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這個朱俠武,李道強目光轉向那被祝玉研壓制的身影,更是感興趣。

不出意外,這可是一條大魚,記下。

他應該隱藏實力了吧。

看了數息,李道強心裡有了判斷。

一是對其的一些了解,二來是他戰神天賦的直覺。

眼神放到了黃雪梅身上,一縷讚賞閃過。

的確堪稱是傾國傾城、絕色清麗。

還是一個異常堅強的女子,但就是有點太剛了,顯然是寧折不彎的性子。

這一次,她恐怕根本就是抱著必死的決心出手報仇的。

傻傻的,又傻的有點讓人憐惜。

好吧,李道強承認,主要還是漂亮,所以才會讓人感到憐惜。

只是這樣的女子,不會好忽悠。

稍稍一皺眉,目光又一一在其他強者身上掃過,李道強心裡快速權衡著利弊,尋找更好的選擇。

這時,戰場又發生了變化。

「出手。」

祝玉研冷不防的喝道。

立馬,三道身影從不遠處飛起,沖向追命、朱俠武、還有無情。

眾多強者一看,都是臉色微變。

三位宗師強者!

陰癸派這次還真是全力而來了!

「邊不負!」

「那是陰癸派長老聞彩婷、還有雲長老!」

······

眾多江湖中人更是驚呼連連,透著對陰癸派的忌憚、敬畏。

這也是陰癸派被稱為龐然大物的原因,不僅僅是祝玉研這位頂尖強者。

還有派中最少好幾位宗師的強者,再加上那深不見底的根基、盤根錯節。

沒有幾人願意對上。

眾多目光中,邊不負三人打向追命、朱俠武、無情三人。

三人不得已抵擋。

這下,祝玉研立馬衝破幾人阻攔,向黃雪梅而去。

「滾開。」

一聲冷傲的輕喝,天魔雙刃當先向孫路堂斬去。

孫路堂本在抵擋天魔琴,被這快捷的一刀襲來,倉促抵擋,頓時被斬飛,氣息明顯不穩。

祝玉研不再理會他,直接斬向黃雪梅。

眾多強者的臉色都不好看,尤其是哥舒天,憋屈的同時、更是夾雜著羨慕嫉妒恨。

當即喝道:「還不讓開,真想讓祝玉研得到天魔琴?」

沈星南眼裡閃過一抹猶豫,易繼風雖也皺眉,但絲毫不受影響。

無情等人則是也有些猶豫閃過。

就在這時,祝玉研已經一刀將黃雪梅斬飛,氣息更是低落。

沒有停手,又是一刀斬下,雙眼浮現一抹激動。

天魔琴是我的了。

黃雪梅雙眼依舊的冰冷,冷冷看著那斬來的刀光,沒有絲毫波動,只有淡淡的遺憾閃過。

玉指輕動,一道威力大不如前的氣刃飛去抵擋。

「嘭!」

氣刃破碎,刀光一頓后,繼續斬向黃雪梅。

而就是這一頓,陡然,一道掌印呼嘯著,橫跨數百丈而來,堪堪擋在了刀光前,將其打碎。

一道身影也飛了過來。

「李道強!」

祝玉研雙眸一瞪,怒氣噴涌,眼看就差一點點得手,又冒出來個李道強,怎能不怒?

其他眾多強者也是一驚,黑龍寨李道強!

又是一位頂尖強者!

眾多目光打量而去,無情等人也暫時穩定了心態,不著急改變局勢。

黃雪梅警惕的望去,抓緊時間恢復。

四面八方的江湖中人,自然又是一陣驚呼、波動。

陣陣議論聲響起。

「黑龍寨李道強也來了!」

「強者越來越多了,也不知道天魔琴會落到誰手裡。」

「聽說李道強最愛錢,他這次不會也趁機要錢吧?」

······

無數的議論聲、目光中,李道強面帶些許笑意,來到黃雪梅、祝玉研附近。

「李道強、你要跟本后搶天魔琴?」

祝玉研勉強壓住憤怒,冷喝道,心中是一陣陣忌憚。

李道強望向祝玉研,輕笑道:「陰后,咱們雖是朋友,但也不能不讓我出手吧。

更何況,當日我要跟你談交易,是你自己拒絕的。」

(求票,謝謝支持,到了今天還是沒有來短站推薦的信息,下個星期沒有網站推薦了,簡直絕望。)

·······

。 體內的靈力忽然有了一剎那的安靜,隨後再次狂躁起來。

藍曦若直接猛烈顫抖了一下,神經完全緊張起來。她的經脈已經被最大程度的脹開,再脹開一點點,她覺得自己都會直接炸開了。

冰元素和木元素一齊來抵抗入侵的火元素,所謂冰火兩重天,藍曦若的體內就是如此。

她緊咬牙關,不讓自己昏過去。

在一旁的赤玄,看的也是極其緊張。是他告訴藍曦若可以直接吃的,但是看樣子,並不樂觀啊……

如果,如果今日藍曦若出現一點點狀況,那都是他的責任。

赤玄的手緊緊握起來,他開始在腦海中搜索各種關於救人的禁術。

沒錯,禁術。

只有禁術,才能達到他預想的要求。

他不會讓藍曦若出任何的狀況,哪怕是把自己這一身修為全部都失掉。甚至,這條命都可以去換!

藍曦若依舊痛苦的要死,她努力保持僅剩的一絲絲理智,整個人都疼的發麻,又麻的特別疼。

痛不欲生。

她的五官幾乎都要扭曲起來,整個人比正常的時候膨脹了大概有三四圈,皮膚都是緊緊的鼓起來,似乎輕輕一碰就會炸掉。

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不在叫囂著疼痛。

體內的水元素卻一直都不停歇。

木元素還好,在抵擋了半天之後,似乎是發現了藍曦若的意圖,就收斂了。但是!水系靈力是藍曦若的主導靈力,就是打死都不願意退讓一步。

這就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火元素越積越多,根本就無處發泄,在木系靈力放棄抵抗的一瞬間,一股腦的全部涌到了丹田裏!

這下,可就是真的冰火兩重天了。

丹田裏兩股完全相反屬性的元素相互衝擊對撞,似乎都希望把對方趕走。

藍曦若咬牙,開始努力控制靈力。

水火,水火,這是截然相反的。

截然相反就不能融合嗎?

顯然不是的。

那……

藍曦若覺得,自己需要找一個切入點。

水火……水火……兩極……不容……

藍曦若一邊在心裏默念,一邊運轉起周身的靈力,繼續控制着丹田裏的靈力,盡量不讓它們暴動起來。

忽然,她腦海里閃過幾分亮光,嘴角忽然勾起。

對了!

太極!

陰陽八卦,一黑一白,雖是兩極,卻相生相依,而且不斷旋轉。

藍曦若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她能在丹田內形成一個太極,讓水火兩種靈力不斷交替旋轉,這應該就是最好的辦法了。

藍曦若想着,嘴角上揚,感覺這應該還不錯。

只是,實施起來會很困難。

然而,現在的情況已經不給她任何選擇的餘地了。要麼,直接這樣什麼都做不了,等著爆體而亡。要麼,就冒險試試。

很顯然,藍曦若不是坐以待斃的那種人,她深吸一口氣,打算試一試。

她先是分出一股精力,緩緩控制住一小部分的水系靈力。之所以先從水系靈力下手,是因為水系靈力更溫和,更親近一些。

然後,這一小部分的水系靈力緩緩的分離出來,形成一團,在原地不停的轉着。

藍曦若深吸一口氣,開始控制火系靈力。

火系靈力就不怎麼好控制了,藍曦若剛用靈力包裹住很少一部分的靈力時,就感覺到了一股熾熱而強大的力量迎面而來。

藍曦若倒抽一口冷氣:這火元素還控制不住了?

怎麼可能!

她的眸子一利,狠狠心,直接就將這一小團火元素拉過來。

似乎五臟六腑都被灼燒的感覺,藍曦若覺得自己簡直是要被燒焦了。

長時間和水系靈力相處,在適應了水系靈力之後,就無法適應完全相反的火元素了。經脈本就適應了冰冷的水和冰,這一下,熾熱的火元素進來,完全吃不消。

不能這樣下去,絕對不能!

藍曦若咬咬牙:如果現在都堅持不下去,還有什麼希望能堅持到頂尖大陸呢?頂尖大陸的人們起點一定更高,自己又憑什麼才能壓倒他們?

自己的父母現在還下落不明,藍家的人們都虎視眈眈,雖然沒殺了他們,但也對他們絕對沒安好心。

自己這樣的實力,怎麼能幫得上忙?

木家還對她恨之入骨,想要除掉她。木家的高手數不勝數,如果木蕭印真的想要弄死她,現在派一個極其厲害的高手就能殺她了。

藍曦若一直都想的比誰都明白,只是……她需要時間成長。

時間,時間……

「沒什麼,剛才有沙子進我眼睛里了,正難受著呢。」
【全民英雄充值】遊戲地圖受版權保護:全民槍戰被判賠償超過4524萬韓元。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