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手記上所說,武早在遠古時代就有了,只不過後來法出現,萬族爭鋒,人族尊法,導致沒人再去練簡陋的武。

到了後來,人族有了文明,有了城市,有了王朝,到了盛世,才有閑工夫去研究其他的東西,武才慢慢發展起來,但對付妖魔鬼怪什麼的根本不行。

直到一百五十年前,那位前輩出現,以武入道,證明了武的可能性,將武升華為武道,創下諸多武學造福世人,其中肯定有至強功法,能斬妖魔鬼怪,甚至直通入道領域。

但因為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那位前輩消失了,散佈的武學被收回,只留下一小部分流傳於世。當世的武學,恐怕基本上都是從那些意外流傳出來的武學中演變而來的。

周離覺得,能收回散佈到天下人手中功法的勢力,世上屈指可數。

大乾朝廷,道門八大宗。

鬼知道他們究竟是因為什麼緣由「消失」了那位前輩,或許真相就和那位柳前輩說的一樣,是殘酷的、血淋淋的。

除了知道這件不為人知的隱秘外,手記也給周離帶來了信心,至少前面是有路的!

有人曾以武入道,他有銅爐在手,未必不能做到。

放下冊子,周離深吸一口氣,定神靜心,將紛亂的心緒掃清,拿起玉盒。

這裏面有兩塊靈泉結晶,所蘊含的生命力量,足以將他的肉身之力推進一大截。

他想了想,去後院舀了一瓢水,回屋取出一塊結晶,放在水裏洗了洗。

就這片刻的功夫,那瓢水就被結晶散發出的生命精氣渲染,也蘊含了一定的生命力量。

周離本着不浪費的原則,將生根發芽的斷木條扔進水裏泡著。

沒想到那瓢的生命之水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被其吸光,嫩芽更加鮮綠了些。

而他迅速將結晶含在嘴裏,免得浪費生命精氣。 和首回合交鋒比起來,兩隊的求勝欲更強烈了。

這就像兩個住隔壁的鄰居,雖說不怎麼往來,但有一家比較富有,日子很好過,窮鄰居眼巴巴的看著,多少有點仇富心理吧,不過也沒太表現出來就是了。

然後今年窮的鄰居突然發了財,過上了比原本的富鄰居更好的日子,這不得好好揚眉吐氣一番?

富鄰居那肯定是看不下去啊,過去幾十年都是居高臨下的姿態看著這個窮鄰居的,一下子對方跑到自己頭上去了,那落差可大了。

就算兩家本身沒太大過節,但畢竟這是足球比賽,兩家總得有碰上的時候,各自都憋著一股勁呢。

法蘭克福和美因茨差不多就是這樣的情況。

特別是首輪交鋒美因茨贏球的情況下,法蘭克福對這場比賽更加重視。

不能讓窮鄰居跑到自家門口撒野啊!

這點面子還是要的!

法蘭克福從開場就異常咄咄逼人。

「這麼多年,我都沒有在這場比賽中感受到德比的氣氛,但今天很明顯不太一樣!」費舍爾有些興奮的說道:「如果美因茨能夠強大起來,其實最簡單的目標就是咱們的鄰居,法蘭克福,至少成為法蘭克福這樣在德甲有競爭力的隊伍,首先要做的,就是追上他們的腳步!」

「不,我們要超越他們,緊緊把目標放在追上,那麼我們永遠也超越不了他們,實際上美因茨完全可以做到!」

費舍爾慷慨激昂的聲音傳遍美因茨球迷們的電視機前,不少人對這個看法和目標都表示認可。

作為常年在低級別聯賽廝混的美因茨,想有更進一步的野心,目標放在身邊的法蘭克福是很合理的。

超越法蘭克福,意味著美因茨將成為德甲常年勁旅,甚至還需要有衝擊歐戰的可能,實際上法蘭克福就有歐戰冠軍,1980年的歐洲聯盟杯冠軍就是法蘭克福。

坐鎮商業銀行競技場的法蘭克福上來就拼搶的非常兇悍。

這場比賽,由於索托的離隊,弗蘭契奇坐入了替補席,這小子興奮異常,索托的離隊直接受益人是他,雖然拿不到首發位置,但起碼有出場時間了。

法蘭克福在過去的冬季轉會期中唯一的動作是租借來了一位高中鋒萊昂納德·奎烏克,這場比賽首發出場,擔任中鋒。

許爾勒非常活躍。

之前踢法蘭克福的時候,許爾勒包攬了美因茨所有的進球,幫助球隊戰勝對手,那也是許爾勒成年隊的首球,一進還是倆,許爾勒當然渾身來勁。

他覺得這場比賽還能進球,法蘭克福就是他的幸運星!

然而這場比賽沒有那麼順利,許爾勒踢得興起,可連續一兩腳都沒能命中目標。

在克洛普的吼聲下,許爾勒稍稍收斂了一些——這個情況在本賽季很常見,許爾勒射門很多,但精準度不夠,克洛普對他是又愛又恨。

他的速度,爆破能力是克洛普想看到的,可是射門精度還是差了一些,還是得不斷敲打才行。

比賽十分激烈,只可惜進球不多。

上半場一直到結束,兩隊都沒能攻破對方的城門。

最接近進球的還是齊策。

至於為什麼最接近,主要還是開啟了精準射門,然而這一下齊策沒能進球。

這是一個轉身抽射,齊策在禁區內先用停球輔助拿到了球,在法蘭克福後衛的逼迫下,齊策的轉身雖然非常靈活,這場比賽他大幅提高了自己靈活屬性。

感覺上還是很有把握的,停球輔助讓齊策也能很舒服的拿球,轉身。

然而一腳抽射卻被後衛碰了一下,足球砸在立柱上彈出底線,變成了一個角球。

直接浪費了兩個技能的齊策很是懊惱,不過比賽還是要繼續。

下半場,美因茨終於進球了。

這次完成進球的是羅伊斯!

他接應伊萬施茨的挑傳過頂球,在大禁區右側打出了一腳質量不錯的低射,直接破門得分!

丟球后的法蘭克福全面壓上,在八十分鐘的時候追平比分,1:1的比分維持到了全場比賽結束。

這場比賽其實齊策的表現依舊非常活躍。

除了轉身射門差點進球之外,齊策在禁區內一次搶點也只是稍稍偏出球門,還有一記頭槌,只是那個頭槌已經是所有技能都用完的情況下,齊策靠自己的頭槌還是差了一點。

一勝一平,萊茵·美因德比依舊保持著非常巧合的平衡,兩隊坐鎮主場都沒讓對手拿下三分,不過單看積分的話,美因茨還是佔據上風。

美因茨的勝場更多!

這賽季也是,美因茨主場贏球,客場打平。

這麼一比較下,窮鄰居真就鹹魚翻身了啊!

這場比賽之後的新聞發布會上,兩支球隊的情況倒是很少提及,反而克洛普倒是被問到一些有關於球員轉會的傳聞。

其中就有齊策的。

「尤爾根先生,有消息稱沃爾夫斯堡對齊非常感興趣,這件事情你聽說過嗎?」

克洛普搖搖頭道:「不,我沒聽說過這件事。」

「實際上,已經有消息稱沃爾夫斯堡正在中國考察齊策的相關信息,一旦得到他們想要的結果,我認為他們就會立即動手簽約,你認為這賽季結束后美因茨能留住齊嗎?」

「沃爾夫斯堡是大眾公司的球隊,對他們來說,簽約齊不僅能增強實力,也能在商業方面取得巨大突破,他們很可能為了齊不惜代價,你怎麼看?」

克洛普有些驚訝,他確實想過齊策可能會受到其他球隊的矚目,不過沒想到來的這麼快。

這才半個賽季而已。

齊策回到德甲也不過半個賽季,沃爾夫斯堡已經開始行動了?

不知道,但確實有可能,齊策的表現是有目共睹的。

「尤爾根先生,你的合同也將在本賽季到期后結束,而你已經確定不打算續約了,你會休息一段時間還是直接開始新工作?有消息稱下賽季你會成為多特蒙德的主教練,那麼你會帶走齊或者其他美因茨球員嗎?」

一提到轉會傳聞,這些記者就開始興奮起來,圍著克洛普問個不停。

「這些問題現在我無法給出任何結論,賽季末的時候,我們在談吧。」克洛普急匆匆的結束了新聞發布會,他還有很多事情要確認和處理。

沃爾夫斯堡對齊策感興趣?

還已經付出行動了?

克洛普心裡有些沒底,他下賽季確實打算離開美因茨,然後看看多特蒙德的情況,下個賽季順利的話就可以去威斯特**球場了。

那座球場,也是克洛普夢想中的地方。

克洛普曾經想過,如果去了多特蒙德,條件允許的話,會帶哪些球員,有一個就是蘇博蒂奇,這是上賽季就決定好的,還有就是齊策。

這是這賽季才跑出來的想法,齊策很優秀,進步速度肉眼可見,克洛普很想把齊策打造成一個全面的射手。

其他幾人,羅伊斯,許爾勒也很出色,但現階段留在美因茨會更好。

但是如果出現競爭對手?

多特蒙德和沃爾夫斯堡,單單說球隊規模,多特蒙德是完全不慌沃爾夫斯堡的。

但是沃爾夫斯堡也有他們的優勢。

7017k 李安安詫異,龍庭,他怎麼會來,還帶這麼多人,簡直是來鬧事的,她可不認為他是來幫自己。

龍庭踩著一地的碎渣走到客廳中間。

看到沈凡在和李安安打架,冷笑。

「李安安,我可不是來幫你,你可別弄錯了。」他冷聲,一直對沈家人沒好感,包括李安安。

李安安翻白眼,當然知道,他沒必要說出來,她不會自作多情的以為,龍庭是來幫自己的,所以他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徐凡看到龍庭來了,急忙收回和李安安推搡的手,整理衣服,頭髮,心裡竊喜。

龍庭既然不是來找李安安,那麼當然是來找她的,太好了,看李安安今天怎麼死。

她就知道自己很出色,龍庭不可能會忘記自己的。

「龍庭,我等你很久了,你為什麼才來找我,還有那天你為什麼裝作我認識我呢?」

徐凡有點驕傲,現在才想起她?她生氣了。

李安安明白了,龍庭是來徐凡的,她這麼快就惹上龍庭,真是不怕死!

龍庭聽到沈凡的話,冷笑,並沒有出聲,而是做了一個手勢,阿城和另外的龍家人拖著三個渾身是傷的男人進來,狠狠的扔在地上。

三個男人已經昏迷不醒,一身的傷,但沈凡還是一下認出是她派去收拾那個明星的人。

他們怎麼會被抓住了。

李安安神色凝重,預感不是什麼好事。

徐慧燕倒是認出了沈家保鏢。

「你是誰?為什麼把沈家的保鏢打成這樣子!」

她雖然看出對方很不好惹,但還是擺出了女主人的架勢,兒子不在,沈家她最大,不能被人欺負了去。

龍庭聽到這話,突然出腳,狠狠的一腳踩在地上其中一個男人的肚子上,踩得對方又吐出一口血。

「啊!」

沈凡嚇得尖叫

龍庭冰冷的目光看著她。

「沈小姐,你倒是說說看,我為什麼來找你!」

他細長的眼看向沈凡,裡面滿是狠辣,他還沒有找沈家麻煩,沈家卻找上他,真是不怕死!竟然敢動他的人。

沈凡心虛,但又生氣。

「我收拾一個明星怎麼了?你為什麼要看上他,我比他好一百倍」

沈凡氣他那麼護著那個明星,又不是豪門,和他一起根本就不般配,更何況還是男人。

李安安明白怎麼回事,沈凡找鶴城的麻煩了。

什麼時候的事,是她和鶴城分開之後嗎?

她急忙問「鶴城有沒有事?」

龍庭搖頭。

李安安鬆口氣,心裡更氣憤,鶴城之前才被傷害,竟然又出事。

沈俊見她這麼擔心,一愣,突然想起什麼。

「他就是和你一起,把我關起來的人。」

她想起來,那個把自己騙進房間的身影,難怪自己看到那個明星的時候覺得有點眼熟,原來是他和李安安一起害自己的。

李安安見沈凡想起來了,也沒有一絲心虛。

冷聲「當時我就應該真的放火燒死你,滅了你這個禍害。」

沈凡氣得想繼續去打李安安。

但不想在龍庭面前丟面子,於是看向他。

「我收拾那個明星,只是因為她之前和李安安整過我。」

當年風靡一時的武俠小說作傢“金童”,究竟是誰
相較『魔祖』這兩個字,任何解釋都顯得那樣的蒼白無力。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