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_icon_close_navigation

Menu

而這個時代則是不同,這個時代的電力保障系統雖然已經有了雛形,但是實際上還是非常單一的,只要破壞了一些關鍵節點的話,可以說這一大片的城區電力都會停止供應。

實在是他們現在沒有時間去找發電廠,不然的話,直接將發電廠摧毀也是不錯的。

「所有人注意,滅光小組留一個人斷電,其他兩個人準備進行破壞性支援,三分鐘后等這一組巡邏士兵離開之後,展開行動!狙擊小組注意,在電力破壞之後才開始進行第二步滅光行動。」韓雙直接下達了命令。

「突擊小組明白。」

「狙擊小組明白。」

「爆破小組明白。」

所有人都快速開始整理手裡面的武器,拉下頭上的夜視儀,韓雙他們都悄無聲息的等在了目前的黑暗處,等待新的一波日軍巡邏士兵路過這裡。

三分鐘后,當新的一波日軍巡邏小組離開他們的範圍之後,韓雙直接低喝了一聲:「行動!」

十幾條黑影如同幽靈一樣迅速從各個一片漆黑的地方摸了出來,韓雙行動在最前面,所有人都帶著夜視儀,有兩個人頭上的裝置則是帶著熱能探測儀。

這樣就算是有一些在視野死角範圍內的士兵都無法逃脫他們的視線。

所有人的行動速度非常的快,遠處的幾個探照燈規律都已經被他們掌控,以韓雙他們的速度,不到400米的距離,不到3分鐘的時間,所有人就已經突進到了日軍海軍陸戰隊大樓的下面。

說實話,這個時間點並不算是最好的行動的時間,因為這個時間還不算是太晚,日軍的整個行動總部裡面有很多房間的燈光都是亮著的,顯然大部分日軍還沒有睡覺呢。

不過也是正是因為如此,韓雙才選擇在這個時間點突進,因為這個時候,他們絕對想不到有人會在這個時間突襲,所以這個時間在這幢大樓的周圍反而沒有巡邏小隊,呈現外緊內松的狀態。

而且外面的人也不可能知道這裡面的布局,還有另外一個原因就是,在這幢大樓的周圍全部都是日軍的營房,沒有人會選擇來這裡送死。

這些鬼子也根本不可能想到,有人會選擇這個時間點過來突襲他們指揮部,因為現在所有的士兵都還沒有休息呢!

整個大樓的兩個大門口有哨兵在站崗,並且在大樓的周圍下面有類似於後世消防站大型車庫那樣允許他們戰車進出的車庫。不過現在這些車庫的大門都是關著的。

韓雙快速揮動雙手,整個小組迅速從兩側散開,開始貼著大樓的外圍幾個結構布置炸彈,不過整個大樓佔地面積6000多平方米,大樓呈現口字型,中央部分的操場就有2200平方米。

他們手裡面雖然攜帶的高能炸藥不少,但是想要將如此面積之大的建築全部都炸塌,根本不現實。

「風箏,已經確認了,他們的主要將官應該住在東南側這一棟樓上面。」很快,帶著熱能探測器的雷戰就回過了消息。

其實這個並不難推測,根據無人機探測到的信息,這裡居住的官兵數量可不少,但是在熱能探測器下面,什麼地方住的人熱量比較集中,那自然不可能是日軍將軍所住的地方。

像是那種熱能探測並不集中,可能只有幾個人但是卻佔據了面積不小的區域,那才是日軍將軍所住的地方。

其他幾個方向的幾棟樓住的人員都非常的集中,那自然不可能是將軍所住的地方了。

「將炸彈主要布置在那個方向,準備從那邊上樓。」韓雙果斷開口道。

「是!」

不過他們想不到的是,今天晚上,就真的有人來了這裡。

有了熱能探測裝置,他們很輕鬆的確定大概什麼位置沒有人,「嘭」「嘭」輕微的聲音在夜裡並不算是特別明顯,三根鋼索直接插進了四樓靠近樓頂的位置。

沉悶的聲音在夜晚傳出的並不算是太晚,第一步的三個人立刻按下了身上的裝置,隨著鋼索直接開始收縮,三個人直接踩著牆壁向上面爬去。

當他們靠近四樓窗戶的時候,三個人停下了自己的身形,手裡面微型激光切割裝置悄無聲息從窗戶縫隙切割開了裡面的插銷,然後直接翻身進了房間裡面。

房間已經提前用熱能探測裝置和微型無人機確定了,這個房間裡面沒有任何人,並且是一個雜物間,很快三個人都已經進入了這個房間裡面,很快兩條繩索直接從窗戶裡面被放了出來。

下面的人立刻開始直接向樓上攀爬而去。

幾分鐘之後,所有人全部都進入了這個房間裡面,不過緊急撤退的繩索留在了之類,這個房間的面積並不小,所有人都隱藏在房間的各個角落,韓雙則是在靠近房門的地方仔細聽著外面的動靜。

此刻他們的周圍並沒有人,韓雙低聲道:「所有人注意,我們在這裡等待,如果沒有被發現的話,我們等到半夜再開始進攻,如果有人進來的話,在幹掉來人之後,滅光小組你們立刻切斷所有電源,我們直接行動。」

「明白!」

王艷兵和歐陽倩已經在這個房間兩側的承重牆底部各自安裝了一塊遙控炸彈。

整個房間裡面很快就安靜了下來,所有人都在抓緊時間開始休息,因為戰鬥隨時都有可能開始。

。 江流兒這小子其實是在他父母被抓之後就偷偷的溜出來矮靈族。

他這小子倒是很有毅力,幾乎尋遍了整個仙庭之境,不過沒有找到一丁點兒關於他父母的消息。

後來,他決定先加入到太一宗。

太一宗是仙庭之境第一大宗,消息自然是最靈通的。

而江流兒在矮靈族是族長的孫子,族長當時以為兒子,兒媳婦被人抓走了,連孫子也被人抓走了,險些當場氣死。

然後,他便派出矮靈族的人外出尋找,可是仍舊是毫無音訊。

沒有足夠的鮮活血液補充,矮靈族逐漸老齡化,族長想要帶領族人反抗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江流兒一邊走著,一邊和林天成介紹著自己的部落。

「大哥,你放心吧!你雖然不是我族人,但是你救了我父母,他們一定會感激你的。」江流兒仰著頭沖林天成露出了一口大白牙。

「嗯,不過,我們兄弟兩個齊心,我拿下暗河,你坐守太一宗,矮靈族離翻身的時機不遠了。」

既然,江流兒是林天成的兄弟,那他肯定是見不得矮靈族受到其他勢力的欺凌。

所以,林天成將自己易容成暗河大當家和讓江流兒卧底太一宗的計劃都告訴了江流兒。

江流兒聽到林天成的計劃那是相當的激動。

「原來你早就計劃好了,不愧是大哥,深謀遠慮。」

林天成卻搖了搖頭,道,「早有計劃倒不是,我也是在和史英卓對打的時候才想到這個。」

史英卓恐怕做夢都沒有想到,他一時的爭強好勝竟然給太一宗埋下了巨大的隱患。

就在兩人攀談的時候,林天成突然停住了腳步,一旁的江流兒也立即警惕了起來。

「有人!」

江流兒掃視了一眼四周,「我們現在已經到了西南邊境,這裡除了我矮靈族幾乎沒有其他勢力了,按理來說不應該有人的。」

「該不會又是偷取矮靈族的幼童竊賊吧!」林天成將用玄鐵鏈五花大綁的秋風落葉夫婦拉到了身後。

江流兒搖了搖頭,「矮靈族的幼童早就已經被偷光了,應該不是。」

這個時候,一道黑影輕飄飄的落到林天成和江流兒的面前不遠處。

這個人的氣息很強,當他落地的那一刻,一股強大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江落葉,寒秋風,這麼說來暗河大當家已經被你們殺了?」黑衣人的聲音輕微沙啞,聽起來有些滲人。

林天成不由的心頭一驚,「你是暗河的人?」

如果眼前這個人真是暗河的,那林天成不但計劃泡湯了,眼下可能還有生命危險。

暗河大當家死在林天成手上這是要是泄露了出去,那林天成以後在仙庭之境將會受到暗河無盡的報復。

現在的他還遠遠沒有強大到可以和整個暗河相抗衡的實力。

而且,暗河大當家這樣人物倒下,肯定要引起仙庭之境巨大的變革。

那個黑衣人搖了搖頭冷笑道,「我若是暗河的人,你們早死了。我來這裡是取一樣東西。」

話音未落,黑衣人便朝著江流兒欺身而去。

取一樣東西?江流兒身上的東西?

不會是七星劍,林天成第一時間的反應就是江流兒身上的「仙庭之力」。

可是,那人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江流兒的天機盒還沒打開,黑衣人便已經捏住了江流兒的脖子。

「小子,不想看到他死的話,就給我老實點。」

林天成確實不敢動了。

當日,在仙元聖地內就那麼幾個人。

暗河大當家已死,秋風落葉夫婦沒有自己的意識,更加不可能泄密。

那眼前這個直奔江流兒而來的黑衣人又是從何得知江流兒的身上有仙庭之力。

緊接著,林天成便看到黑衣人的手變得近乎透明,然後那隻手就這麼伸進了江流兒的體內。

江流兒一開始還沒什麼感覺,漸漸地他的面目變得有些猙獰,好似抽筋取髓。

「你到底想幹什麼?你要是敢傷我兄弟,我一定不會放過你的。」林天成怒斥道。

若是對方真敢殺死江流兒,林天成就算是要泄露五大神力也要將對方置之於死地。

江流兒突然慘叫了一聲,然後,黑衣人從江流兒的體內剝離出了一條也是近乎透明的東西。

或者說那根本就不是東西,而是一種能量體。

「你是東靈山魂師!」林天成目光灼灼的盯著對方。

江流兒變得極度虛弱,他已經昏了過去。

黑衣人有些吃驚的笑道,「竟然還知道東靈山魂師,你小子有點東西嘛!不過夜今天沒時間陪你玩,告辭!」

黑衣人撂下這話,便將江流兒對給了林天成。

「這兩個倒是不錯的打手,歸我了!」而後,黑衣人便攜著秋風落葉夫婦離開了這裡,速度奇快。

林天成趕忙給江流兒查看了一下傷勢。

仙元聖人道,「他沒事,只是仙庭之力被剝奪走了。這以後的修鍊甚至要比正常人更加緩慢。」

林天成沒有猶豫,直接背起了江流兒繼續往前走。

雖然林天成也不知道矮靈族在哪裡,但是,江流兒剛剛說過,他們已經進入了矮靈族的部落範圍。

按理來說找到部落應該不難。

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面搶走仙庭之力,林天成一定不會放過那個什麼狗屁魂師的。

仙元聖人嘆了口氣,「事情似乎有些不妙啊!顯然,魂師是想將這小傢伙的父母煉製成自己的傀儡,為他效力。我懷疑魂師已經對矮靈族的人動手了。要是這樣的話,你一個外人進入到矮靈族怕是有危險啊!」

秋風落葉夫婦沒有被帶走,亦或者江流兒沒有暈倒,林天成進入到矮靈族都沒有多大的問題,可現在……

「無妨,先去看看再說!」林天成必須儘快向矮靈族人詢問道東靈山所在,然後儘快想到制服魂師的辦法。

「也可,不過,看樣子魂師早就知道了仙庭之力的存在,說不定已經全被他收入囊中了。」

林天猜測一定是暗河大當家讓魂師煉製傀儡的時候被魂師發現矮靈族人身上有仙庭之力。

若是之前就發現了,矮靈族恐怕早就像修羅族一般滅亡了。

尋尋覓覓了幾個山頭,林天成都沒有發現任何人類的足跡。

直到到了一片山崖絕壁前,有兩個身穿短衫的精壯男子從高空縱身而下落到了林天成的面前。

「你是什麼人?在這裡幹什麼?」

「我是江流兒的兄弟,他受了傷,我送他回來送他回矮靈族,麻煩你們通報一聲。」

有個弟子在聽到「江流兒」三個字眼之後,甚是激動,「大哥,是小少爺,小少爺回來了!」

另一名光頭男子卻對他喝道,「你腦子進水了嗎?他說是什麼就是什麼?」

…… 幾個女孩兒起床后,事情都還等着她們的。

昨天剛剛把獾熊處理了,今天又得馬不停蹄地處理這些莽豹。

不過,沒有一個女孩兒不開心的。

畢竟在這個荒島上,這些資源,那可是能救命的東西。

那是千金不換的。

當時,陳東就見過幾個緊身衣女孩兒,為了一隻豪豬,捨身同莽豹搏鬥。

一切都是為了生存。

而有了這些東西,陳東等人生存的空間,顯然就要大得多了。

陳東一邊處理著肉,一邊跟女孩兒討論著接下來要做的事。

陳東前幾天,把設下捕魚陷阱作為當前的首要任務,就是希望通過捕魚陷阱來獲取足夠的食物資源。

然後,再修築池塘,就可以把食物資源儲存起來。

不過,現在陳東算是直接就滿足了這一條存儲食物的目標了,對捕魚陷阱也不是那麼剛需了。

暫時就先用着那一個捕魚石陣,偶爾有些魚吃,作為調劑,就已經非常不錯了。

「那我們接下來,就應該把屋子修大一點。」黃玲玲一邊用餐刀小心翼翼地切肉,一邊道:

「不然那幾個黑色的姐姐過來,都沒有地方給她們睡呢。」

「玲玲。」韓若翩輕輕地揉了揉她的頭。

陳東道:「她們來不來還尚且是未知數,如果她們過來了,我們再建一個屋棚也不是不行,所以這個任務應該不是我們現在最緊急的任務。」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黃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