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東西只是聽說過,從沒見過。強烈的好奇心,驅散了我內心的恐懼。

我趕緊綁好了腰帶,躲在大石頭的後面,探出頭來仔細的張望。

那群隊伍浩浩蕩蕩,竟然拐下了馬路,直接沖

我的方向走來。

我有些慌張,趕緊繞到了石頭的另外一面。那群人便從我原來的地方走過,直接停到了我剛才撒尿的地方。

我心中暗驚,原來這裡就是當年砍殺人犯的刑場。

那群士兵圍成一圈,從木籠中把他十幾個犯人押解了下來。

我這才注意到人群的中間,原來有十幾根粗壯的木樁。

那些犯人被綁在了木樁上,綁的結結實實,根本無法動彈。

那些士兵又拿來了漁網,使勁的勒在他們的身上。

他們都光著身子沒穿衣服,身上的皮肉便被漁網勒的,一塊一塊的鼓脹了起來。

夜色暗淡,但眼前的一切我卻看得清清楚楚。

這群犯人中竟然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都面沉似水一聲不吭,彷彿早已接受了這死亡的命運沒有絲毫掙扎的心情。

不論男女,都赤著身子被這樣捆著。

我不禁想起了一些書上講述的情節,古代有些罪大惡極的人犯,要遭受凌遲處死之刑。

就是像這樣脫光他的衣服,用魚網把肉一塊塊的勒起來,然後用刀一塊塊的割下來。

並不會傷害到他的要害部位,所以他會一直清醒,知道身上的所有肉都被切掉,我受到極大的痛苦之後,才會因為血液流干而亡。

這樣出行的方式極為殘忍,但震懾力卻特別的強。

不過看這群人並不是什麼窮凶極惡之徒,為何要遭受如此殘酷的刑罰?

十幾個穿著紅衣紅褲,頭上扎著紅巾的五大三粗的人,每個人都捧著一個木頭盒子,來到那些人犯在面前,盒子打開之後裡面竟然是各種各樣的刀具。

想必這就是用來實行凌遲的工具。

我不敢再看了,想必接下來的場景一定十分的血腥。

即便凌遲還沒有開始,便已經感到了一陣陣的噁心。

於是我高抬腳輕落步,悄悄的繞過那塊石頭,來到了公路的邊上。

摩托車還停在這兒,趕緊翻身跨上。

不過我還是沒有發動,雙腳蹬著地面往前挪蹭。所以我不想打擾他們,想先暫時離開這之後再發動車子。

我剛開始往前滑動,就聽見身後刑場的位置傳來一聲聲的慘叫。

聲音凄厲,劃破黑暗的夜空,鑽進了我的耳朵,令我感到渾身發麻。

我聽不下去了,趕緊抬起腳來,把摩托車踹著,車燈再一次點亮,我趕緊掛了檔加油門,隨著一聲轟鳴,車子飛馳,慘烈的聲音甩在了我的腦後。

就這樣沿著公路,一口氣跑回了朝陽寺飯店,這一路上我目不斜視,不敢再東張西望。

當我進了飯店的屋子,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的時候,這才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去北鎮縣的這一趟,居然經歷了這麼多怪異的事情。

想起陳浩曾跟我說過,他年輕的時候,曾是一名捉妖師。專門驅鬼捉妖。

當時我聽了還有些不相信,我覺得這世上哪有那麼多鬼魅妖狐?

可這次我卻徹底的見識了。這個世界如此擁擠,我們這些煩人才是最虛弱無助的。

捧著那個用紅布包裹的裝著夢抹眼淚的罈子,直接去了後面的廚房,打開牆角陳浩留下的木箱把它放了進去。

我打算好好的休息一夜,等明天天亮的時候再把這眼淚喝下去。畢竟折騰了這幾天我感到特別的疲憊。

關緊了店鋪的門鎖好了窗子,洗漱了一番之後便躺進了卧室里的被窩。

頭一沾上枕頭便立刻睡著了。

恍恍惚惚中我竟然做了一個夢,這場夢做的特別奇怪,因為在夢中我知道自己是在做夢。

當時還特別的懊惱,責怪自己由於睡得匆忙,竟然忘記了喝上一碗疑魂湯。於是在夢中祈禱自己不要做噩夢,免得帶來什麼不測。

不過還好果然不是什麼噩夢,我夢到自己是一名身穿盔甲,騎著高頭大馬手舞大刀的將軍。

指揮著一隊人馬,與面前的敵人廝殺在一塊兒,我的大刀揮舞起來帶著陣陣的風聲。

一路砍殺所向披靡,那些敵人賊厚紛紛的倒在我的馬前。

剩下的一些趕緊扔掉了兵器跪在了地上,雙手高高的舉起表示投降。

面對眼前的勝利我欣喜不已,仰面朝天哈哈的大笑。

這一夜只做了這一場夢,他反反覆復周而復始,直到天亮我醒來的時候已經不知道做了多少遍。

一束明亮的陽光透過店鋪的窗子的縫隙,照射在我的卧室門口。

我這才爬起來緩緩的伸了一個懶腰。

此刻門前傳來一陣咚咚的敲門聲,我連忙穿上鞋子來到外面的屋子。

心裡暗暗的琢磨著,這大清早的,難道是來了顧客?

推門一看門外站著四個人,原來是昨晚失散的那四隻狐妖。

我閃身請他們進來,開口問他們道:

「昨晚你們去哪兒了?怎麼眨眼的功夫就不見了?」

胡適一臉的愁容,拍著大腿說道:

「還說呢,我們看到了捉妖人……知道不是他的對手便嚇得趕緊跑了,幸虧我們跑得快,不然這個時候恐怕已經被他剝了皮,做成狐狸皮的褂子了……」

「捉妖人?我怎麼沒看到?」

你急著買夢魔的眼淚,當然沒有注意到。更何況你是人類,又不是捉妖人的目標。

「你們是做了什麼不該做的惡事嗎?為什麼會被捉妖人盯上?」

我弄了一條毛巾在一旁的臉盆里投濕又擰乾,一邊擦著乾澀的臉一邊問道。

「有些捉妖人他不分善惡,看見我們這些修道的妖就捉……拿他也真是沒有辦法。這年頭捉妖人留下的冤案多了去了,有多少像我們這樣不招災惹禍善良的妖,都死在了他們的手下……」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樞密使+同平章事=無敵於朝廷,戶部尚書相當於今天的財政部長,開運二年(945)8月,馮玉成為了後晉中央朝廷呼風喚雨的政壇大佬。

馮玉究竟多受寵?他曾因身體不適而請了幾天病假,石重貴就下令,凡是刺史以上的人事任命,必須等馮玉到崗之後才能發布。

可以想象,馮玉在賣官鬻爵的道路上

《五代十國往事》第586章馮玉2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你告訴我們這些,我怎麼覺得你有些居心不良呢?」唐輕微狐疑的看向風笑天。

此話一出,原本還有笑嘻嘻的風笑天,眼底流露出一抹異色,只是他掩飾的很好,面前的笑容沒有絲毫破綻。

若不是一直緊盯著他看的唐家兄妹,眼神極好,這一會兒,也顯著被他糊弄過去了。

緊接著,似是不經意

《斗羅:我是唐三妹妹》第二百八十四章:熾火學院的心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如果要是讓薛維知道自己被死亡之後,不知道內心是什麼想法。

老人在金山內部沉默了很長時間后,才逐漸走出金山內部。

望著滿天星斗,剛才發生的一切好像根本不存在一樣。

老人回到山頂重新盤坐,他需要再度提升自己的實力,爭取早點邁入八魂聚靈的級別,誰都不知道等鬼門關下次開啟之後,出來的鬼怪究竟能達到什麼境界。

他可以守護金山,但是如果過白白葬送自己的小命這根本划算不來。

重新盤腿而坐,老人的呼吸逐漸變得平穩,甚至呼吸節奏竟然有些蘊含天理,周圍的靈力開始逐漸朝著老人不斷彙集。

或許因為今晚薛維的「死」有些刺激到了老人,這讓老人想要突破的慾望不斷變得迫切。

被觸手纏繞的薛維完全根本不受自己控制,進入鬼門關之後,薛維最直觀的印象就像失去了重力。

而薛維的視野也從一片漆黑逐漸變得有些光亮。

等薛維反應過來之後,整個人徑直從半空中跌落。

嘭!

等薛維反應過來,一片黑色的荒蕪之地映入薛維的眼帘。

遠處是一座座黑色山脈,高松的山峰直衝雲霄,近處是一處巨大的山谷,深壑的山谷好像是硬生生被人分開的一樣。

天空中的景象也非常奇特,天空之中竟然有了兩顆昏黃色的太陽並立。

空中飛行著不知道什麼品種的妖獸怪鳥,地面野獸不斷咆哮。

最明顯的還是上空中有一個肉眼可見金色陣法!

巨大的金色陣法直接將整個黑淵荒包圍了起來,金光點點鏈接成了北斗七星的樣子。

真的不愧是紫薇大帝的傑作。

這…這就是黑淵荒?薛維有些懵逼的看了周圍一眼。

「沒想到你還是進來了,多少年了,黑淵荒竟然還是這種鬼樣子,包括這裡的氣息已經完全不如幾千年前,那時候黑淵荒里到處充斥著虛之力,現在虛之力竟然變得這麼薄弱,看來黑淵荒在這如此長的時間也不斷的在退化。」紫薇天火不禁惋惜的說道。

薛維狐疑的看了紫薇天火一眼。

他怎麼感覺紫薇天火在沾沾自喜呢?

「別把我想的那麼齷齪,我可沒有對你進入黑淵荒而高興,對了,順嘴提一下,我感受到了都天神火的氣息。嘿嘿。」

看著紫薇天火那一副止不住的笑容,薛維就像一腳把這傢伙踹飛。

還沒這麼齷齪?你踏馬的就差把幸災樂禍寫在臉上了。

嗖——

一個黑影猛然朝著薛維衝擊過去。

薛維下意識一躲,只看到一條黑色觸手猛然從自己面前劃過。

觸手!

又是觸手!

薛維臉色直接變得無比陰沉,這該死的傢伙!

就是這玩意把自己給帶進來的!媽的,如果不是這玩意,自己早回家睡覺了!

噌!

大日劍握在薛維手中,金紅色的火焰在劍身體表燃燒著。

嗖嗖嗖——

六根長長的觸手猛然朝著薛維飛過。

每一根觸手都足足有一個成年人之粗,尤其是上面還有一根根黑色的倒刺。

坑坑坑!

薛維完全沒有任何猶豫,大日劍猛然不斷揮砍,一個根根黑色觸手不斷被薛維攔腰折斷。

「吼!」

「吼!」

「吼!」

艾倫怒火萬丈,只差把整個廣場都給點燃了,哪裏還有一絲之前欣慰感慨的模樣。
「正是在下。」陳宇點頭道。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