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_icon_close_navigation

Menu

愛爾蘭人的狗場被下毒關門,生意被襲擊,幾個頭目被猶太人幹掉。

兩家已經有勢同水火的趨勢。

他則在旁邊看熱鬧。

坐收漁翁之利。

達尼當時就設想,先讓兩幫殺得精疲力竭,他在後面偷偷發展,等積攢了足夠的實力,他再向洛杉磯第一大幫衝擊。

可不知道怎麼回事,這段時間自己幫派連連遭到襲擊,賭場被搶劫,毒品交易被搶劫,都讓他損失巨大。

尤其是和哥倫比亞的可可粉生意,是他最重要的生意,即便他也是受害方,也不得不籌集資金跑來哥倫比亞找古斯塔沃將軍,請求對方和自己繼續合作。

媽的,

搞來搞去,達尼發現猶太幫和愛爾蘭人,依舊很堅挺,自己的西班牙幫反而損失最大。

難道是猶太幫在暗中搞自己?!

或者愛爾蘭人?

雖然他和愛爾蘭幫暫時結盟,可誰相信結盟誰就是真正的傻瓜。

黑幫,

心沒有白的。

轉頭偷偷對付自己也很正常。

這次他帶着現金支票來找古斯塔沃將軍,對這次的交易他很有信心,等這批貨拿回去,以現在市面上的價格,他可以很快把資金缺口補上。

他相信只要資金到位,

生意很快會恢復正常。

到那時他就會再有力氣對付其他兩個幫派,這段時間愛爾蘭人和猶太人有些熄火,這是他不能接受的。

晚上九點五十分。

飛機終於落地。

達尼起身都感覺有些困難,保鏢攙扶着他下了飛機,之前他和古斯塔沃將軍電報聯繫,告訴對方自己過來的時間,可對方沒有回信,也就是說對方沒打算派人迎接自己。

他知道這是對方給自己的下馬威。

不過無所謂。

達尼能縮能伸,

知道對方答應見自己就行。

保鏢一手推著行禮,一手攙扶達尼往外走,達尼看到前面有洗手間,對保鏢道:「我進去上個洗手間,你在這裏等我。」

「好的老闆。」

保鏢留在洗手間外看管行禮。

就在這時兩個白人青年走進洗手間,手裏都提着旅行袋,保鏢下意識看了兩人一眼,以為他們是剛下飛機的乘客並沒有在意。

洗手間內。

達尼解決完個人衛生正在洗手,兩個白人青年走進來,達尼在鏡子裏看了兩人一眼,沒在意繼續洗手。

可就在他低頭的一剎那,一條繩子狠狠勒主他的脖子,達尼眼睛瞬間睜圓。

他想要喊叫,旁邊那人一把捂住他的嘴。

「嗚嗚嗚~!」

達尼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

無法呼吸,

他下意識去抓繩子,可繩子早已經深深勒進脖子裏,他根本抓不到。

窒息感襲來。

達尼感受到死亡再向他逼近。

他極力掙扎。

雙腿無意識的亂登。

兩三分鐘后。

達尼徹底沒了意識。

馬修鬆開繩子,亨利摸了摸達尼的頸動脈,已經不再跳動,「馬修,你去吧達尼的保鏢叫進來。」

馬修走出去。

達尼的保鏢站在行李邊,馬修出來看到他,神情有些焦急的說道:「裏面有個中年胖子昏倒在地上了,他和你是一起的嗎,你快點過來看看。」

保鏢一聽趕緊跟着往裏跑。

衛生間里。

達尼躺在地上眼睛突出。

保鏢下意識跑過去,可身後忽然伸出一根繩子,一下套在他脖子裏,保鏢的反應比達尼快得多,下意識就要掙脫,可這時旁邊一人對着他太陽穴就是狠狠一拳。

嘭~!

保鏢當即就有些暈。

緊接着就是強烈的窒息感,不多時就被生生勒死。

這裏是一樓,之前亨利和馬修就已經偵測好,廁所窗戶打開後面是機場空地,不過需要進到機場裏面才能到這個地方。

他們兩個打開後窗,把達尼和保鏢的屍體丟出去,亨利出去看看周圍沒人,拉着達尼的行禮回到洗手間。

把所有東西丟到後院,自己也跳出去,窗戶關閉,一切恢復正常,根本沒人能看出這裏剛剛發生過兇殺案。

「馬修,去機場偷輛車。」亨利道。

「小意思,等着我。」

對於一個曾經的卡車司機來說,偷車小意思,馬修在機場轉了兩圈,看中一輛地勤維修皮卡。

三兩下打着火開到屍體旁。

兩人把達尼和保鏢的屍體放到皮卡後座,還蓋上一個帽子,行李丟進車都,開車往大門走。

「滴滴~!」

門衛看的地勤車,非常乾脆的開門,根本連檢查都沒有檢查。

亨利他們順利離開機場。

行駛到波哥大市區外一片荒野,周圍漆黑一片,皮卡車停下,亨利和馬修一起轉頭看向後座的死胖子達尼。

「亨利,你說支票在沒在他身上?」

「別猜了,搜身!」

兩人對着達尼就是一通搜身,最後在達尼的皮包里,找到了那張紙,兩人湊到一起,用手電筒仔細照着看。

三十萬美金。

不記名現金支票。

亨利和馬修一起露出傻笑。

「哈哈,這下發財了。」馬修激動道。

亨利拿過支票塞進包里,拍了拍還在興奮的馬修,「幹活吧,老大說了,要讓達尼死的無聲無息,咱們要挖個深點的坑才行,讓人永遠不會發現他。」

「好,幹活挖坑!」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璀璨繁星懸於蒼穹之巔,月光灑落在地面上。

將軍府中。

楚非梵剛欲褪去戎裝休息,耳畔小賤的提示音再次響起。

「滴,提示宿主物品欄中軍團召喚卡馬上過期,請問宿主是否使用。」

「馬上過期嗎?」

楚非梵心下震驚,好不容易得到的獎勵怎麼可能浪費,眼下四面楚歌,聯軍雄兵百萬,可以召喚強悍軍團前來,他絕不可能看着召喚卡就這樣過期作廢。

「小賤,馬上幫我開啟軍團召喚卡!」

「滴,系統正在開啟召喚卡,請宿主耐心等候!」

「滴,恭喜宿主成功獲得白馬義從軍團五千輕騎兵,他們此刻距離紫風城只有千米之遙,相信很快就兵臨城下。」

「白馬義從?」

「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

楚非梵對這支輕騎兵軍團有所了解,他們本是跟隨公孫瓚的那些善射之士,后公孫瓚在與胡人的對戰中,深深的感覺一隊精銳騎兵的重要性。

因此,以那些善射之士為原形,組建了一支輕騎部隊。由於公孫瓚酷愛白馬,因而部隊清一色全是白色的戰馬,而部隊為表達忠心,均高喊:「義之所至,生死相隨!蒼天可鑒,白馬為證!」

因而得名:白馬義從。

在浩瀚的三國歷史中,白馬義從就像一顆流星,只經歷了短暫的輝煌。

白馬義從是典型的輕騎兵部隊,有着強大的機動力和射程優勢。公孫瓚能依靠這支輕騎部隊長期威震塞外,並讓匈奴這樣的驍勇善戰的輕騎世家聞風而逃,不難看出,白馬義從無愧於東漢末年第一輕騎的美喻。

可惜,白馬義從在界橋之戰中被麴義擊敗,從此就一蹶不振。

楚非梵曾看史書又提到趙雲最早也是白馬義從一員,目下將白馬義從召喚前來,趙雲又常伴左右,剛好可以將這支輕騎兵軍團交給他統領。

念及於此。

他身形驟然從木塌掠下,闊步向前打開房門,側目看了眼房間外守軍。

「傳令趙將軍,楚將軍前來見駕!」

現在城外四國聯軍下落不明,為了確保白馬義從可以萬無一失入城,他準備帶領趙雲,楚崖二將出城迎接。

良久。

趙雲,楚崖二人踏月色而至,兩人身披戎裝,手握闊劍,疾行上前稟拳施禮。

「子龍,楚崖,隨朕一起前往城外,朕有一件禮物送給你們二人。」

楚非梵面帶微笑,故作神秘的說道,他相信在趙雲,楚崖二人的帶領下,白馬義從絕對可以重現往昔輝煌,並且可以再創不敗神話。

…………….

黑暗夜色瀰漫在荒野古道上,月光下,一隊輕騎嘶風縱馬而至,他們馬術精湛,背負巨弓,腰懸闊劍,黑袍,白馬銀槍。

楚非梵三人剛剛出城將遇到前來白馬義從,聽到前方傳來隆隆馬蹄聲,趙雲,楚崖兩人神情警惕,緊握腰間闊劍,定神直視前方。

「皇上,前來軍隊只有五千兵甲,莫不是扶桑敵兵前來偷襲的。」

趙雲久經沙場,早就懂得聽聲辨位,通過馬蹄聲就可以判別出前來兵將多少人。

聞聲。

楚非梵淡然輕笑,知道前來五千兵甲正是白馬義從,所以沒有絲毫的緊張。

「子龍不必擔心,前來兵甲就是朕送給你們的禮物!」

「禮物?」

兩人一頭霧水,不知楚帝何意,見他穩若磐石,神情雲淡風輕的樣子,楚崖,趙雲二將心中的擔憂瞬間消散,因為他們知道楚帝絕對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

三人勒馬而立,月光灑落在他們戎裝上,寒芒四射,殺氣凜然。

馬蹄聲不斷逼近,看着風捲殘雲而至的白馬義從,感受到他們身上散發的鐵血殺氣,楚崖,趙雲二將微眯眼眸,神情凝重不堪。

「噠噠噠~」

「噠噠噠~」

五千白馬義從緊勒韁繩,為首的兩名將領直視前方,凌厲的目光停留在三人身上。

片刻。

兩名將領催馬上前,縱身躍下馬背,稟拳施禮,雄渾有力的聲音傳開。

「末將拜見皇上!」

楚帝縱身躍下馬背,闊步前行,抬手將兩名將領扶起,細長的眸子中掠動驚喜之色。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黃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