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用刀子朝葉飄捅了過去。

這邊的葉飄早就開啟了雙抗免疫,此刻的他基本上就處在了無敵的狀態中。

那些鎚子、榔頭和鏟子往他身上落的時候,他直接就用手往旁邊輕輕地一撥,就把那群人往一邊推了開去。

「嗯?」

葉飄突然感覺到有一把刀子頂在了他腰間。葉飄把目光一轉,就看到一個個子不高,渾身精壯,眼神中露著凶光的男子將手上的刀用力的往他的身上扎了下去。

只不過,他的行為註定是徒勞。

葉飄現在正處於物理和魔法的雙重免疫時間中,那人的刀子根本捅不進來。

那人只覺得自己手上的刀子彷彿扎在了一塊鋼板之上。

「這….」那人的眼睛立刻瞪得老大,一臉不可思議地看着葉飄。

葉飄這裏朝着他冷笑了一聲,直接一拳就打在他的臉上,頓時就把他打得眼冒金星一時間找不到北在哪裏。

葉飄將圍在自己身旁的人都給打退,然後就抬起那被銬在地上的吳鬆開始狂奔起來。

「抓住他!抓住他!」

那群人看到葉飄跑就罷了,還要帶着吳松跑,一時間就在後面追了起來。

不過,他們哪裏跑得過葉飄。

就算是葉飄帶着一個人,他們也跑不過。

很快,葉飄就抬着吳松從這個城中村複雜的巷子中跑了出來了。

跑到村子口之後,他看到葉初晨正站在那裏,旁邊停著一輛年代久遠的小奧拓,很明顯是在等待葉飄的樣子。

「快點,這裏!這裏!」

葉初晨朝着葉飄招了招手,葉飄看到之後立馬就跑了過去。

葉初晨將小汽車的後備箱打開,對着葉飄說道:「快,把人放到後備箱裏面。」

於是葉飄照着葉初晨的話,把那吳松扔到了後備箱中。

正打算關閉後備箱,葉飄突然來了句:「等下!」

「怎麼了?」

葉初晨有些疑惑,然後就看到葉飄一拳打在了那吳松的脖子上面。原本還有些清醒的的吳松,被這一拳打得兩眼發黑,頓時就昏死了過去。

「好了,這樣就不怕他整出什麼么蛾子了。」葉飄拍了拍手說道。

葉初晨有些無語地看了葉飄一眼,心想這小子還挺狠,這個吳松可別被一拳打死了。

把吳松安置在後備箱之後,兩人就往車上坐了。

原本葉初晨是打算來開車的,但是葉飄看了看那邊的城中村中,他發現有不少人已經追了出來。而且他還看到有人騎着摩托車追了出來。

要知道在小路上,摩托車可比汽車要敏捷多了。

「讓我來開吧,你把目的地告訴我。」葉飄站在駕駛室旁邊對葉初晨說道。

「你?好吧…」葉初晨看着那邊發動起來的幾輛摩托車覺得葉飄是個信得過的人,便也沒有多說什麼,自覺地把駕駛座給讓了出來。

這邊葉飄剛剛坐到駕駛座之上,那邊的摩托車已經轟地一聲踩下了油門開始朝着葉飄這邊追了過來。

一共三輛摩托車,摩托車上各坐着兩個人,坐在後面的人手上還握著一根鐵棍,一副來勢洶洶的樣子。

那邊的摩托車衝過來之後,葉飄這裏也直接發動了汽車,葉飄踩下油門,兩箱小奧拓嗖地一聲就像一隻撲棱的小雞一般飛了出去。

「去宏圖特種材料廠!你往城西開,先開到城西的東西大道,然後你就能看到一塊指路牌了,跟着指路牌走就行了。」

葉初晨此刻已經看到那邊的摩托車都快要追上來了。

「都什麼年代了,竟然還有人開奧拓。」

葉飄透過後視鏡看到後面貼上來的摩托車不禁咂了咂舌,奧拓的起步速度實在是太慢了,饒是他擁有着世界頂尖的駕駛技術,但也不能提高車子的起步速度。

雖然起步速度葉飄用駕駛技巧是改變不了的,但是此刻看到接近而來的三輛摩托車,葉飄方向盤一打,就來了一個高難度的甩尾,奧拓一個鯉魚擺尾似的動作,就把剛剛要開到他側身的幾輛摩托車給撞到了旁邊。

那幾輛摩托車怕被撞翻車,立馬就減慢了速度,躲過了葉飄的奧拓擺尾。

這麼一會兒的喘息功夫葉飄的奧拓終於把速度給提了上來,開始慢慢地和後面的的幾輛摩托車拉開了距離。

「咦?」

葉飄突然發現了一個問題,「大姐,你這裏奧拓的車鑰匙呢?怎麼要是沒有插在鑰匙孔上?」

「廢話,這輛車是姐姐我在村子旁邊偷的,有鑰匙就見鬼了!」沒想到葉初晨來了這麼一句。

「我靠,大姐,你到底是幹什麼的,又有槍又會偷車?你什麼來路?」

葉飄一時間就瞪大了眼睛。

「我什麼來路,我還沒問你,你什麼來路呢?你怎麼知道那吳松身上的弱點的,這個問題可是困擾我們組織很久的問題。」

葉初晨似笑非笑地看着葉飄。

「別問,問就不知道,我天生慧眼,一眼就能夠看出來,可以不?」葉飄才不會告訴葉初晨這是什麼原因呢。

「天生慧眼?難道真的有這種人?」

葉飄沒想到自己信口胡謅的一句話,葉初晨還真的信了,一時間就有些無語。

不過他也懶得再解釋,愛咋想咋想吧。

正說話間,葉飄已經開出了城中村的範圍,開始往開闊的馬路上開了。

到了平坦的路段,小奧拓總算可以放開了手腳開了。

一時間葉飄就將奧拓的油門踩到了底,這不知道是哪個年份的奧拓,排氣管中發出如同打雷般的噪音,車前蓋下的引擎像是要爆缸了一般,動次動次的似乎要把引擎蓋都掀翻的樣子。

有點嚇人啊,葉飄這個時候開始懷念起自己的寶馬i8了,要是現在開着的是寶馬i8估計葉飄一腳油門下去,後面的幾輛摩托車連他的尾燈都看不到了。

而一旁的葉初晨比葉飄更加的緊張,「喂,大哥,你慢點,奧拓都被你開到160馬了,萬一撞車的話,我估計我們都要交待在這裏!」

葉初晨看到整輛車都要散架的樣子,一時間就有些後悔剛葉飄來開車了。

這不要到時候沒等後面的人追上他們,自己先車毀人亡了。

說話間,葉飄開着小奧拓在城市道路上飆到了200馬的速度。 「真的是星辰永夜?」姚曦看著冰雪世界中的景象,聽著那些姬家人的交談,明亮的眼眸中有微波蕩漾。

關於星辰永夜這個異象,在大勢力中一直都存在著爭執,因為沒誰親眼見過這個異象,沒誰能很肯定地說它確實存在。

「傳說在東荒大地上,有一個隱世的秘境,遙遠前曾有先賢推測,那裡疑似就有星辰永夜的修鍊方法,難道那個人……」

「不可能,那個隱世的秘境無根無垠,多少上古聖賢窮極一生也沒能尋到,更有傳說萬年前的那位妖帝也曾動過心思,可最終依舊無果,他何德何能。」

「那你說這是怎麼回事,那個異象和古籍中對星辰永夜的描述近乎一致,在這個世上除了那裡還能有什麼地方能學得修鍊方法?」

「這……」

不少姬家的人一直在交談,在討論,針對靈見所施展而出的手段進行各種猜測。

「轟隆隆!」

與此同時,在姬家人交談與討論的時候,身在冰雪世界中的姬海月已經率先動起了手。

可以看到,白茫茫的霧氣像是汪洋一般席捲,聲勢浩大若海嘯,像是能冰封世間萬物,能讓一切有形之質中存在的水分凝結。

眨眼間而已,靈見就被無盡白霧籠罩,並在一剎那間被冰封,好似被囚禁在冰棱里的雕塑一般,沒了動靜。

「這……結束了?」

「不會吧,能開闢出那種異象的人,即便退一萬步說那並不是星辰永夜,只是具有其形,也不至於落敗的如此迅速吧?」

見到這一幕,眾多的姬家人都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臉上寫滿了問號。

「嗯?」對此,姬海月也很意外,他沒想到靈見只是一隻紙老虎。

但是很快,就在他探出大手,向著冰雕拍去的時候,他猛然變色,並在同一時間極速倒退。

下一刻,在他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只見那冰棱就像是被什麼燃著了一樣,若冰雪見到了陽光,紛紛化開。

「你的洞察力倒是敏銳。」靈見化冰而出,在霧氣蒸騰間看著姬海月說道。

「你是故意被冰封,好等我放鬆警惕?」姬海月盯著靈見,這一刻他覺得眼前的人並非如表面顯露出來的那麼簡單與單純。

「你想多了,我只是想體驗一下你的異象有何神異之處。」靈見搖頭,「可惜讓我失望了,你的冰冷遠不及宇宙的冰冷,也遠不及海上升明月的月華的冰冷。」

「說什麼大話,不過是仰仗火域的火焰罷了。」姬海月聞言,對此不置可否。

因為在靈見化冰而出的時候,他通過對冰雪世界的掌控感受到了特別的波動。

那是火域第一層火焰的神異波動!

「是嗎,難道姬皓月沒跟你說過,我曾手舉過他的異象?」靈見看了姬海月一眼,語氣很是平淡地問道。

「我和他可不一樣。」姬海月神色平靜,沒有過度的情緒波動,「多說無益,手底下見真章!」

下一刻,他催動大旗,將周圍的冰雪凝聚,化為了一座冰山,投擲向靈見。

「轟!」

見此,靈見沒有過多的動作,只是輕抬起了手臂,化掌為拳,對上了那座冰山。

剎那間,似是兩座大岳碰撞在一起,震得虛空不斷轟鳴。

「咔嚓!」

緊接著無數碎裂聲共鳴成了一道,在姬海月還沒反應過來之間,便將那座冰山在靈見那給人以極度壓迫感的拳印下,若銀瓶乍破一般碎裂在空中。

「什麼!?」姬海月變色,瞳孔急驟收縮。

這是什麼怪力與體質?

自家人清楚自家事,他利用異象而凝聚的那座冰山,可不是單純的冰山,其中蘊含的神力和異象的力量縱然是名宿都不敢以肉身相抗。

可是眼下,靈見卻用單純的肉身力量將其擊潰,這簡直和天方夜譚一樣。

那還是拳頭嗎?

簡直比神兵寶刃還神兵寶刃!

「還有其他的招式嗎?」靈見在擊潰冰山後,並沒有再度出手,而是靜靜地立在了原地,很是隨意地問道。

「你!」在這一刻,姬海月再傻也知道自己這是踢到了鐵板,神色大變。

他從來沒想過在這個年紀,在道宮秘境中,會有這樣的一個人,可以無視擁有異象的第三秘境的修士的攻伐。

甚至,他能明眼地看出來靈見並沒有花費多大的力氣,從頭到尾除了施展出近乎星辰永夜的異象外,就沒有動用過其他的玄法妙術。

這是什麼妖孽?

要知道以往都只有他貓戲老鼠的份,可而今一切都反了過來。

「嘩啦啦!」

不過想歸想,在認清了靈見的強大后,姬海月再也沒有保留。

下一刻,只見在他的身前,那桿大旗冷光一閃,隨後在剎那間有磅礴的巨力自上而下覆壓,將風雪都定在了當場。

同一時間,在這一刻,時間似乎被凝固了,白雪停滯,霧靄止步,天地間唯有那一桿大旗在招展。

「轟!」

在莫名間,大地一下子就崩碎了,承受不住那種磅礴的巨力,無數裂縫蔓延。

「轟!」、「轟!」、「轟!」……

大旗獵獵,抖動個不停,而它每一次地抖動,都會讓大地崩碎,都會讓靜立在地上的靈見深入大地裂縫下。

「他到底是什麼人!?」

冰雪世界外,即便站在足夠遠的地方,眾多的姬家人依舊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壓力,就像是頭頂與胸膛上被壓著一座座雪山一般,說不出的壓抑。

可怕的窒息感!

而這種莫大的壓力,雖然沒有針對他們,也將他們鎮住了,讓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承受,當場就癱軟了在地上。

這一刻,他們凜然,修鍊出了異象的第三境界秘境的天才果然可怕,一境界一天地,仿若仙凡的差距。

可是,就是這樣的「仙凡」之別,似乎並不適用於那個男人。

因為,可以看到,在面對那樣磅礴的巨力地鎮壓下,他依舊負手而立,衣著飄飄,任姬海月如何攻伐都不曾動搖身軀。

「這……歷史上出現過相似的人嗎,立身在第二秘境,卻能憑藉肉身和立身在第三秘境的修士施展出的異象相抗,古之聖賢也不過如此吧?」

在姬家人看來,靈見不過二十幾歲的年齡,修道歲月算不上長遠。

可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明明立身在第二秘境當中,卻能跟姬海月分庭抗禮,這簡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算上這兩具屍體,已有八十多個暗影衛死在他的手中,而整個大楚皇城外圍潛伏的暗影衛也是被他全部解決,如今只剩下楚溫父子所在的皇宮尚有暗影衛活動的跡象。
「不用我們就是不願將人放在眼裏!」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