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較『魔祖』這兩個字,任何解釋都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

韓湘子在敲出『魔祖』之後,趙信的心中就將一切都瞭然。他為何會那麼惱火的說著倒霉,還差點將命扔在了那兒。

很簡單,他碰到了魔祖。

站在整個魔族食物鏈最頂端的存在,哪怕是放在人族中,魔祖依舊是食物鏈的頂端,這一點毋庸置疑。

在魔族的境地,魔祖碰到了來自仙域的討伐大軍。

可想而知,

那將會是怎樣的場景。

「我當時下到五重天就覺得有點不對勁,整個天都是灰濛濛的,被濃重的紫色霧氣籠罩著。最開始我懷疑會不會是毒氣,反覆確認沒有毒,我才放心的繼續行進下去,要不然我當時直接就調頭回仙域了。」

「也就是這堅持,我真是差點死在那。」

「仙尊您是不知道,當時霧氣真的特別大,而且你知道五重天都是魔族的地盤,我釋放仙元就是自尋死路。」

「我就只能憑藉著我之前對仙域的記憶一點點探索。」

看著韓湘子發來的消息,趙信的腦海中不由自主的出現了當時韓湘子碰到的畫面。

紫氣縈繞的虛空。

遮天蔽日。

肉眼在這霧氣中能見度低的讓人髮指,由於這種惡劣的環境下無法確認魔族的位置,他也不敢貿然打開仙念怕被魔族捕捉而對他們進行圍剿。

他只能帶著自己的兵,憑藉著曾經也許能給他一些記憶的草木。

向著目標點探索。

他其實是可以撤回去的,也許他想到了機會對他來說就只有這一回,他必須得緊緊的將這機會握勞。

哪怕心中忐忑不安,他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往前一點點的探索。

時不時還得停下聽聲辨別周圍的情況。

「霧氣,俺也去過兩趟五重天啊,怎麼就從來沒碰到過有霧氣呢?」耳畔突兀低語聲傳來。

趙信愕然側目,就看到大聖站在他一側,火眼金晶死死的盯著屏幕。

「你不是去看西遊記了么?」趙信一臉無奈,大聖都將火眼金睛用出來了,他的那點小障眼法也沒有任何意義。

「沒勁。」

大聖撇了撇嘴,蹙眉道。

「韓湘子碰到的這是什麼奇怪事兒,怎麼還有霧?」

「他說碰到魔祖了。」趙信手指在虛擬屏幕上拽了兩下,讓大聖看到韓湘子發來的消息后,便是看到大聖微微一怔,「魔祖,那他運氣還真夠好的。」

「蛤?」

這算什麼話,碰到魔祖還能運氣好。

「難道不好么,他碰到魔祖還能活著,那已經是他洪福齊天了。」大聖一臉正色道,「別的不說,哪怕是俺碰到魔祖,其實也沒有必勝的把握。不,應該說是沒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不管平日中大聖如何藐視魔祖,卻也必須得承認魔祖實力真的強。

魔族魔祖。

從上古時期被封印至今,無盡歲月,到了他們那境界,被封印期間就算沒有意識,身體也會自主的吐納元力。

這麼久的時間過去,這些被封印的魔祖復甦。

實力是極端恐怖的!

聽到大聖這般解釋,趙信倒是也覺得沒有問題。能從魔祖的手中脫困,這的確是一大幸事。

要是在凡域,這種運氣都可以買一注彩票。

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嘛!

仙域中不存在這些,韓湘子也就只能慶幸自己的劫後餘生。

趙信和大聖並肩凝望著屏幕,而韓湘子的消息也跟著接踵而至。

「仙尊,您是不知道嗎,當時我真的慌死了。」

「我小心翼翼的探索著,正琢磨該如何前往玉帝指定的地點去鎮壓暴亂。說實話,其實我心裡都覺得我走不到那。」

「正待我心慌的時候,從霧氣中突然數道身影朝我走了過來。」

「威壓嚇人的很!」

「那種級別的威壓,我就從玉帝的身上感受到過,一瞬間我就判斷出這絕對是個魔祖,當時我想都沒想帶著兵就瘋了似的往外跑。」

哪怕是回想,韓湘子都不禁一聲冷汗。

手指敲擊著屏幕眼中儘是懼色。

真就是他命大。

要是旁人,估計就直接交代在那了。

「魔族沒追你?」

屏幕上,趙信的消息出現,韓湘子看到后也輕戳著屏幕。

「沒。」

「蛤?!」

收到這條消息的剎那,趙信和大聖都不約而同發出一聲難以置信的低呼。

互相對視,一臉的費解。

「這怎麼可能呢?」大聖滿臉的不信,「魔祖,不追殺韓湘子他們?總不可能是魔祖沒有聽到聲音吧,那也太假了。」

魔祖,至少是聖人境。

聖人掌握天地。

方圓萬里一草一木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韓湘子剛剛說的也很清楚,他感覺到了威壓就瘋狂的往後撤退。

魔祖感知不到,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要知道,大聖是真的有跟魔祖打過照面的,他對魔祖是有了解的。

趙信也覺得不可思議。

他也跟魔祖有過接觸,也心中知曉魔祖的實力。凡域魔祖索爾,儘管趙信折辱過他,那也是建立在有秦香庇護的前提下。

若真就他自己,他很清楚絕對不是魔祖的對手。

「我沒撒謊!」也許,韓湘子也想到他此話有些過假了,他趕忙發出消息解釋,「那魔祖是真的沒有追我。」

「沒關係,你繼續說。」

趙信並沒有過多的質問,讓韓湘子先將一切的來龍去脈講清楚,到時候再去摳其中的小細節。

要不然,這樣碰到個問題就問一下,碰到就問。

鬼知道要問到什麼時候。

「誒,好!」韓湘子應了一聲,就又將消息發來,「我就是帶著兵跑嘛,然後又得提到那霧,真的太大了!我本來是想回到我之前來的位置,誰知道跑錯地兒了。也可能是我運氣好,我碰到了一隻天魔小組,他們正在運著物資。他們也發現了我們,我也發現了他,就打起來了。幾個天魔對我還是沒威脅的,將他們解決之後,我就尋思去搜刮一下戰利品,之後竟然是兩件聖品鎮物。」

「……」

趙信和大聖都愣住了。

誰能想到,這聖品鎮物竟然是這麼來的。大聖之前還說,韓湘子在那根本碰不到聖品鎮物,現在聽他說是在運輸物資,倒反而有些合情合理了。

「那你怎麼當時不在凌霄寶殿說?」

大聖伸手在趙信的屏幕上戳了一行字發了出去。

「我害怕呀!」韓湘子一臉的無奈,道,「我回去的時候人都是傻的,都給我嚇迷糊了!我就把這茬給忘了,只彙報了鎮物。」

韓湘子眼中儘是嘆然。

當時,他能回到仙域人都是飄的,一切都實在是太驚險刺激。他這輩子,都還沒碰到過那麼刺激的事兒。

回到仙域。

他都記得,當時自己腿都是軟的。

讓底下的天兵將鎮物交到玉帝的手裡,他就站在六重天給何仙姑打了語音,讓她把自己給接回去的。

他已經動不了了。

御空都不行。

總算是把他帶回到府邸,他剛到府邸都沒休息多會,太白金星親自登門,將他請道了凌霄寶殿。

一進大殿,仙官們幾乎都在。

他站都沒有站穩,就開始讓他彙報戰況,之後開始賞罰戰功。

又敕封他為仙君。

說實話,當時他被敕封仙君的時候都沒有任何波瀾,他雖然人站在凌霄寶殿,魂好像還在五重天飄著呢。

「這傻小子,還真有福。」大聖驚嘆。

碰到魔祖,沒有被魔祖追殺,慌不擇路時碰到了魔族的物資小組,從他們手裡奪回了兩件聖品的鎮物。

這運氣,堪稱逆天。

但——

也得虧韓湘子當時沒在凌霄寶殿上說這些,要是他真的說了,估計仙域中的仙人更得覺得他是在說謊。

理由?

這難道還需要理由么,正經人誰會信這些啊?

編故事都不敢這麼編。

要不是大聖相信韓湘子不會跟趙信說謊,要是韓湘子給他發這些,他直接就給韓湘子拉黑,拎著金箍棒就過去了。

嘛呢?

拿他當猴兒耍呢?

誰信,誰不就是純純的缺心眼么?

「這確實是有點鴻運當頭的感覺。」趙信也不禁微微點頭,旋即在屏幕上發去消息,「我聽說你還掌了主星,這又是……」

「我也不知道。」

收到這條消息的韓湘子,臉色微微一變滿面的認真。

「仙尊,我跟您說實話,我自己都不知道是咋回事兒?!我當時就是跟那些天魔干仗,打著打著突然虛空就亮起來了,把周圍的霧氣也給吹散,我都沒反應過來咋回事兒就看到一縷光直接照在了我眉心處。大概也就半分鐘,我都沒來得及多琢磨,看到周圍的霧氣散了,能夠確定方位我帶著手裡的兵,抱著鎮物就撒丫子往外跑啊。」

「我是生怕那魔祖追上來給我乾死,跑的時候我頭都沒敢回。」

「還是等我到了凌霄寶殿,玉帝看出來我掌了主星,咣啷一下就給我來了個仙君,我一臉懵。」

「我就站在凌霄寶殿聽封。」

「一直到最後,我,甚至都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納蘭容止走了過去,蹙眉。

「你的靈力……」

夜玖睜開眼睛,扯了扯唇角,漫不經心的打了一個哈欠。

「嗯哼,被禁了。」

納蘭容止猛然抓住夜玖的手臂,清冷的黑眸認真地看著她:「我有解開禁壓的辦法。」

夜玖一頓,抬眸,嗤笑一聲:「你有這麼好心?」

《夫君個個美如花》448. 司馬懿十分無奈道:「大單于,戰場之上的形勢本就是瞬息萬變,在下哪能盡知呢?」

劉豹想了想,覺得也是那麼個道理,也就無法責怪司馬懿什麼,深深嘆口氣不再說話。

「啟稟大單于,秦王曹丕發來急件。」

一名匈奴士兵匆匆跑進主帳,遞給劉豹封信件。

劉豹接過來信件,查看完上面的內容后,整張臉色無異於變得更加難看起來,對司馬懿道:「仲達先生,曹丕,他把潼關給丟了。」

按照手記上所說,武早在遠古時代就有了,只不過後來法出現,萬族爭鋒,人族尊法,導致沒人再去練簡陋的武。
那時席現在他身旁胸有成竹意氣風發迎接勝利的樣子,淡定自若無所畏懼的挺直脊樑,讓江宇華無法移開目光。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