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蘭瓷:“……”

陸無憂:“……”

陸無憂抱着賀蘭瓷,定了定神,對花未靈道:“別讓他們跑了,一個都不行。”

花未靈道:“好嘞!”

她跟老鷹抓小雞似的,不一時便夥同其他人把人一一擒獲,然後才極爲輕盈地跳躍過來看慕凌道:“你沒事吧?怎麼大晚上跑出來了。”

慕凌捂着左臂傷口,面色蒼白地搖頭道:“沒有大礙。”

“怎麼又受傷了,讓我看看……”

慕凌眼眸低垂,語氣溫柔道:“不用看了,小傷,你來了就行。”

陸無憂不由面露嫌棄,道:“他那傷是自己弄的。”

花未靈擡起腦袋:“……?”

賀蘭瓷縮在陸無憂懷裡,默默覺得還挺欽佩的。 第七百二十章故意破壞表白

「這一次——」

墨錦城頓了頓,正準備將後面的話說出來。

可就在這個時候,床上躺著的人有了動靜。

「咳咳,咳咳——嘶!」

慕千塵輕咳了兩聲。

雖然只是輕輕地咳嗽,但是好像也牽扯到了腹部的傷口,他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顧兮兮聽到了這個聲音之後,連忙轉身看了過去。

當她看到眸子辦睜,剛剛醒過來的慕千塵之後,眼睛瞬間就亮了起來。

她開心的握住了他的手,「太好了,師兄你醒了?」

墨錦城原本已經到了舌頭尖上面的話,因為慕千塵的轉醒,不得不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他冷冷的看著蒼白的慕千塵,目光落在了兩個人緊緊握著的手上。

那張俊朗無雙的臉,瞬間臭的不行。

他一把拽住了顧兮兮的胳膊,有點粗魯的將她推到了一邊,「有話說話,動手動腳做什麼?」

顧兮兮被他推的一個趔趄。

好不容易站穩了,火氣一下子就上來了,「墨錦城,你推我做什麼?還動手動腳?你的意思是我在趁機占師兄的便宜嗎?你是不是以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一樣喜歡占別人便宜呢!」

顧兮兮的話讓慕千塵眸光微微一閃。

她這樣說,是不是代表平時墨錦城經常占她的便宜?

正在思忖著,他突然感覺到一陣滲人的涼意襲來。

虛弱的抬眸一看,就對上了墨錦城那冷的幾乎能夠把人凍死的目光。

慕千塵暗自鎮定的將視線挪了回來,「兮兮,我想喝點水。」

顧兮兮一聽這話,也沒功夫再跟墨錦城糾結這些有的沒的了,「好,我馬上去給你倒。」

走到了床頭,發現保溫瓶空了。

她說道,「我出去打點熱水,馬上就回來。」

慕千塵有點吃力的點點頭。

顧兮兮走到了門口,正要出去,冷不丁好像是想起了什麼,回頭目光威脅的看向墨錦城,「師兄受傷很嚴重,你不許欺負他。」

墨錦城懶洋洋的掃了她一眼,「話多。」

顧兮兮朝他吐了個舌頭,轉身匆匆走了。

很快,病房裡面就只剩下了墨錦城和慕千塵兩個人。

當墨錦城的視線落在慕千塵身上的時候,整個病房裡面氣壓都能夠明顯感覺到降了幾度。

墨錦城轉身坐到了床尾的沙發上,冷然的打破了沉默:

「你剛才是故意的吧?」

剛才他正要跟顧兮兮表明心跡,慕千塵就好死不死的在這個時候醒過來。

世界上真的有這麼多巧合嗎?

他才不信。

慕千塵臉色微微一變。

沒錯。

這一次,墨錦城還真就沒有猜錯。

其實,他的麻藥早在被轉移到這個病房的時候,就已經醒了。

沒多久,他人也已經轉醒了。

可是正準備睜開眼睛,就聽到了墨錦城和顧兮兮兩個人的對話。

他們兩個人就那樣肆無忌憚,旁若無人的火熱對話。

慕千塵剛剛睜到一半的眼睛,不得已又闔上了。

畢竟這個時候,他還是不要去破壞氣氛比較好。

可是,到後來,聽到他們兩個的談話越來越不對勁。

墨錦城似乎想要借著調侃的機會,將心裡的真心話說出來——

可他並不知道顧兮兮身上還有一個死穴。

她是不能夠動心的。

否則,下場未必能夠比師傅好到哪裡去。

而且從顧兮兮的反應能夠看出來,她現在對墨錦城顯然就是已經動了心,卻還不自知。

若是墨錦城將這一切挑明了,只怕會加劇顧兮兮的頭疼。

到時候,情況嚴重了,只怕回天乏術了。

只是,這一切他沒辦法跟墨錦城說明白。

因為如果墨錦城知道了這件事,顧兮兮可能也會知道。

「不說話,就是默認了?」墨錦城冷冷的嘲諷。

這個男人把墨雅緻弄成那個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現在竟然還想試圖在顧兮兮這邊插上一腳?

膽子未免也太肥了吧?

他當真以為他是顧兮兮的師兄,自己就不敢對他怎麼樣?

「三少,別動怒。」慕千塵剛剛動了手術,元氣大傷。

說話的時候,也是氣若遊絲,很艱難。

每說一個字,聲音稍微大一點,都會牽扯到傷口,疼的他冷汗直冒。

「雅緻的事情,調查清楚之後,要是被我發現與你有關,我不會放過你。你現在不操心自己,還想著插手別人的事情,你就這麼喜歡管閑事?」墨錦城冷漠的諷刺。

一提起墨雅緻,慕千塵的臉色變了幾變。

不過,很快他似乎冷靜了下來。

「三少你猜的沒錯,我剛才的確是故意的。」

見慕千塵真的承認了,墨錦城怒火一瞬間涌了上來。

他幾步走到了床頭,伸手就要去拽他的衣襟。

可是,還沒碰到領口就聽到外面傳來一陣腳步聲。

那熟悉的步調,是顧兮兮沒錯了。

慕千塵嘴角浮起了蒼白的弧度,「三少,我勸你最好別碰我。不然,兮兮可能會跟你生氣。」

「你威脅我?」墨錦城這輩子最厭惡的,就是有人拿著雞毛當令箭,威脅他。

慕千塵淡淡然,「事實證明,你就是吃這一套,不是么?」

「……」墨錦城眼睛裡面寒光迸射。

「咦,你們倆個怎麼靠這麼近,是在聊什麼嗎?」顧兮兮這個時候拎著熱水壺走了進來。

一走近,就嗅到了不太一樣的氣息。

特別是當她看到墨錦城那張臭臉的時候,立刻反應了過來,「墨錦城,你是不是又欺負我師兄了?你不知道他才剛剛動完手術嗎?」

墨錦城無語:「……」

倒是慕千塵率先開口,虛弱的說道,「三少只是在跟我聊天而已,他說沒也沒做。」

顧兮兮不太相信。

「真的嗎?」

明明自己剛剛進來的時候,還在他身上嗅到了一股很強烈的殺氣呢!

「嗯。」慕千塵弱弱的點頭。

顧兮兮這才半信半疑的轉身走開,到了一杯溫水,又往杯子裡面放了一根吸管,送到慕千塵的嘴邊:「師兄,先喝口水吧。」

慕千塵正準備張開嘴巴,這個時候門外傳來了一陣急促無比的腳步聲。

下一秒,病房的大門就被人一腳給踹開了。

「慕千塵,我要殺了你!」

文學網 「但這也是沒辦法的事,起碼我現在是想不到什麼解決的方法,好在最近我也沒什麼別的地方想去,暫時跟着你也沒什麼不可以。」林若自然能看得出來克萊恩沒有說出口的疑惑,他也不意外,反而樂見其成。

因為他剛剛之所以直接到外面就開始實驗能力本身就是故意的,他是故意流露出一些破綻與神秘的。在不流露出敵意的情況下,這能夠更好的幫他塑造自己的人設,且不至於引起克萊恩過多的戒心。

——如果此刻他面對的已經是經歷過邪神子嗣事件或者大霧霾事件的克萊恩,他自然不會這麼搞,但對於剛剛穿越來的克萊恩卻完全沒問題。

畢竟他有穿越者老鄉的光環加持,這使得克萊恩天然對他的好感度比其他人高一些。

林若又看了一眼房間里那些還沒有擦拭乾凈的血跡,笑眯眯的提示了句:「友情提示,天快亮了,這個家裏不止你一個人在吧?」

克萊恩頓時反應過來,也不再糾結剛剛的疑惑,轉而開始繼續收拾起房間。

畢竟在他隔壁的房間里還睡着他的妹妹梅麗莎,如果他不早點把房間里的血跡收拾乾淨的話,等會兒可是會嚇到對方的。

而在窗外,天空中的紅月不知道何時已經西斜,地平線的邊緣,金色的太陽露出一角。

天確實快亮了。

沒一會兒后,與克萊恩如今的房間相鄰的隔間里就傳出了動靜,接着林若就看見已經收拾完畢的克萊恩慌慌張張的把左輪手槍丟進了抽屜。年僅十六歲,容貌與克萊恩有幾分相似的少女也在此刻走出了隔間,她正是克萊恩的妹妹梅麗莎。

「發生了什麼?」顯然聽到了左輪手槍丟進抽屜的動靜,梅麗莎有些疑惑的問道。

克萊恩頓時本能的想要找理由,眼角的餘光卻是瞥見了鏡子裏的青年。

雖然看不見對方的實體,但從鏡子映照出的情況看,青年此刻正雙手環胸,悠哉悠哉的看着他們,臉色的笑容溫和而讓人生不出惡感。

不得不說,不提那奇奇怪怪的狀態,林若本身真的是一個極具親和力的人,單單站在那裏就讓人不禁心生好感,是一個很難讓人主動生出惡感的人。

但這不是問題的關鍵,關鍵是對方是背後靈狀態啊!

梅麗莎會被嚇到的!

克萊恩這一刻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已欲轉移話題隨便提醒林若離開鏡子旁,梅麗莎卻依舊提前一步因為她的目光看向了鏡子。

少女神色如常的走到了鏡子前,先是打量了一遍鏡子,確認沒什麼問題后又藉著鏡子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的褶皺,這才看向克萊恩,愈加疑惑的問道:「克萊恩,到底怎麼了?」

她沒看到?!

克萊恩幾乎是立刻意識到了這一點,心底疑惑的同時,也組織了語言去回答:「抱歉,我只是有些緊張……因為面試的事。」

老實說這不是一個能夠解答剛剛所有問題的答案,但卻又是一個非常適合的答案。因為梅麗莎在聽到這話后,眉頭先是皺了下,隨後似乎斟酌了幾秒,就開始鼓勵道:「克萊恩,你其實不用太有壓力,你很棒,肯定能夠通過延根大學的面試的……」

面對妹妹的鼓勵,克萊恩雖然完全沒有想過面試的事,卻也是點點頭,表示接受了梅麗莎的安慰。

而在鼓勵完哥哥后,梅麗莎就帶上洗漱用品出門去公共盥洗室了。克萊恩在他離開之後則鬆了口氣,又看向林若,問道:「梅麗莎似乎看不見你?」

「她確實看不見我。」對於克萊恩的疑問,林若給予了肯定,卻沒有多說什麼。

古笑薇的手和巳粼的手,此刻還在掌掌相對,她隱隱聽到了一段經文聲,聲音正由小變大。
算上這兩具屍體,已有八十多個暗影衛死在他的手中,而整個大楚皇城外圍潛伏的暗影衛也是被他全部解決,如今只剩下楚溫父子所在的皇宮尚有暗影衛活動的跡象。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