的勇猛的盡頭。

反而一臉傻愣愣的看著周圍哀嚎的大漢們。

「你們….?你們是誰?」薛維疑惑的問。

大山哪裡還有一開始的鎮定。

此時大山臉色無比蒼白。

「你….你…,火狼是不會放過你的!快走!」

大山和地上的那些大漢忍著疼痛站起來跑路。

薛維一臉懵逼。

啥玩意。

感受著黏黏糊糊的自己,薛維忍不住的反胃起來。

連忙到廁所沖洗了一下。

洗完之後,看著鏡子里的自己,薛維愣住了。

這如同刀削一般的臉龐。

流線型的肌肉。

挺拔的身姿。

白嫩的皮膚。

這還真的是自己么?

真尼瑪帥!

要知道自己之前不過是一個一米七五的小屌絲啊!現在看起來自己的身高足足達到了一米八之上,這身材,這顏值妥妥的一個高富帥的標準啊!

薛維不敢置信的摸了摸自己那帥氣的臉龐。

此時的薛維還是能看出幾分以前的影子,但是整體的形象和氣質簡直改變太大了。

外面的天色已經暗淡了下來。

本來從林德風那裡走就不早了,又遇到小柔的事情,這可是耽誤了不少時間。

不過換來了一個神級的淬體丹這一切都值了。

離開賓館已經是下午六點鐘。

薛維站在馬路旁邊,本來就靠近郊區,這個點想要打個車就更不容易。

眼巴巴的看著稀稀拉拉的車輛心裡簡直是欲哭無淚。

滴滴滴….

手機這時候一陣震動。

打開手機一看。

竟然是小柔發來的。

小柔申請加您為好友。

薛維點了同意后,小柔直接發來一個信息。

「藍海大大,我已經到家了,很感謝您今天的相救,等我有空一定要去藍海找你玩!(可愛)(可愛)」

薛維:…….

「到家就好啊。」

薛維一臉皮笑肉不笑的樣子。

您這位大小姐可別來了啊!在來一次我的心臟就受不了了。

「對了,小柔,你在群里不要隨便提起我,我一心只想靜修,不喜歡有人打擾。」

薛維好像想到了什麼,趕緊補充了一下。

他生怕小柔在群里亂說,到時候其他人要是一找自己,小柔心智不成熟,其他人可不一定啊!

所以趕緊給小柔打一個預防針。

「嗯嗯,我知道藍海大大,您這種絕世強者是不喜歡被人打擾的,我都懂,我都懂。(吐舌頭)」

看到這個薛維長長的鬆了口氣。

雖然不知道能騙多長時間,不過現在能拖多長時間就拖多長時間吧。

一切天註定啊!

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但是此時沒有一輛車停下來。

薛維此時心裡欲哭無淚。

我的天,我今晚上不會真的要走回學校吧!

小柔連東江都回去了,我他媽的還在郊區打轉轉。

奶奶的!

不過此時,一輛車歪歪扭扭的開了過來,那目標直接沖著薛維撞過去。

薛維臉色一變。

身體連忙一閃。

如果不是有淬體丹加成,恐怕薛維早就被這車直接撞飛。

一陣刺耳的剎車聲響起。

地面上出現了一道道黑色的車輪痕迹。

橡膠的味道悄然的瀰漫著。

薛維定晴一看。

這是一輛瑪莎拉蒂,黑色的瑪莎拉蒂在夕陽的照射下顯得異常華麗。

不過你就算開著跑車,你他媽的撞我算幾個意思?

正準備開罵的時候,從車上下來了一個女生,女生滿臉歉意的看著薛維。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對不起!」

薛維差點一口血吐出來。

你踏馬的,老子差點被你撞死了好嘛?!

不對,這個女生,怎麼這麼眼熟???。 ------

講道這種事情,羅墨沒想到會如此艱難。

在他講道結束后,大家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然後像是放課後的尖子生一樣提問。

羅墨自然一一予以解答,但解答著解答著,他就發現這屆學生不太行,一個個的,什麼問題都能拿出來問。

想他幾個徒弟,他根本就沒有花費多少功夫,基本上都是一點就通……嗯,差距好像大了一點,畢竟他們都是神葯化形。

教葉凡薇薇姚曦,哪怕是師兄李瑞,也沒有廢太多口水,因為李瑞雖然沒有特殊體質,但在普通人當中也算是天才了,而且家學淵博,功底紮實。

而這些天南海北匯聚來的源術師,一個個的那叫基礎差,也就源王一脈和三大源術世家稍微好一些。

這樣下去是不行的。

講道陸陸續續持續了大半個月,將他的源術傳下了,只是沒有源地師和源天師的道路,法不可輕傳,給他們打下根基的話這些就已經足夠了。

源王一脈為了得到羅墨的重視,再加上三大源術世家在旁邊虎視眈眈,想要搶奪聖人身邊的位置,因此也是對有資格進入這裡的源術師進行了篩選。

效果不錯,至少羅墨的大心魔術沒有發現什麼有異心的人。

「……講道結束,若再有不明之處,以此道台,自行參悟。」

羅墨在講道的最後一日,在萬丈高台上打出萬道源術,將整個道台覆蓋,向著八方蔓延,在大地上烙印下八卦符號。

以後,源術弟子們就自行參悟,他不會再教基礎的東西,改為重點培養。

源術現在還不到立教的時候,因為除了他,其它沒一個人能撐起大局,而他不在的日子想想就會非常多。

玉精們雖然實力強大,但是被大普渡術度化的它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精神狀態有問題,要知道就算是佛門高僧也不會從內到外迸發出那樣的佛光來。

還是得培養幾個源地師出來才行,有了幾個源地師主持事務,他才好放心出門。

「你們幾個,跟我來。」

羅墨源術一卷,帶著幾個修為十分接近源地師境界的老者離開,其中包括源王長子。

「你們也快到源地師境界了,給你們開開小灶,讓你們早日踏出這一步。」

幾個源術大師驚喜,他們的年紀都很大了,沒想到還有這樣的機緣,可以讓一位源天師來幫他們提升境界。

「多謝天師!」

「前些日子,我講了自己源術的八卦篇,今日,我要講龍相篇,山川河流,皆有龍脈,所謂龍相,蘊於自然,凡土有龍則靈……」

那時席現在他身旁胸有成竹意氣風發迎接勝利的樣子,淡定自若無所畏懼的挺直脊樑,讓江宇華無法移開目光。
對亂葬谷了解越多,艾倫反而覺得蔻兒仍舊生還可能性不小,傳奇以上強者如果失去了飛行能力之後,想要擺脫追殺,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如當初在迷霧森林地底迷宮中,艾倫曾利用迷宮的環境,在傳奇豺狼人的追殺下,足足拖延了好幾日的時間,一直到他遇到橡木教廷的諾丁團長一行,最後僥倖活了下來。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