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就是被識破了呢?

這是個什麼情況?還能不能是愉快的那是來玩耍了?這給人的感覺,腦瓜子那可是相當不是一般般的刺疼的這麼一種感覺啊,特么的,讓人心情不好了都。

「我想跟你談一談!和和睦睦,好好地!」

「我考慮一下!」

沒有直接回絕,這就是活命,這個事情還是可以緩的,不至於是非要弄死你。 毀滅風暴在大地上蔓延肆虐,足足持續了半晌的時間,方才稍微減緩起來。

頓時,所有人都是臉龐上浮現出了驚駭之色,內心的情緒都是炸裂開來。

原本所有人都以為,許林應該能夠輕而易舉的解決掉苗霸虎,可是他卻萬萬沒有想到,苗霸虎爆發出來的威能居然這麼兇殘,讓他們始料不及。

一時之間,所有人都是充滿了擔憂,很擔心許林就會在這個時候殞落。

頓時,塵煙滾滾涌動。如同風暴一樣,在四周涌動。

動用了自己最強的巫術,哪怕是苗霸虎也是有一些虛弱,臉色稍微變得有一些蒼白。不過很快他就穩住了自己的身體,然後目光掃向了四周,最終落在了安娜等人的身上,冷聲說道:「你們的頭領已經被我解決了,現在,跪下來,臣服於我,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苗霸虎看得出來這些人的身份似乎並不是很簡單。而且他們的實力看著也是挺強悍的,因此苗霸虎就心想著,如果能夠把這些人收服的話,興許可以壯大自己的實力。

聽到苗霸虎的話,安娜的俏臉上沒有任何情緒波動變化,只是目光中充滿了譏誚,冷漠地說道:「臣服?恐怕你還受不起我這一跪!」

苗霸虎聽到這話,目光中透露出一絲冷漠,旋即寒聲說道:「我受不起?哈哈,那你……」

還沒有等到苗霸虎的話音落下,一道充滿淡然的聲音就在他的耳畔邊響了起來:「你的確是受不起,畢竟你還真的沒有這個資格。」

這道聲音一出來,S班的諸多學生的臉上都是浮現出了驚喜之色,因為這聲音,他們是再熟悉不過的了。

「怎麼可能!?」

聽到這聲音,苗霸虎驀然轉過頭,看著濃煙塵霧之間,面龐上浮現出了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

此時此刻,苗霸虎的心情就像是驚濤駭浪一樣翻騰不已,他是真的不敢相信,在挨中了自己如此兇猛的一擊后,許林居然還能夠存活下來,他是真的不敢相信!

塵霧滾滾,逐漸消散。旋即,一道身影就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

此人,不是別人,正是許林。

只是,卻不曾想,許林身上有著濃濃的烏黑之氣在涌動,散發出極端凶煞的氣息,猶如來自地獄的魔神一樣,令人看上一眼都覺得心驚膽寒。

這等恐怖的氣息,令在場所有人都是面色一變,內心都充斥著一絲顫慄。

尤其是S班的學生們,他們從來都沒有看到過許林釋放出來的惡魔之力。尤其是現在許林在釋放出惡魔之力的時候,散發出來的氣息是那麼的冰冷、凶寒,讓他們感覺到了一絲絲陌生。

孫秀依的動人俏臉上也是浮現出了一抹難以置信的神色,她全然沒有預料到,之前封印住各巴旦的惡魔之力居然會被許林煉化,為他所用。

對於這樣的情況,孫秀依的內心不由得湧出了一股擔憂,但是她卻還是強行按下自己內心的不安,對著這群學員說道:「你們不用太過擔心,你們的老師已經能夠善用這股能量了,只不過因為礙於一些情況,所以你們就當做今天沒有發生過這件事情。明白了嗎?」

聽到孫秀依的話,眾多學生這才反應過來,都是對著孫秀依點了點頭,張口說道:「我們都知道的,老師。」

「這股力量,可還真的是有夠強大的啊……」

許林感受到黑色氣旋持續不停灌入到自己的四肢百骸,那產生的龐大力量,讓許林覺得自己似乎變得無所不能。讓他的眼中都是忍不住浮現出了一絲驚嘆。

不過,這股力量卻是持續不停的在衝擊著自己的神智,似乎有一股聲音在不停的叫喊著他一樣:「殺光一切,毀滅一切,你就是這個世界的主宰了,你就是這個世界的神了!」

不得不說,這樣的蠱惑之音,換成一般人的話,恐怕神智早就已經淪陷,徹底變成一個只懂得殺戮的機器了。

不過好在,許林的靈魂在修鍊了《星辰淬魂靈法》后,意識堅定如磐石。自然就不可能被這等蠱惑之音影響到。

當下心頭一動,精神力微微震動,就震散了這股蠱惑之音,而後看向了苗霸虎。淡淡一笑,在惡魔之氣的環繞下,顯得格外邪魅。

「怎麼?一副很驚訝的樣子,是覺得我會那麼脆弱嗎?還是你覺得。我們真的會什麼都沒有準備,就敢來這裡嗎?」

看著苗霸虎,許林淡淡一笑,出聲說道。

聽到許林的話,苗霸虎的臉龐上變得格外難看,寒聲說道:「你是惡魔!?」

「惡魔?你在胡說什麼,我當然不是惡魔了,只不過,在你面前的話,我的確是惡魔,你做好……去死的準備了嗎?」

許林淡淡一笑,雙眼中透露出了生寒的目光,充斥著冷漠的語氣,宛若地府判官,要裁決苗霸虎的生死。

苗霸虎聽到這話,臉龐上的神色驟然一變。而後便是怒聲吼道:「你們還藏著做什麼?還不快點出來?難道你們真的想要眼睜睜看著外人來毀掉我們巫族不成?」

苗霸虎的聲音回蕩在四周,山林之間,有著一陣陣狂風吹動,只不過似乎並沒有人回應他,唯有那陣陣枯寂之音。

這讓苗霸虎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起來。

山林之間,藏著不少巫族其它祖脈的高手,許林自然是能夠清楚的感應到的,而且不下十位。只不過他們似乎分成了兩個流派,正在互相對峙,且因為自身爆發出來的實力,著實震驚到了他們,因此他們根本就不敢現身,生怕也會被波及到。

對於這樣的牆頭草行為,許林自然是不屑的,只不過他爆發出來的這一股惡魔之力,也的確是越少爆發越好,畢竟這樣爆發下去,那蠱惑之音肯定會越來越強烈,這樣的話,也會逐漸侵蝕他的神智,在戰鬥之中,他可沒有辦法那麼的專心去壓制。

。「師父,你……」

一旁的吳鋒見木關來居然放低身段,主動要去給蕭越打下手,頓時愣了一下。

這還是那個高傲的師父嗎?不會是假酒喝多了吧。

「混小子,你什麼你,為師早就教導過你,做人要謙虛低調,煉丹之道永無止境,你個混小子卻一直當成耳旁風,還不快給蕭前輩道歉。」

看着傻乎乎的吳鋒,木關來那個氣啊。

這混蛋雖然平日傲氣了點,不過煉丹天賦確實不錯。

否則他也不會收其為徒,何況煉丹師又有誰是不傲氣的,原本這都不是缺點。

不……

《全球備武》第355章花魁綰綰。而到了欠的韓凌天和洛塵兩人彼此相視一笑,原來一切竟如此簡單。

突然之間他們就想通了,以後該怎麼做,朝著姜晨所在的方向行了跪拜之禮。

「多謝師父今日教育之之前是我們太過狹隘,以至於忽略了曾經的細節是我們不對。」

「若是我們能……

《我的師尊超級無敵》第三百九十六章師傅不公平? 第926章小沫的戰鬥力

花琉璃看着那道黑氣,頭頂突然竄出一根釘子,那釘子看到黑氣,興奮道:「我去,好吃的。」

說完朝着其中一名邪修衝去,那邪修的速度很快,但銷魂釘的速度更快。

男人還沒來得及閃躲,就被銷魂釘刺穿腦袋,將他體內的邪氣以及魂魄一吸而盡。

「味道不錯……」

其他邪修看到后不聽後退,警惕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花琉璃把玩著自,不要太感謝我喲。」

說完招招手,小沫出現在眾人面前。

邪修看到小沫后,雙眼閃閃發亮,道:「邪魔~竟然是邪魔,只要吞噬了邪魔咱們就成為屈指可數的邪修了。」

花琉璃嘲諷的看着那些不自量力的邪修,淡淡道:「誰吞噬誰還不一定呢,不用太早下結論。」

說完靜靜靠在司徒錦跟前,不為所動。

小沫看着幾個邪修,操著乾癟的聲音,道:「不自量力。」

說完就朝着對方衝去。

原本跟人類差不多身高的小沫,每跑一步身高就竄高一米,渾身散發的黑氣也濃郁的讓人心驚。

幾個邪修見了一個個又貪婪又驚懼的看着眼前這個龐然大物,手中的魂帆不挺搖晃着,裏面的冤魂一個個從魂帆里衝出來,那些冤魂每一個都長著一口獠牙,它們爭先恐後的趴在小沫身上,有些甚至盯上了在場幾個人。

只是,那些冤魂還未進幾人的身就被銷魂釘吞噬了。

「這些冤魂吃起來味道嘎嘣脆。」

花琉璃聞言沒說話,全將心思放在小沫與幾位邪修的戰鬥上。

小沫沒有什麼功法,只是一心將趴在身上的冤魂吞噬,然後張嘴去吸邪修身上的邪氣,被他鎖定的邪修全都被吸成了人干,就連魂魄都沒能逃脫。

剩餘的兩個邪修見狀,轉身想要逃離。

結果小沫的胳膊無限延長,抓着兩個邪修的后衣領,一張嘴直接咧到後腦勺,隨後將兩個邪修一整個吞下去。

花琉璃看之咂舌,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攻擊都是紙老虎。

小沫皮糙肉厚,吸力極強,邪修遇到它,只有被吞噬的份兒。

小沫將兩個邪修的儲物戒以及衣物吐出來后,道:「我要突破了。」

花琉璃點點頭,揮手間將小沫以及邪修的衣物儲物戒一同收進空間。

「仙子,求仙子收我為徒。」

男孩兒突然跪在花琉璃面前堅定的說道。

收徒弟?

花琉璃捏著下巴,道:「你到是跟我說說,為何要拜我為師?」

男孩兒睜著一雙大眼,道:「因為你是我見過最厲害的人,我娘身上的傷是被那些黑衣人打的,我想保護我的家人。」

看着一臉天真的孩童,花琉璃笑道:「收徒就免了,不過倒是可以做我的跟班。至於你爹娘,你都是我的人了,他們的安全自然我也會負責。」

自己在關鍵時候給這小子送溫暖,等他長大成人名利雙收的時候,會對自己感恩戴德吧?如果遇到寶貝應該會分自己一半吧?

「謝謝仙子。」

花琉璃擺擺手,看了男人一眼,道:「你們這地方顯然已經不安全了,不如就隨我一同離開。」

「是。」

男人沒多做停留,將稻草堆上的女人抱在懷裏。

桑期頤將人飛舟祭出,所有人跳上去之後朝着鎮上飛去……

。 「打得很棒了,可惜就是timing太差了點。」nafany拍了拍手,鼓勵著隊友,讓他們不要有太大的壓力,畢竟現在他們拿到了賽點,對方的壓力肯定是要更大一點。

「如果我能放下那個雷包就好了,太可惜了。」電子哥說道。

「沒事,兄弟們我有個想法。」nafany笑道。

他不是為了安慰隊友,而是他真的想出來了一個戰術。

「我們之前好像三個回合都是往a打的吧。」nafnay像是詢問,又是在確認。

蘇醒點了點頭:「沒錯,我們之前大部分都是往a打的,b點嘗試了幾次,都是被對方道具拖死了。」

「難道這一回合你想要打b?」電子哥咬了咬手指尖的死皮。

「可是b點對方的道具怎麼處理?沒有辦法限制的話,我們對槍全是劣勢。」

nafany將他的想法說了出來:「我們第一波不進去,繼續在a區做着地圖控制,就給最基礎的道具,所有人都回到內場二樓上方,第二時間再給上a區的道具,這樣就算不能讓對方回a,也能將他們的注意力勾走。」

「s1mple和電子哥兩人再利用大狙去打b點的allu,我有觀察過,如果對方b點站兩個人的話,那麼allu一定會在,而且大概率回在匪中或者三道上。」說道這裏,nafany轉頭對着s1mple說道:「sasha,你得把握機會,如果這一槍打中了,那麼b區對方的防線都崩潰了,我們這一回合就拿下了,這一局也拿下了。」

「如果我們贏下了,也不要再去找人,就簡簡單單架槍,遊戲就結束了。」

「然後,我們就去看看小電子妹長什麼樣子。」

「哈哈哈!」

….

蘇醒和火男依舊是來到了綠通,還是一波常規的操作,一顆火加上一顆閃光。

但與之不同的是蘇醒甚至嘗試了一個提前槍打常規位,可惜這一回合對方並沒有在這裏直架。

見沒有拿到收穫,蘇醒帶着火男就往回走去。

兩人回到匪口,蘇醒給上了一顆六道閃光,讓對方以為他們要第二時間反清匪口近點。

突然,蘇醒卻聽到了匪口內的槍聲。

「ence有人已經進入匪口了,s1mple你下來看看能不能穿死他,順便給對面造一點動靜。」

s1mple本來就在匪二樓浴室獃著,聽到蘇醒的建議也是立馬回到匪口。

大狙對着匪口的牆壁就進行穿射。

本來已經控制了匪口的aerial看見右側牆壁傳來的子彈,趕緊溜之大吉。

不然可能下一秒被子彈穿過的就是讓自己了。

「navi現在是一個2人匪口,三人紅樓梯的站位,感覺他們應該是不想打b,可是雷包丟給了電子哥,讓電子哥背着雷包去清低坡,navi這麼勇的嗎?」

「低坡的煙霧就快要散去了,ence站的是一個32防守,b區裏面有兩個人,allu在匪中鏈接,低坡煙霧熄滅之後,給上了一顆火,拖延一下時間。」

「navi給上了一顆鏈接煙霧和一顆狙擊位的煙霧,這是想要假打嗎?可ence的站位並沒有變動。」

「電子哥突然就踩着火的最後時間進入了包點,s1mple抓住機會一槍就將匪中的allu打死了,這一槍好快!」

「allu來不及做出任何的反應!」

吉祥點頭,誠懇地回答道:「唐老師,我新劇暫定開機時間是下個月底,現在全劇都在招演員,都有機會。
在那些點頭,神情很嚴肅,「非常不錯。」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