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治民頓時垂頭喪氣的離開。

等謝治民離開后,梁華在嗶哩的主站找到了蘇雲最近的視頻剪輯,是關於那場狼王圍獵的視頻!

半晌,梁華吐出一段話「真精彩啊!」

梁華只能發出這種感嘆,百年難得一遇的圍獵場景,竟然真就被蘇雲給遇上了,看來真的是時來運轉了呢!

放下水杯,梁歡躺在椅子上眯起了眼,不一會,鼾聲響起。

入夜,蘇雲的視頻被一些up豬製作成精彩集錦在網絡上傳播,漸漸的開始給蘇雲打出了名聲。

而遠在NMG草原上,孤狼的呼嚕聲起伏,勞累過度的蘇雲直接無視了鼾聲如雷的雜訊,睡的很沉。

突然,孤狼的鼾聲戛然而止,而蘇雲也下意識的睜開了眼。

朦朦朧朧中,蘇雲看到了孤狼站立起身的身形,目光注視的正好是西北方。

蘇雲瞬間清醒!

蘇雲小心翼翼的鑽出半開口的睡袋,鸚鵡同樣被驚醒,睜眼看到蘇雲小心的模樣,聰明的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蘇雲的心跳加快,孤狼肯定發現了什麼,是什麼呢?看方向,應該是那支狼群了,蘇雲突然覺得有些被動,他可不喜歡被動的感覺。

伸手打開無人機,通過無人機的夜視功能,蘇雲看向了挺胸昂首,霸氣無比的孤狼,此刻的孤狼呼吸悠揚,看來已經開始調整身體的狀態了。

蘇雲仔細看了一下對方傷口處,傷口癒合的非常好,簡直有違常識,但這正是蘇雲所慶幸的,他可不願意看到孤狼在戰鬥的狀況下傷口崩裂。

【開直播?出問題了?】

【上次大半夜開直播是遇到鳥爺裝鬼,這次又是什麼?別再是被那群狼發現了吧。】

【主播的表情好嚴肅啊!】

【好傢夥,凌晨兩點多還沒有沒睡的呢!】

【我是被手機提示音驚醒的,我可不願意錯過主播的直播!】

蘇雲沒有說話,只是伸手指了指西北方的位置,一切不言而喻!

輕輕的帶上手套,蘇雲就已經可以聽到踩雪的聲音了,清晰入耳的踩雪聲使得蘇雲的神經綳的很緊,看來狼群也懂得心理學啊!

抓過手電筒,蘇雲內心稍稍安穩了些,他也不是沒經歷過狼群襲營,這次他也沒在怕。

鸚鵡利索的鑽進蘇雲胸口探出頭,它已經做好發出虎嘯的準備了。

緊了緊手電筒,看着自信飛揚的孤狼,蘇雲輕輕的長吸了口氣。

戰鬥,一觸即發! 夜,城主府。

沐塵拖着疲憊不堪的身體回到房間中,哎呀,總算搞定兩位姑奶奶了,累死我了。

原本想着過一兩個小時兩人就該平靜下來了,在外面他跟一位老奶奶聊得挺歡的,撇開老奶奶一個勁兒想讓他做她孫媳婦的話。

他只想告訴老奶奶一句話,重要的事說三遍。

我是男的!我是男的!!我是男的!!!

等他聊完回到大廳時,傻眼了。

我去!你們是想把城主府拆了嗎?!

大廳里一片狼藉,兩人幸好還知道分寸,沒有大打出手,要不然,他可沒有那麼多靈石去賠。

於是大家一起心平氣和坐下來談條件,經過三人一番協議,沐塵只好被迫同意。

哦,順便一提,整個過程三人皆直接無視倒在一邊裝死技能點滿的陳豪。

想想過程他都忍不住抹一把辛酸淚,被迫答應那麼多條件,話說,我這算不算自己把自己賣了。

算了不提了,回到自己的大床上好好睡一覺再說。

沐塵前腳剛踏進房中幾步,驀然一頓。

背後,他的冷汗直冒。

眼神有點畏懼看向卧室方向,掉頭趕緊就跑!

砰!

房間的大門重重關上,明明沒有人。

「塵兒~你想去哪裏~」

動聽的女聲讓人渾身酥麻,不過沐塵是渾身顫慄。

僵硬的轉過頭,一位成熟風韻的女子緩緩出現在沐塵視野中。

女子一襲紫衣,顯得雍容華貴無比,她擁有着一雙好看的鳳目,女子威嚴的氣勢比素雪袖不逞多讓。

沐塵臉龐汗水直冒,說話都變得結結巴巴道:「姐……姐……我……」

緊張的連話都說不來,他現在內心不是慌得一批,而是慌得無數批。

他自認為,不論是二姐三姐誰來了,他都有信心遊刃有餘應付得過來,可他做夢都沒想到,大姐竟然會來!

說起沐紫萱,讓我們稍微了解一下她。

姓名:沐紫萱

性別:自己看

修為:現在不方便透露

年齡:秘密

身高:高挑,尤其是那雙大長腿

體重:???

其他:……

以上是簡要信息。

沐紫萱,塵世修真界中提到她的名字,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最近幾年沐家中的事務基本上都是由她一人處理,把沐家打理得井井有條。

同時她也是修真界中的超級妖孽,不到十八歲的凝丹境,被譽為「千年第一天才」。

她還有另一個身份——嗜血女皇!

突破到凝丹境后不久,年僅十七的她,一人,殺向一個魔門,整個魔門上下四百五十七人外加五十六頭培養的靈獸,沒有一人一獸逃脫,全部gameover。

面對這樣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頭,沐塵表示,即使她是自己的姐姐,還是壓力山大!

「塵兒~」沐紫萱款步來到沐塵近身處,手指摸著沐塵的臉頰,「真是沒想到,塵兒竟然變得這麼美,讓姐姐都有些嫉妒了呢~」

聽到沐紫萱這般說,沐塵很是無奈,我也不想這樣啊!如果早知道這該死的陰陽仙體會有這樣效果,打死他也不修鍊!

可惜,現在後悔也晚了。

整容?

估計是不行,先不提怎麼整,光是自己那一張用子彈打都沒一丁點兒事的臉皮,能不能做手術都是問題。

沐紫萱雙手捧住沐塵的臉,似笑非笑道:「塵兒~怎麼不搭理姐姐?難道是有了小女友就忘了姐姐了嗎?」

說道「小女友」三個字時,沐紫萱語氣帶着淡淡殺意。

沐塵嘴角強扯出一絲笑容:「怎麼……怎麼可能,姐~」

沐塵連忙討好自家大姐,不知道為什麼,大姐她不喜歡自己喊她「大姐」,每次叫自己只能喊她「姐」。

沐紫萱輕笑一聲,看得出她的心情不是很差。

「對了,姐來找我事有什麼事嗎?」沐塵急忙找到話題,不然,自己就完了。

「哦。」沐紫萱微眯鳳目,語氣幽怨道:「塵兒,你就這麼不願意見到姐姐嗎?」

不妙!

心中警鈴大響。

深知自己大姐的沐塵,聽到沐紫萱語氣,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啊!!

不行!

我必須做出什麼舉動!

然而,不等沐塵做出什麼舉動,沐紫萱一把拉過沐塵,眨眼間兩人便出現在床上。

沐塵在下,沐紫萱在上。

沐紫萱手臂支撐著身體,面對面看着沐塵,兩人的距離只差幾厘米的距離。

幾縷髮絲垂落沐塵精緻的臉蛋上,弄得他鼻尖痒痒的。

距離這麼近,沐塵甚至可以聞到大姐身上誘人的芳香。

「姐~」沐塵溺聲道,「我……」

「噓。」青蔥般的手指抵在他的嘴唇,沐紫萱微微一笑:「若是塵兒還要說話,姐姐可就不客氣了呦~」

好吧。

沐塵選擇乖乖閉上嘴,沒辦法,強權壓迫。

其實他也幻想着有一天當一回翻身農奴把歌唱,推翻姐姐們的強權統治。

於是,在他還在沐家床上重傷躺着的時候,決定仗着自己因病卧床的資本先拿大姐開刀。

當時,輪到大姐照顧我時,鬼使神差說了句「我受不了這樣的生活了,我想找一個……」,當然,不能說「女朋友」,當時說的是「異性朋友」。

然後,姐姐的俏臉並沒有垮,也沒生氣。

她愣了一下,隨即沐塵看到了姐姐那絕美的笑顏,只見她傾城一笑不到三秒,瞬間黑化!

大姐露出那病態的笑容,看得讓我心滲。

嚇得他趕緊哄姐姐哄了老半天才終於遏制了姐姐的黑化。

吸取教訓,以後再也不敢說這種話了。

沐塵閉着嘴巴,靜靜看着自家大姐下一步動作。

如果她要用強,自己該怎麼辦?

想到這裏,沐塵頓時額頭冒汗。

「放心哦~塵兒,姐姐是不會幹那種事的~」沐紫萱似乎看穿了沐塵的想法說道。

卧槽!?

大姐是如何猜到的。

沐塵百思不得其解。

沐紫萱輕靈一笑:「塵兒,有一種現象叫做心靈相通呢~」

「!!!」沐塵再次被自家大姐的手段所震撼,所以說她到底是怎樣知道我內心所想的啊!

「呼——」

沐紫萱在沐塵耳邊吹了一口氣,又咬了下他的小耳垂,語氣嫵媚道:「塵兒~如此良辰美景,不做一些快活的事嗎~」

說着,她的素手不安分的在沐塵身上遊動。

沐塵震驚了,卧槽!姐你這要幹啥?!

萬事冷靜啊!你不是說不會幹那種事的嗎!

他想要開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發聲了!

沐紫萱極美的容顏在他的瞳孔中不斷放大。

她那鮮艷誘人的朱唇正在緩緩靠近……

。啊嘟!

啊嘟!

從浴室中出來,陳安左手用白色的毛巾揉搓著潮濕的頭髮,右手拿起了喋喋不休發出提示音的手機。

【天字一號女親:下班啦下班啦】

【天字一號女親:好累哦,允兒嘆氣.jpg,不過今天把柔道選手們都送走啦,民宿里一下空了好多】

【天字一號女親:還

《我真是來交換的》92.我們允兒的搖籃曲嗎 歐陽鈺被逗樂了:「哈哈,小雪,你真可愛,其實叔叔今天來,是有事跟你商量。」

黃雲海一臉怨毒的看着蕭越,要是被強壓着跪在地上,以後都沒臉出門了,捎帶着整個黃家都會為此丟臉。
鏈濋鐨勬湁閷汉锛岀敓娲绘槸浠€楹兼ǎ瀛愶紵绻肩簩鍝囧鍚?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