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亂葬谷了解越多,艾倫反而覺得蔻兒仍舊生還可能性不小,傳奇以上強者如果失去了飛行能力之後,想要擺脫追殺,也未必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如當初在迷霧森林地底迷宮中,艾倫曾利用迷宮的環境,在傳奇豺狼人的追殺下,足足拖延了好幾日的時間,一直到他遇到橡木教廷的諾丁團長一行,最後僥倖活了下來。

換做是自己當時處於蔻兒的境地,恐怕也會做這樣的逃亡安排吧!!

果不其然,當艾倫飛速平治南下亂葬谷后,剛剛進入到亂葬谷的入口時,一直被他保存的魔力道標頓時間便有了反應。隨着道標上幾枚鴿子蛋大小的紅寶石被激活,傳輸寶石中儲存的能量並閃爍淡紅色光芒,道標如同箭矢的指針,筆直地指向左前方的方位。

山谷上方的負能量風暴,果然如艾倫搜集到的情報那樣,不斷侵蝕著身處其中生物的生命力、能量,同時被劇烈罡風所刮擦出來的空間裂紋時隱時現,稍不注意便能讓一個人悄無聲息地身首兩段,哪怕是傳奇強者的敏銳精神力,也很難發現它的存在。

試探了一下頭頂的負能量風暴,感覺危險較大,且消耗的怒氣太多,如果隨後發生戰鬥的話,恐怕會有意外,艾倫最終還是決定從山谷內步行。

進入山谷時,滿地的屍骸白骨,讓人悚目,艾倫也不由幻想着當年那場大戰的血腥與慘烈。想想自己這將近百年的時光,經歷過最大的一場戰事,也不過就是人馬草原上與人類聯軍的那一場曠日持久的十幾萬軍隊的廝殺。

十幾萬規模的戰爭,光是鋪開來的戰場便有數十里的寬廣,從天俯瞰時那一隊隊如同螞蟻般的軍隊糾纏在一起,那股血火氣息便已經讓艾倫感到極其震撼了,更別說傳說中這亂葬谷那場涉及數百萬大軍的戰爭了。

咔嚓嚓!!

啪!!!

一具具骷髏,還沒有來得及爬出地面,就被艾倫揮舞著斬骨者,劈砍成一地的骨渣。第一次遇到成群的亡靈生物,說起來艾倫也大開了眼界,最後他發現除非怒氣包裹着斬骨者,將附着在骸骨上的負能量元素給湮滅,否則還真的很難消滅這些傢伙。

而怒氣包裹斬骨者形成能量火焰,消耗可不小,即便以艾倫如今傳奇高階的豐厚怒氣儲備,也是不小的負擔。

隨後,艾倫乾脆將斬骨者橫握,利用斬骨者寬大的劍身,一個猛拍下去,十幾米方圓的骨骸,便全都被碾為了骨粉,再難形成完整的骷髏對艾倫進行騷擾。

山谷中的環境很複雜,到處都是岔路口,雖然有道標進行方位的指示,然而每每幾次在岔口轉向之後,艾倫總會發現自己不是陷入到一處死谷,就是最後反向而行,讓他好是難熬。

越往前行,裏面的亡靈生物也越發強大,不過對艾倫來說也就是相對麻煩了一點而已,反倒是沿途偶爾出現的幽靈菇、哭死草等珍貴魔葯植材,讓艾倫的次元袋裏進賬了不少。

直到半個多月後,艾倫終於遇到了一頭堪比傳奇的亡靈生物–一頭保存着完整骨骼、頭骨瞳孔位置處迸射出幽蘭色火焰之光的骨龍。

當艾倫剛剛從一處山谷轉角處冒出頭來,那頭頭上還有着鋒利犄角的骨龍,抬起它灰白色的頭骨,遠遠與艾倫互相對視一眼,便向艾倫迎頭沖了過來。

艾倫雖然有些意外,不過即便面對這頭危險的未知對手,他也沒有任何的猶豫,斬骨者劍身上火焰之光轟然升起,他也直接展開了戰鬥的姿態。

。 翌日。

陳桑一大早吃了飯就出門往縣上趕,好在她是文職不像工廠工人必須要在早上七點半到廠里上班。

她只要八點半到就行了,而且她還特意跟廠長說了要回家裡一趟,周一可能會耽誤點時間。

反正廠長是同意了的。

到村口的時候蕭平君就站在那等著她。

「你怎麼來了,今天不用下地幹活嗎?」陳桑還沒走近就已經先問了。

「送你,不然一分開就是好久都見不到了。」蕭平君拽著陳桑一塊走,接過她背上的包自己背著。

越是到要分別的時候兩人之間的話反而變少了,直到將陳桑送到廠門口,兩人說的話也沒超過十句。

陳桑揪著背包帶子,扁了嘴巴,「那我進去咯?」

她很不捨得就這麼分開,即便知道以後會再見面。

蕭平君伸手將她臉邊飛舞的碎發別到耳朵後面,呼了口氣道,「好了,進去吧。要是走之前有時間我會過來看你的。」

「真的?」陳桑那雙大眼睛一下子就亮了幾分。

蕭平君嗯了一聲,這時候進出廠區的工人比較多,好些人在他們身上來回探視,他也不好做出什麼逾越的舉動來。

直到看到那丫頭三步一頭地進去,直到消失不見了蕭平君才離開。

他沒有馬上回去,而是去了電報局,給家裡發了一份電報,當時的電報是一個字收五毛錢,算起來可比華亭那邊貴多了,但是縣裡面就只有這一家可以發電報。

電話在華亭那邊比較盛行,幾乎有點小錢的人家都會安裝上一部,但這裡不同即便是有錢人也沒有裝上,有的也只有政府機關部門。

蕭平君沒有什麼要說的,只發了「將回勿念」四個字,統共才兩塊錢。

打字員以為發到華亭至少得好幾十字呢,去到那邊的一般都是發展的還不錯的人,肯定是不差這幾塊錢,結果就四個字。

隨後他去找了梁國偉,如果不是因為自己要走,擔心陳桑這裡受人欺負需要人照拂,或許他是這輩子都不打算找這個人的。

小孫看到蕭平君,手裡正好提著早上在市場買的菜,問道:「你找哪個?」

上次梁國偉和蕭平君在食品廠見面的時候,小孫並不在身邊,所以對蕭平君完全不認識。

「我找梁國偉。」

一聽到有人這麼沒禮貌的直呼他家書記的名字,小孫嘿了一聲,「你這人怎麼那麼沒有禮貌,我們梁書記的名字是你能隨便叫的嗎?」

他看不慣蕭平君一臉的淡然,伸手就要趕人,「走走走,哪來的回哪去。」

蕭平君冷冷看了眼掛著黨政辦公室科室牌的門,「我說了找梁國偉,見不到人我不會走的。」

「嘿,你這人怎麼油鹽不進呢,是不是非要我叫衛兵抓你才高興啊?」小孫試圖威脅走這個人,梁書記老師教育他不要總是去麻煩衛兵,別人會覺得他是拿著雞毛當令箭。

小孫這次是記住了書記給的教訓,說道:「你還是快走吧,不然鬧到檯面上來不好收拾,年輕人愛面子你也不想自己難看吧?」

蕭平君瞥了看這個十來歲的毛頭小子,「……」

這時候巡邏的衛兵恰好到大門口,看見小孫和一個陌生男子只是看了眼並沒有上前問話。

畢竟小孫已經是整個辦公樓的紅人,誰不知道這個新調來的書記寶貝這個小子寶貝得緊。

「你去傳話吧,就說蕭平君找他有事。」

小孫嗤了一聲,「你以為你是哪個,報個名字我們書記就要見你了?你咋的這麼天真呢。」

蕭平君看著小孫,「你信不信我一封舉報信,讓你家書記拉去調查?」

「身正不怕影子歪,我們書記經得起調查。」小孫仰著脖子,一副得意洋洋。

「那倒是,就怕拉進局子里后別人不會這麼想。」蕭平君的威脅起了作用,小孫看著他氣得牙痒痒。

他再怎麼不懂事也不能給書記惹麻煩。

何況他們才調來這邊沒幾個月,要真是傳出去這樣的事,就算是清白的也會被人糊身屎。

「等著。」小孫提著菜咬牙說道。

梁國偉看到蕭平君的時候並沒有表現出多大的驚訝,只是叫人到辦公室以後,平淡問道:「怎麼會突然過來?」

蕭平君也不拐彎抹角,直接開門見山,「我過兩天可能要回華亭。」

梁國偉當然知道這次回城的知青名單,論蕭平君的家世地位完全沒有必要下鄉,但他們蕭家的事和他沒有半點關係,他自己也沒有必要多做關心。

「所以呢?你總不至於會特意來跟我報備一聲。」梁國偉神情戲謔,並不完全是針對蕭平君。

蕭平君:「桑桑在縣城裡,她一個人我會擔心遇到什麼事,如果……」

蕭平君的話還沒有說完,梁國偉就笑著打斷了,「如果我不打算幫你呢,你能怎麼辦?」

蕭平君抿唇一下,一言不發地看著梁國偉。

「打算威脅我?」梁國偉坐在辦公椅上,身子前傾伸手取了辦公桌上剛泡好的茶杯。

土色的茶杯並不是什麼稀罕物,但做工細緻,杯麵上印著閃閃紅星。

他吹了口熱氣,酌了口茶水。

見蕭平君一言不發,梁國偉反而笑了,「大侄子,你怎麼還是跟小時候一樣惹人討厭,但我不願意與你計較什麼,別以為聽到這裡我就會鬆口,當初我是怎麼求著你們家裡人的你應該沒有忘吧?」

回憶起往事梁國偉已經沒有年輕時候的怒氣,看起來像是看淡了,實際上仇恨這樣的東西不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被遺忘,反而是越發偏執地刻進骨子裡。

他那時候剛進部門裡參加工作,因為沒有後台背景,只能做一些給人端茶遞水打掃衛生的活計,正兒八經地事情是一件也沒碰著。

後來有個見不慣他的二代,自己工作上出了問題被上面問責的時候二代把責任全推給了他,部門裡的領導也生怕得罪了二代也就默認了他這個替罪羊。

梁國偉因為這事去求了還沒退休的舅舅也就是蕭平君的爺爺,那時候蕭志強還在中央並不在華亭,他是打的電話去他工作單位,不僅沒有得到安慰,反而是被罵得狗血淋頭。

。 徐州城內。

突如其來的大軍讓蒙燁重新看到希望,回身闊步向衛青走去,雄渾有力的詢問聲響起。

「敢問閣下是何人?」

「楚帝麾下將領,衛青!」

「奉陛下之命,用爾等一起鎮守徐州城!」

衛青言簡意賅,響亮的聲音響起,手握一柄長刀,尖銳的目光注視著鐵木真。

「果然是楚帝麾下戰將,裝神弄鬼,喬裝城我軍的樣子,就憑三萬大軍和五千殘部,想要試圖阻止朕二十萬大軍?」

鐵木真輕蔑的冷笑,在他眼中衛青帶來的三萬大軍,很快也會成為蒙古鐵騎戰刀下亡魂。

「兩位將軍帶領麾下士兵退後,末將帶領麾下大軍,這就將敵兵趕出徐州城。」

衛青聲如洪鐘,鏗鏘有力,蒙燁,單黎示意殘部向長街兩側推開,只見衛青帶領大軍向鐵木真衝殺過去。

「真是可笑,三萬士兵想要撼動朕二十萬勇士!」

「痴心妄想!」

「選擇撞擊刀刃,想死誰也攔不住!」

「四獒,四傑,四義子聽令,帶領麾下勇士將他們全部屠戮,入夜前大軍必須離開徐州城。」

鐵木真一聲令下,十六名戰將縱馬迎上襲殺而來的衛青,汴鋒更是拈弓搭箭,飛矢向為首的衛青射殺過去。

「咻!」

一支穿雲箭,碎空襲來,衛青壓低身形,眸子里寒光掠過,抬手長刀將飛來箭矢斬落,一分為二。

汴鋒神箭無敵,從來都是箭無虛發,百分百中,汴鋒本想一箭將衛青射殺,結束這場激戰,卻沒想到被衛青一刀將箭矢斬落。箭神之名蒙羞,讓他震怒不已,揮動韁繩縱馬向衛青沖了過去。

窩闊台,者勒蔑,速不台,汴鋒四人驍勇兇狠,手中長戟同時向衛青穿刺過去。

槍鋒凌厲,長戟弒殺,衛青古井無波,手腕微轉,長刀高舉而起,刀柄將四柄碎空落下兵戈阻擋。

「爹,此將神勇可以一敵四,他麾下大軍亦是猛如惡狼,孩兒這就去助他一臂之力,將蒙古敵兵趕出汝州城。」

蒙坤銀光寒槍負於背後,疾步踏出,嘶風向前衝殺出去。

衛青麾下蒙古鐵騎強於鐵木真麾下大軍,不知數倍,在衛青和四獒交戰之際,他們已經揮刀殺入蒙古敵兵中。

驀然。

徐州城內激戰再次展開,鐵木真站立在戰車上觀戰,見衛青麾下士兵好似猛虎出閘,地獄惡魔,他們身上鐵血殺氣,竟比蒙古勇士還要強橫,一路前行狂殺,所向披靡。

此時。

楚帝嘶風縱馬,飛奔在荒野上,須臾,耳畔傳來系統聲音,得知衛青已經帶兵進入徐州城。

他心神一動,查看戰況,發現蒙古敵軍兵多將廣,非衛青一人可以將他們逼退,三萬蒙古鐵騎雖然神勇,可戰將不足,他們還是無法發揮出真實的實力。

「鐵木真,爾敢犯我楚地,朕讓你大軍走不出徐州城,你想玩,朕就陪你好好玩玩。」

「不但要讓你土地盡失,還要讓所有兵甲全部葬身在吾楚之地,你不是信奉長生天?」

「朕讓你知道,朕才是你們的長生天。」

楚帝心中暗想,心神一動,道:「小賤,馬上開啟猛將兌換,朕要在兌換兩名強將,前往徐州城和鐵木真周旋。」

「滴,系統開啟猛將兌換欄,請問宿主是選擇殺戮值還是聲望值進行兌換!」

「殺戮值兌換!」

「滴,恭喜宿主成功兌換女將楊妙真,戰力九十八,統帥九十,體力八十五,智力九十二。」

「滴,宿主兌換女將楊妙真消耗殺戮值五千點,當前剩餘一萬點,請問是否繼續兌換。」

「楊妙真?」

楚帝喃喃自語著,歷史女將他知道不少,可這楊妙真還是第一次聽到,旋即開始查看楊妙真信息。

楊妙真,金末武術家,益都人。紅襖軍首領楊安兒之妹,號「四娘子」。善騎射,所創梨花槍,號稱天下無敵手,中國歷史上武功最高的女猛將,蓋世無雙。

「巾幗不讓鬚眉,絲毫不遜色花木蘭和秦良玉!」

「小賤,使用聲望值繼續兌換!」

楊妙真雖然神勇,可一名女將加上衛青,不足以和鐵木真大軍周旋,他必須召喚一位霸道強悍的將領,可從氣勢上將蒙古敵兵震懾。

「滴,系統開啟聲望點兌換,恭喜宿主成功兌換猛將狄青。」

楚帝聽聞狄青之名,面露興奮之色,他知狄青乃是北宋名將,比南宋岳飛更勇猛,出身貧寒,自少入伍,面有刺字,善騎射,人稱「面涅將軍「。

他每戰披頭散髮,戴銅面具,衝鋒陷陣,猛如獅虎。宋神宗登基時,想重振國威,但又苦於沒有能征善戰之人,於是將狄青畫像掛在禁中,被譽為國之武魂。

「面涅將軍到來,加上衛青,楊妙真,抵擋蒙古鐵騎五日足以。」

旋即。

楚帝詢問小賤狄青和楊妙真何時抵達徐州城,得知他們二將以在徐州城外,他懸著的心落定。

墨龍嘶風而去,好似一道飛矢,一閃即逝,讓人無法捕捉到身形。

夕陽西落,倦鳥歸巢,萬丈霞光覆蓋天地,徐州城內大戰如火如荼。

那動作無比迅速。
帥出天際,國外大神創作同人,世界的動漫角色齊聚一堂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