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_icon_close_navigation

Menu

簡單粗暴,沒有任何花里胡哨。

這女武神的狗屁棍法,在他眼裏一文不值。

『噗』獨孤純捂著肚子,當場跪了下來,這次她是真的再沒有力氣站起來了。

羽塵淡淡問道:「女什麼神?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獨孤純捂著近乎麻痹的肚子,不停得嘔吐,臉蛋通紅,確是沒臉再稱自己是女武神了。

其他黑羽族的女人也被嚇到了,紛紛給羽塵讓路。

不過羽塵沒說的話,長孫無垢卻替她說了。

她和獨孤純的關係,就像是魔女和盪魔天女的關係一樣。

只要有一方吃癟,另一方就會覺得很爽。

長孫無垢看着獨孤純,抿嘴笑道:「呵呵,你也配叫女武神?不如改叫女衰神吧。」

獨孤純被死敵嘲諷,氣得滿臉通紅,想打一架,但卻全身沒有一絲力氣,只能恨恨得說:「你們給等著。」

她一邊說着,一邊用冰冷的眼神掃了羽塵一眼,似乎在記住他的模樣。

「閣下今日的『恩賜』,我們黑羽族記住了。」

羽塵沒有再看她,而是轉身大大方方得離開了砍頭谷:「哦。你們慢慢記。歡迎來報仇。這次我的殺人額度滿了。下次,保證不會讓你們活着回去。」

羽塵壓根就瞧不起黑羽族。

順風狂,逆風躲,說的就是黑羽族這幫慫貨。

黑齒國的軍隊在附近肆虐的時候,他們嗯都不敢嗯一下。

現在得知黑齒國全軍覆滅的消息,又一個個跳出來搶裝備了。

沒你們這麼做人的。

※※※

羽塵回到店鋪據點后,便發燒病倒了。

他吃了些降體溫的丹藥,一邊卧床休息,一邊聽隊友們的報告。

除了一些無關緊要的善後事宜外,比較重要的事,也就只有柳土獐終於想出了破解漏洞的法子了。

用現代的術語來說,其實可以將吞天蟾蜍肚子裏的虛界比成一個遊戲世界。

而柳土獐是這個遊戲的設計者。

不過,因為柳土獐遭遇到黑暗面幾番折騰和精神分裂,以及各種原因,導致柳土獐的記憶缺失,以至於忘記了自己當初是如何設計。

但這經過些天的苦思冥想,他終於再次推演研究出了其中的破解漏洞。

羽塵一回來,柳土獐便從屋子裏跑出來,降這個虛界真正的漏洞,告知羽塵。

羽塵半卧在創上,一邊口服丹藥,降低體溫,一邊問柳土獐

「破解漏洞了嗎。我們是不是有機會回到原本的世界。」

柳土獐興奮得點了點頭:「是的,我終於想起來了。當初我好像是製造了一把破解漏洞的鑰匙。只要能得到這把鑰匙,我們就可以離開了。」

羽塵:「鑰匙在哪?」

柳土獐:「鑰匙一般都會在最強王國的王手中。就像是傳國玉璽一樣。」

羽塵低頭想了想:「虛界最強的國家,應該是黑齒國了。也就是說,鑰匙很可能在黑齒王――舍龍手裏。」

柳土獐:「應該是的。」

羽塵:「好吧。等我身體好些了。咱們就立刻出發前往黑齒國的國都。這次,我一口氣殺了三千多黑齒國禁軍,得到了不少水和食物,足夠我們這幫人在路上使用了。」

羽塵又問:「對了,那破解漏洞的鑰匙,長什麼模樣?」

柳土獐苦笑說:「這我真不記得了。」

羽塵:「下去好好想想。畢竟關係到咱們這幫人還能不能出去。我想你柳土獐,也不會幹甘心,在虛界當一輩子的凡人吧。」

羽塵一句話便說中了柳土獐的心思。

確實,柳土獐花費上千年,才修成了正果,位列仙班,而且還是頗有地位的中神。

一路過來,是何等不容易。

如今卻是一朝打回原形,成了沒有仙力的凡人,虎落平陽被犬欺。

這是何等的憋屈。

柳土獐心裏也是極其不甘心啊。

羽塵這麼厲害的,欺負自己也就算了。

那些什麼黑齒國、黑煞族的垃圾算怎麼回事,竟然也能到自己頭上拉SHI。

再看看白玉蟾,也是堂堂雄霸一方的神仙,比自己還慘。

聽說白天還被幾個王子暴揍一頓,打斷了好幾根肋骨。

估摸著白玉蟾平常對誰笑嘻嘻的,晚上應該也是以在淚洗面吧。

一個神仙淪落到這種下場,實在太慘。

柳土獐越想越憋屈,他比羽塵更加迫切想要離開這個鬼地方。

「公子放心,我一定竭盡全力,破解這個漏洞。」

※※※

晚上,羽塵幾次服食丹藥,降低體溫,折騰了半宿,終於昏昏沉沉睡去了。

半夜時分,羽塵感覺到一絲異樣,突然自夢中驚醒,喃喃道:「是誰?」

只見魔女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悄然無息得來到他的身旁,

她沒有說話,只是眯眼一笑,月光照着她臉上的笑容,果然美麗動人。

羽塵嘆了口氣,說:「魔女,我生病了。沒精力陪你折騰。」

魔女甜甜地笑着,甜甜地瞧着他,一隻纖纖玉手,竟已開始解掉自己身上衣裳。

羽塵:「你又要搞什麼么蛾子哦。」

這魔女擺了擺手,細長的手指放在唇邊,噓了一聲,叫羽塵莫要說話。

腰肢輕輕一扭,身上衣裳,就像蛇皮似的脫了下來。

月光,立刻灑遍了她象牙般的雪白身體。

羽塵咳嗽了幾聲,差點連氣都喘不過來。

不得不承認,魔女的魅惑力超無敵。

緊接着那冰冷、光滑、柔軟而帶着彈性的身子,如同蛇一般滑進了被窩。

她身上帶着種新鮮的花香,像是剛洗過澡。

也不知道魔女是從哪弄來的花香,反正這香氣從她身上發出來,能夠將男人最深層的慾望喚起。 自從上次燕霸天被熊啟軒斬殺又復活后,燕南淵就感覺自己的這個兒子和以前大大不同,不僅修鍊速度逆天的驚人,還有了布陣和煉丹的本事。

雖然燕霸天說這是因為拜了一個師傅的緣由,但燕南淵卻是懷疑萬分,聽道侶雲邀月說,燕霸天有可能是高階修士兵解重生,恢復了前世的記憶,燕南淵對此言也是將信將疑,畢竟他對兵解重生之事根本毫無所知。如今見紫光城城主對燕霸天都是禮敬有加,並且還要求和他單獨談話,這不由讓他也是信了七分。

燕南淵剛走,燕霸天對著紫光城城主幹笑幾聲,剛才表現的那一副垂首聆聽教誨的乖兒子形象頓時蹤跡全無,馬上換上了一副慵懶的神態,大馬金刀在紫光城城主對面一坐。

「曲道友屈駕光臨燕氏家族,已經是對燕氏家族在紫光城中的地位無形中提升了很多,那塊紫光城長老令牌對我父親大有用處,我在這裡先行謝過了!」

紫光城城主對燕霸天的表現非但沒有任何不悅,反而眉目間越發顯得祥和,他知道燕霸天在他面前如此表現,無疑是在告訴他,自己就是兵解重生的修士。既然對方如此坦誠相待,他也沒有必要藏著掖著。

「對道友來說,一塊小小的紫光城長老令牌,並算不了什麼,但對燕氏家族來說,它的重要性可就非常大了,特別是對你父親,那可是一塊保命的令牌。」

「曲道友的人情我記住了,既然燕氏家族坊市的人流量已經解決,熊烈煌也已經斃命,那我就和曲道友探討一下關於金丹中期修士如何能更容易的進階金丹後期的問題……」

聽燕霸天主動提起此事,紫光城城主更加顯得親切,對自己為燕氏家族所做的事,更加覺得物有所值。

兩人在密室中談論了許久,最終紫光城城主滿面紅光大有所獲的離開了。而燕霸天也是神色滿意的出了密室。

……

當燕霸天來到慶功宴所在地之時,慶功宴已經接近尾聲,族長燕南淵親自給每一名在紫光城家族排名擂台賽上取得名次的家族子弟,頒發了獎品,並且當眾宣布,收齊樂明為義子,從此往後,齊樂明更名為燕樂明,成為了燕氏家族的本姓修士。

在眾人都沒有發現燕霸天突然到來時,燕菲妍的眸子中卻閃出一絲驚喜。

慶功宴所在地雖然人山人海,但對燕菲妍來說好像是孤獨一人,她身上散發的寒意讓那些想與她搭訕的少年修士,個個對她敬而遠之。

燕菲妍在擂台上一出拳就傷人甚至置人於死地的情形,在他們腦子中深深印記,使他們更加不敢與之接近。

反觀燕傲媚身旁,卻是圍繞著數名紫光城有名的練氣期修士,對她獻著殷勤,那討好的模樣沒有絲毫收斂。

如果能和燕氏家族的這位有潛力的練氣期女修士結成道侶,無疑會給自己所在的家族,拉來一個不小的助力,更何況燕傲媚自身的容貌也是上上之選。

而燕傲媚對他們獻的殷勤卻是感到無奈,但也不好出聲呵斥,眼角的餘光卻一直在注視著燕菲妍。

突見燕菲妍清冷的秋水眸子中閃出喜色,並且輕移蓮步的向一個方向走去,燕傲媚這才凝目向燕菲妍去的方向看去,只見燕霸天懶洋洋的身影出現在了碎石小道的拐角處。

「一天到晚沒有事干,就知道黏著霸天表哥,也不知道羞恥!」

腹傍了一句,燕傲媚努力使自己表現的更加的嫵媚動人,同時也向燕霸天出現的方向行去,但當她看到燕霸天一臉寵溺的迎向燕菲妍時,馬上就停下了腳步。

「哪有兄妹二人黏成這樣的?是有病吧!」

氣鼓鼓的嘟起了櫻桃小嘴,燕菲妍沒有好氣的開始訓斥起,那圍繞在她身旁的少年修士。

那幾名修士互望一眼,都不知道這個嫵媚動人的少女為什麼突然間會生這麼的大的氣。

燕氏家族在紫光城中的地位,在紫光城城主親自去燕氏家族道賀以後,便更加的穩固了,沒有那個家族會閑的沒事,去招惹這個有城主大人做後台的家族。

大家都可以預料到,現在的燕氏家族的實力,雖然還不能與其他三大家族相媲美,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迎頭趕上已經不是難題。

燕氏家族的慶功宴過後,燕霸天又回到了勤修苦練中,除了每天雷打不動的陪著燕菲妍逛逛紫光城外,幾乎所有的時間都在修鍊中渡過。

而那些平常可以見到燕霸天的燕氏家族子弟,在見到這個少族長時,卻驚奇的發現,這個少族長雖然在非常努力的修鍊,但越是修鍊,修為反而越來越低,過去了大半年,少族長身體上散發的法力波動竟然一絲也發現不了。這讓大家大呼奇怪,但也沒有任何人膽敢去詢問一番。

因為他們早已收到族長的嚴令,關於少族長修鍊上的事,任何人都不可以過問,也不可向任何人家族以外的修士提起。

在這大半年中,燕氏家族在紫光城中混的風生水起,大批的散修慕名而來,紛紛加入燕氏家族的麾下,甚至還有幾名築基期修士也成為了燕氏家族的外姓長老。

在燕霸天的授意下,二長老燕南渦也放下了燕氏煉丹坊的工作,交給了信得過的家族子弟打理,專註的開始修鍊,終於在一個月之前,服用了築基丹,並且成功突破,成為燕氏家族的第五名本姓築基期修士。

而燕氏家族第四個進階築基期的本姓修士,比燕南渦還早了兩個多月,他就是燕南淵的義子燕樂明。

至此燕氏家族在築基期修士的數量上,已經超過了曾經是紫光城四大家族之一的熊氏家族,雖然在質量上有所不如,但如果加上那個神秘的雲邀月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黃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