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上這兩具屍體,已有八十多個暗影衛死在他的手中,而整個大楚皇城外圍潛伏的暗影衛也是被他全部解決,如今只剩下楚溫父子所在的皇宮尚有暗影衛活動的跡象。

費仁的想法很簡單,那便是先將楚溫父子的爪牙,這些暗影衛餘孽全部解決。

。 天生聖人?

葉秋有些驚奇,問道:「老東西,你是怎麼知道水生是天生聖人的?」

長眉真人道:「我算出來的。」

葉秋翻了個白眼。

又是算命!

你丫的什麼時候算準過?

就不能找點正經事幹嗎?

老忽悠!

葉秋在心裡罵了一句,道:「放心吧,有我在,保他沒事。」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轉眼間,天亮了。

三人在路邊小店吃了點早餐之後,便開始啟程,直奔十萬大山而去。

長眉真人也不知道從哪裡搞了一張地圖,然後又找個一輛麵包車。

麵包車的司機是個本地的中年漢子,皮膚黝黑,笑起來的時候露出一口黃牙。

「幾位,你們不是本地人吧?」

司機很健談,一邊開車,一邊與葉秋幾人聊了起來。

「我們來自龍虎山。」葉秋說。

「龍虎山啊,我知道,那裡全是道士嘛,據說龍虎山的道士能驅鬼除魔,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

「你們這是要去哪啊?」

「十萬大山。」

「那就是十萬大山。」司機伸手一指。

葉秋順著司機手指的方向抬頭望去,只見遠處峰巒疊嶂,一座座聳立在雲霧之中,連綿不盡。

「你們去十萬大山做什麼?」司機很好奇,又問道。

「我們去採藥。」長眉真人開口說道:「我身患重病,需要一種草藥救命,聽說這種草藥生長在十萬大山之中,對了老弟,你知道大龍山怎麼走嗎?

嘎吱!

司機猛地踩住一腳踩住剎車,轉過頭看著長眉真人,「道長,你們要去大龍山?」

「嗯。」長眉真人點了點頭。

「道長,我勸你還是不要去大龍山,那是個不祥之地。」

長眉真人與葉秋交換了一個眼神,笑著問:「為什麼說大龍山是不祥之地?願聞詳情。」

「這個……」

司機忽然猶豫了起來。

葉秋掏出錢包,拿出幾張鈔票,塞到司機的手裡,說道:「老哥,我的這位長輩急需草藥救命,還請你把大龍山的事情告知我們。」

司機把錢收了起來。

「我是土生土長的本地人,小時候聽村裡的老人講,十萬大山裡面埋了許多寶藏,大約在民國年間,有一次鬧飢荒,死了不少村民,無奈之下,附近幾個村組織了一支探險隊,進山裡去挖寶藏。」

「這隻探險隊由青壯年組成,二十多個人,個個都孔武有力,其中有幾個還有功夫在身。」

「你們猜最後怎麼著?」

司機故意賣了個關子。

「難道他們都出事了?」葉秋問道。

司機點點頭,沉聲說:「十萬大山有數萬的山峰,據說大龍山在十萬大山的腹部,探險隊剛進入山裡,還沒找到大龍山,就出事了。」

「二十多個人,只有一個人活著出來了。」

「活著出來的那個人變得瘋瘋癲癲的,天天說胡話,他說山裡面有吃人的妖怪,還有怪獸,探險隊其他人全都死了。」

「幾個村子又組織了一批人進入山裡,這批人不是為了尋找寶藏,而是為了找到那些探險隊員的屍體。」

「這一回,進去了十來個人,最後一個也沒出來。」

「從此之後,村民們就再也不敢進山了。」

司機繼續道:「直到抗戰時期,一群小鬼子不知道從哪裡聽說山裡面有寶藏,然後帶著一個團的兵力來到了村裡。」

「他們從村民口中得知了山裡有危險,但小鬼子根本沒當回事兒。」

「因為他們裝備精良,帶了各種武器,還有坦克和大炮。」

「他們幾百人浩浩蕩蕩地進入了山裡,最後,只有兩個人活著出來了。」

「活著的兩個人,有一個從山裡跑出來之後,身體忽然起火,被燒成了灰,這一幕當時很多村民都親眼看見了。」

「另外一個渾身長著銅錢一般大小的毒瘡,見人就咬,還吸人血,後來被村民們打死了。」

「這個小鬼子死之前,嘴裡反覆說著一句話,大家也聽不懂,只等過了幾年解放了,有關部門的人來我們村裡做人口登記的時候,聊起了往事,村長才把當初小鬼子那句話講給有關部門的人聽,其中有一個人懂外語,她說小鬼子說的那句話翻譯過來其實就是大龍山是不祥之地,裡面有魔鬼。」

「至於裡面有沒有魔鬼,那就不知道了,反正死了那麼多人,肯定是不祥之地。」

「從此之後,十萬大山就沒人進去了。」

司機再次勸道:「道長,你們還是不要進去了,那裡面真的很危險。」

「有危險也沒辦法,我身患重病,找不到草藥,就是死路一條。」長眉真人笑道:「再說了,我來自龍虎山,不怕妖魔鬼怪。」

「唉!」

司機見長眉真人不聽勸說,長長地嘆了一口氣,繼續開車。

一個半小時候。

司機停下了車。

「道長,沿著前面那條山路,就能進入十萬大山,只是多年沒人走了,你們行走的時候要注意安全。」司機好心地提醒道。

「多謝。」

長眉真人道了一聲謝,又給了司機幾張紅鈔,然後三個人才沿著山路前行。

「師伯,那個司機說的是真的嗎?」水生問道。

長眉真人道:「不管是不是真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此行要找到天師劍。」

「老東西,你那張地圖上面,有沒有標註大龍山的位置?」葉秋問道。

他想,如果有標註,那就直接照著地圖走,這樣可以節省很多時間。

長眉真人搖頭:「我手裡這張地圖不詳細,只有十萬大山邊緣的路線,大龍山在哪兒沒有標註。」

葉秋皺起了眉頭:「那大龍山只怕不好找。」

「無妨,我會找到它的,相信我。」

與信心滿滿的長眉真人相比,葉秋卻並不樂觀,他擔心還沒找到大龍山,長眉真人就掛了。

山路上長滿了雜草,而且越走越窄,最後只剩半米寬。

長眉真人累得氣喘吁吁,一直由水生扶著。

足足走了兩個小時。

三人終於停下了腳步,此時,他們面前出現了非常壯觀的一幕。

【作者有話說】

感謝書友的打賞。

。蘭妃悻悻地回了家,滿眼含淚,在一輪孤月瀉下的月光中將三尺白綾拋於房梁之上……

與此同時,容沫兒也趕去了養心殿跪求皇上開恩。和蘭妃一樣,她也在雪地里跪了一晚,好在第二日拂曉之時終於得見龍顏。

屋內的天色灰濛濛的,正如皇上那陰沉的臉色。皇上身著便服,卻難掩威嚴之勢。他擺

《炮灰憑實力手撕劇本》第189章休書 「當你這麼想的時候就已經輸了,東方烈你根本無法接受自己的失敗。」牧奴嬌搖了搖頭,平淡的說道。

「你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你根本就不知道差距二字!」

一旁的蔣少絮莞爾一笑,突然插嘴說道。

「好好的看這場比賽吧!無論是莫凡還是沈明都會讓你無比的驚訝,這樣的戰鬥在某種程度上,對他們來說是一種侮辱。

因為無法用生死來決定勝負的戰鬥,對這兩個傢伙來說根本無法展現真正的實力。」江昱也是走上前來,語氣中滿是佩服的味道。

他是和沈明莫凡他們一路走來的,見識過太多,這兩個傢伙力挽狂瀾的場面了。

……

「這裡面可就我一個人是水系的魔法師。這個地形可對你們不利呀……」趙滿延收起了往日的嬉笑,轉而有些鄭重的說道。

「這個不用擔心,我會把他們的水系魔法師都搞定的,這樣的話也公平一點。畢竟老趙你這個水系軟蛋太軟了。西班牙隊好歹也是去年的13強,大家小心一點,我還不想在這場比賽中就暴露太多的實力。所以還要靠諸位的努力了……」沈明低沉的聲音說道。

「你才軟蛋呢,明明是天妒英才!誰能想到三次覺醒,我連一個強力法系都沒有覺醒呢?」趙滿延當即面紅耳赤的爭辯地說道,心中那叫一個憤憤不平。

「又想划水?大哥,你自己是壓了錢的,不會讓我們替你打工吧?」莫凡忍不住吐槽的說道,一邊說著還一邊捏了捏手指,發出了嘎嘎作響聲。

對於這個西班牙隊,莫凡可以說是絲毫沒有好感。那個什麼狗屁班波王子竟然對自己媳婦有意思,那能忍?之前之所以沒有搭理對方,是有原因的……但這完全不代表莫凡心中真的不在意。

「去年的13強罷了,要不是去年我們的國家隊運氣不好,不至於會排名那麼落後。水域……我的毒系在這種地形下更加的有利!」祖吉明不屑的撇了撇嘴,他已經做好秀翻天的準備了。

毒系法師在團戰之中有著天然的掌控力,如果是在擂台上的話,祖吉明除了空氣傳播,沒有第二種利用自己毒系的方法,但是水域就另當別論了。

「莫凡,既然封離導師都說了,那我也不想在比賽的時候和你鬧。到時候記得配合我……」祖吉明冷哼了一聲說道。

「知道你要幹嘛?不過對面也不是蠢貨……你想將毒素溶解在水中,再讓我將毒水蒸發成水蒸氣的方法來擴大你毒系魔法範圍的方法,對面一定能想的到。只需一個簡單的大範圍水系莫凡,你精心設計的毒域將不攻自破。」莫凡搖了搖頭說道,他到不是刻意去針對祖吉明,只是對方的想法,終究是有些太理想化了。

祖吉明沒有領域,想要通過這種方式去自己製造一個人工毒域。先不說對方給不給機會,就算成了,就像莫凡說的,只要對方有水系魔法師就完全不帶怕的。

「那你有什麼好的戰術。」祖吉明聽著莫凡說的,頓時就不爽了。

「好了,比賽要開始了,你們就別吵了。比賽的時候情況多變,現在計劃的再多也沒什麼用。

沈明!你和莫凡是主力輸出,你平時怎麼划水我不管,但這次比賽你要敢划水,老娘下場后咬死你!」南鈺狠狠的瞪了一眼沈明。畢竟是軍區出身的,南鈺對於榮譽的看重要超過了在場的所有人。

沈明平時怎麼懶散不重要,但現在要是搞事情,那南鈺絕對第一個不放過對方。

「我可沒說我要划水,只是不想暴露太多實力。這是兩碼事……」沈明搖了搖頭,漫不經心的說道。

沈明當然不可能在這種重要的情況下划水了,只是他清楚的知道對面的底牌是什麼,所以比賽一開始沈明要做的就是觀察,找出另一個西班牙隊真正的底牌,在他施展出低配般水系超階魔法浩劫水嘯,解決掉對方那麼比賽,也就毫無懸念了。

「但願你說的是真的!」

……

「比賽開始!」

隨著裁判的一聲令下,平靜的水域瞬間風起雲湧。雙方隊伍的成員化作一道道利劍,在那些稀少的龍牙石上來回跳動。

兩方還沒碰撞在一起,然而那鋪天蓋地的魔法已經對轟了過去。

剎那間,大浪滔天,一個又一個暴力的毀滅魔法讓原本猶如一面鏡子的水面頓時炸裂。

當然整個戰場上有兩人好像已經和戰場脫離了,竟然還站在原地。

一個是西班牙隊伍的成員,另一個則是沈明。

出現這樣的狀況,雙方的隊伍都有些驚訝。各自猜著對面的那個人到底想幹嘛?

那個和沈明一樣保持靜止站在龍牙齒上的西班牙人,心中不明暗道了一句:「難道他也和我有一樣的天賦能力?」

「黎明之眼!」

沈明眼神中閃過一絲光亮,下一刻,整個戰場,每個角落,在沈明在眼中都變得無比清晰,包括水底。

「真當我不會數數啊!上面少了一個人……」

沈明喃喃的一句,下一秒腳下的龍牙石瞬間崩裂,隨後便化作了一道流光,直接扎入了水底。

沒過多久,一道人影就直接被轟出了水面,巨大的衝擊力直接讓那人飛出了場外。

賀蘭瓷:“……”
就用刀子朝葉飄捅了過去。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