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_icon_close_navigation

Menu

孤獨真的是寒冷的,有一種離世的寒冷,在這個初夏的時間,任寧寧穿着兩件衣服都不覺得熱。她倒在床上,想着今後自己孤獨的人生,恐懼與寒冷翻著巨浪向她襲來。垂淚,除了絕望地垂淚,任寧寧不知自己還能做什麼。

「為什麼要哭呢?剛從我這裏搶走了康豪,你應該得意呀!你哭什麼呢?」宿舍門被推開了,韓茜搖搖晃晃地走進來,一身酒氣。

踉蹌地,艱難地,韓茜扯下了自己的皮包,用力砸在任寧寧的身上:「你不應該哭!你應該笑!這麼能幹,搶了別人的男朋友,你幹嘛哭!你應該笑!得意地大笑」

叫嚷着,韓茜撲過來,抓起砸在任寧寧身上的皮包再次朝任寧寧身上打下:「你笑啊!你為什麼不笑啊!」韓茜一下一下用皮包抽打着任寧寧,嘴裏叫嚷着。

任寧寧雙手抱着自己的頭,沒有反抗,她依然在默默垂淚,韓茜的皮包一下下抽打在她身上,令她更感凄涼。明明自己是個沒人愛,也不可能再有人愛自己的註定孤獨無愛的人,卻被自己最好的朋友,自己的閨蜜視為奪愛的仇敵,為什麼自己的命運是這樣荒誕悲慘呢,任寧寧感到很痛,心很痛。

對感情的絕望又一個大浪打來,把她打趴在床上,無力反抗。任寧寧窩屈著自己的身體,在床上無聲地哭泣著,任由韓茜的皮包一下下抽打在自己的背上。她的腳窩屈在她的身體下,頂着她的胃,她想吐。

「我對你多麼好啊!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背叛我們的感情!你這個漢奸!」韓茜打得也累了,她抱住任寧寧,拿手扳過任寧寧的臉,對着,狠狠地說。

「我沒有背叛你!當時如果不是康豪來救我,我就完了!你知道我當時都經歷了什麼嗎!」任寧寧悲憤地反駁。

「不管你經歷了什麼!你都不可以搶我的男朋友!我們可是閨蜜,你可是我最好的閨蜜!」韓茜憤怒地回嚷。

「我沒有搶康豪!我只不過是沒有辦法不跟他在一起!如果我不跟他在一起,我根本就回不來!我當時身上連買火車票的錢都沒有!我一個人在火車站不知道怎麼辦!然後碰上了一個老流氓,他差點把我,你知道嗎!幸好康豪趕到救了我!又肯開車帶我回來!那時候我有多無助,你知道嗎!只有他肯!只有他肯幫助我!」任寧寧聲音不大,卻已說得聲斯力竭。

韓茜怔在那裏,停止了發瘋。

「對不起!我不知道事情這麼嚴重!你的情況這麼糟!」怔了一會兒,韓茜回過神來,將任寧寧摟入懷中,用力抱緊她說。

「你為什麼連一張火車票都不肯買給我,我們可是最好的閨蜜呀!」任寧寧抱住韓茜的肩膀,傷心地質問。

「我,我,我只是怕!怕我跟你走得太近,康豪就再也不屬於我了!」韓茜說着也傷心地哭起來。「對不起,我真得不是不想跟你繼續做閨蜜,只是我太在乎康豪了!」這樣說完,韓茜哭得更傷心了,比任寧寧還要傷心得多。

那一瞬間,任寧寧原諒了韓茜,作為同性,她覺得她可以理解韓茜對自己的無情,她以己度人的認為,每個女孩都會怕自己的男朋友移情別戀,何況康豪在感情上是那麼隨便的一個人。

「你放心,我跟康豪是沒可能的!」任寧寧安慰韓茜說。

「為什麼?他追你追的那麼緊!像他那個追法,沒有女孩能逃脫他的手掌心的!」韓茜並不相信。

「他今天可以追我,明天就可以追別人!他是個玩玩的人,可我不是,所以他不適合我,我是不會喜歡他的!我很了解他的感情邏輯,否則我也不會給他起綽號叫太隨便了!」任寧寧無奈地說。

「真的嗎?那,那你都回來了,為什麼還跟他在一起呢?」韓茜依然放不下心來。

「那是因為,因為,因為我還想他幫我還債,所以不得不接受他的糾纏!他硬纏着我,我也不好太硬的回絕他!否則我的信用卡債可怎麼還呢!」任寧寧隨口這樣說着。

其實任寧寧自己心裏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接受康豪的糾纏的,真的是因為卡債嗎,事實上跟康豪在一起的時間,任寧寧根本忘記了卡債這件事了,只是現在韓茜這樣問起,她只好抓過還債這件事來當擋箭牌。任寧寧覺得自己大概只是太害怕孤獨,所以才會連康豪這樣的無理糾纏也捨不得放開,甚至留戀吧。

「男生們為什麼都這樣?我的康豪,你的張玄哲,為什麼全都靠不住?為什麼?」韓茜難受地更加抱緊任寧寧說。「要是你是男的就好了,我們兩個在一起,再也不要那些壞男生!」

「其實這世界上也有好的男生的,比如我的爸爸,你的爸爸!只不過我們的眼光都不好,都喜歡上了不好的男生而已!」任寧寧也回抱緊韓茜說。「可惜我們都是女孩,所以不得不在茫茫人海中去找尋既愛我們又專一的好男孩!這是件很難很難的事吧!」

說到這兒,任寧寧感覺自己對韓茜充滿了同情,感覺彼此的境遇是那麼樣的相像,也感覺在這恐懼寒冷的人世間得回了一點兒溫暖安全的感情,女孩之間的友情。

那一夜,兩個女孩在一張宿舍的窄床上相擁而眠,任寧寧感覺到久違了的安全。

。 「seven,我可告訴你,我已經被你破相了,你再敢動我,我跟你沒完。」戰凌肆有些害怕,但又礙於面子,尤其是當着戰凌肆的兩個小崽子的面。

他吵吵嚷嚷的。

鹿喬兒有些煩了,一把拽過戰凌肆,一隻手摁著戰凌肆的肩膀,拿起藥箱裏的消毒棉,給戰凌肆擦拭著傷口。

戰凌肆的有些害怕的閉上眼睛,沒想到感覺到有人在給他處理傷口。

大寶和小寶在旁邊看着戰凌肆那麼害怕鹿喬兒的樣子,兩個人相視一眼之後笑了。

戰凌肆睜開眼,看着鹿喬兒正在給他處理傷口,旁邊兩個小鬼的笑聲,引起了戰凌肆的注意。

他直起身子,吭吭的兩聲,然後整理著自己的衣服,昂首挺胸的坐直身體,沒想到被大佬照顧的感覺就是好。

戰凌肆心裏想着,沒敢說出來,只怕他這句話沒出口,他就已經再次犧牲在了鹿喬兒的手下。

為了保住小命,戰凌肆還是乖乖的享受在這一刻。

以前被seven虐的時候,沒想到還能感受一番被大佬包紮傷口的幸福感。

戰凌肆正在美滋滋的坐着,遠處得到大寶和小寶失蹤消息的靳崤寒,匆忙的過來。

正好撞上了眼前的這一幕,鹿喬兒正在給戰凌肆認真的上藥,戰凌肆的臉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

靳崤寒的臉頓時陰冷下來,面色黑的難看。

他朝着他們走過來,戰凌肆一抬頭髮現是靳崤寒,嚇得差點摔倒,他打了個趔趄,從沙發上慌張的站起來。

「靳總,這不是你想的那樣啊,孩子!是我救了你兒子,你別亂來啊。」戰凌肆抬頭就撞上靳崤寒一雙陰沉,尖利的雙眸。

這個眼神,就是要把他活吞了一樣,眼神中沒有一絲感情,冰冷的如同寒窖。

靳崤寒沒有說話,轉頭看一了一眼鹿喬兒,她手上正拿着給戰凌肆包紮的紗布和酒精棉。

鹿喬兒的眼神里對着面前這個面色漆黑,好像是在生氣的面孔,她擺了擺手,哪裏有什麼不對嗎?

「爸爸,你也來了。」

「爸爸。」

大寶見到靳崤寒,臉上的笑容很是歡快。

沒想到因為一個意外,能同時見到爸爸和阿姨,同時他們還認識了一位叔叔,救他們命的叔叔。

靳崤寒卻不這麼想,他的妻兒居然跑到戰家,看起來還是很高興的樣子。

一點兒也不想是綁架了孩子,來救人的場面。

「爸爸,是叔叔救了我們。」

「爸爸,小寶說的沒錯,是叔叔救了我們。」

大寶和小寶見靳崤寒的臉色黑的嚇人,小寶拉着靳崤寒的小拇指,不停的搖擺。「爸爸,你怎麼了?看起來你不是很高興。」

「沒事,只要你們沒事就好。」

靳崤寒這才說話,摸著小寶和大寶的發頂。「你們去一邊玩,我有事需要和叔叔說。」

靳崤寒把兩個孩子支走,戰凌肆越發害怕,剛剛招惹了團隊大佬seven,剛有一點好轉,難道靳崤寒不會上來還找他算賬吧。

要是再惹了靳總爺,一定會被老爸趕出家門的。

戰凌肆千思熟慮的一番之後,覺得認個錯。

「今天的事,如果你說的是真的,我不會對你怎麼樣,但你如果有一句是假,我相信你們戰家,很快就會從這個行業,甚至是海城裏消失。」

「我真的救了你們家孩子,靳總,您說我有幾個膽子可以綁架您的孩子。」

靳崤寒沒有說話,給了戰凌肆一個眼神,起身牽着鹿喬兒的手,折回身子:「你要記住你自己的身份,鹿喬兒不是你可以隨便碰的人。」

。 宋九月一回頭,就對上一雙深不見底的黑眸子。

看著不遠處的慕斯爵,宋九月微微蹙眉。

這狗男人怎麼回事,怎麼到哪裡,都能遇見他。

「慕少,救命啊,救救我。這宋九月居然和高利貸勾結,陷害我,慕少您要給我做主啊!」

趴在地上的焦大鵬,也看到了慕斯爵的身影,連忙大吼起來。

反正他現在已經被宋九月害成這樣,自然是不願意宋九月好過的。

慕斯爵一向矜持高冷,聽聞最看不起高利貸那些下三濫的手段。要是知道自己的新婚妻子,居然和一個放高利貸的地痞流氓合作,肯定會生氣的。

慕斯爵並沒有接話,而是看向面前的宋九月。

「他說得都是真的?」

「對啊,真的。」

看到焦大鵬朝慕斯爵告狀,宋九月覺得有些可笑。

她什麼時候,需要看一個男人的臉色辦事。

何況她也知道慕斯爵這個人,似乎特別不屑喪彪那種灰色地帶的人。

正好大方承認,免得他對自己,有什麼誤會,還說什麼喜歡她的話。

「下次直接告訴我,不用你動手,我來。」

慕斯爵說完這話,徑直上前一步,拉住了宋九月的小手,就這樣在焦大鵬錯愕的目光中,并行著離開。

宋九月完全沒有反應過來,不是說慕斯爵最清高,最矜持?

為什麼她明明都承認和高利貸有聯繫,狗男人還牽著她?

一上車,宋九月就連忙把手,從慕斯爵的手裡抽了出來。

「剛才焦大鵬說的真的,我就是聯合了放高利貸的喪彪,故意陷害他,讓他差了兩億的高利貸。」

「不必跟我解釋,你對他做什麼,我都不介意。」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

宋九月眼角微抽,她並不是想要解釋,只是單純的希望慕斯討厭她而已。

畢竟最近狗男人看她的目光,沒有之前那麼寒冷,甚至有時候,宋九月都明顯感覺到,狗男人在維護她。

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愧疚?

宋九月微微皺眉,慕斯爵並不是心慈手軟的人,一開始進見面的時候,慕斯爵也知道她是等等的親媽,當時還警告她,千萬不要對他有非分之想。

到底是哪裡出了岔子,讓狗男人喜歡她?

宋九月覺得自己必須弄明白狗男人到底喜歡她哪一點,然後及時改正。

不然以後帶著等等離開,估計很會很麻煩。

慕斯爵看她不說話,以為自己說得有些過了。

他從來沒有談過戀愛,年少時,就知道自己將來是慕江集團繼承人,一心只想著把慕江發揚光大。

如今面對自己的妻子,哪怕孩子都有了兩個,他也覺得,他和宋九月之間,似乎隔著一道看不見的鴻溝。

是不是她也在怨,他沒有早點找到他們母女?

「以後若是再遇到這樣的事情,可以告訴我,我來出手。」

「不是,慕斯爵,你不生氣嗎?你不是最討厭,那些放高利貸的?」

宋九月不解地皺眉。

「我是不喜歡,不過我更不喜歡,你不開心。」

這話一出,宋九月的臉,肉眼可見的泛紅。 [恩賜:回歸]

萬元並沒有使用,因為他壓根就沒有受什麼傷,所以用不到。

而且這個恩賜其實也有弱點,那就是,如果你沒有完成任務就死掉的話,那這個恩賜就沒有任何作用。

所以,不能養成使用這個恩賜的習慣,不然就會依賴這個恩賜,遇到某些事的時候去以身試險,最後導致玩脫了死在那個世界了,就像[阿蕾莎之血]一樣。

萬元發現,即便是系統賜予的能力,也依舊要保持敬畏,

[完成五場演出]

[降下恩賜]

[萬世創傷]

效果:???降臨。

[掙脫]

效果:獻祭某些東西,以換取自由。(選擇後會立即使用)

[窺探真實]

效果:你的靈視效果得到增強,可以看見凡人甚至神明都無法看見的真實。(註:擁有靈視之人才能看到此恩賜,並且不會再次出現)

系統提示讓萬元選擇一個。

看著眼前的三個恩賜。

實際上卻只能在兩個中選。

[窺探真實]就不用想了,萬元不是那種朝聞道,夕死可以的科學家或者哲學家,雖然它的注視讓人覺得不選就會很虧,但放棄[阿蕾莎之血]萬元也覺得虧呢,所以該放棄的時候還是要放棄,他還想好好的活下去呢,所以不用想了。

而[掙脫],,這個恩賜該不會是只要過了五個世界都會出現的吧?

如果真的是那樣,那就說明曹小練大佬沒有選擇這個。

而謝某某選擇了這個並且回到了現實。

想到回到現實,萬元心中一動。

「上一任宿主被獻祭掉了什麼?」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黃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