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些點頭,神情很嚴肅,「非常不錯。」

老太太這才看向一臉懵逼的葉卿楊,「你聽聽,阿貞都覺著好,所以啊,以後,你有什麼好的想法就第一時間跟阿貞說,知道不?夫妻之間就要有商有量才好嘛!」

葉卿楊,「那這麼說,奶奶同意我的想法啦?」

老太太,「當然,那麼,現在該說說你想要的獎賞了吧?」

兜這麼大個圈子,獎賞一定不簡單吧!

葉卿楊說:「我想要八姨太去我醫館里學醫,她老早的時候在女校學過包紮和護士。」

後面的話都無需葉卿楊再多說了,就只等老太太點頭或者搖頭了。

靜默片刻后,老太太嚴厲道:「她為什麼不自己來跟我說?」

葉卿楊,「她說,她不敢,怕您拒絕。」

又是一陣短暫的死寂。

老太太說:「悠悠,那丫頭和你一般大吧!」

葉卿楊,「是的奶奶。」

老太太又點點頭,說:「確實太年輕了,你公爹過世也三年有餘了,願意走的是該放人走了。」

葉卿楊繞到老太太面前「撲通」跪地,「求老太太您一併寫個放妻書給悠悠吧!她還那麼年輕,可以做很多很多事情的。」

趙南貞微微蹙眉,若不是葉卿楊今天提到張曉悠三個字,他怕是都要忘記他爹還有個比他年紀小的遺孀在後宅這回事了。

老太太看向趙南貞,「阿貞,你怎麼看你爹留下的那幾房的爛攤子事兒?」

趙南貞,「后宅的事情向來都是您和母親她們管,你們商量著辦就是了,無需問我。按照龍城和趙家的傳統和規矩,是可以放人的,但,尊重對方意願就行,別讓人又說是我們趙家把人給趕出去的就行。」

葉卿楊急了,扭頭看向趙南貞,「都說了是遵循意願的,願意留下的自然也沒人趕她們走。」

除了張曉悠,其他的都有孩子且年紀一大把了能去哪兒?呆趙家至少吃穿用度不愁,孩子前途不愁,頂多就長夜漫漫,寂寞罷了!

趙南貞擰眉,須臾便勾唇譏諷了葉卿楊一句,「我看你蠻適合打理這后宅事務的。」

葉卿楊差點被氣的自閉,惡狠狠瞪着趙南貞,氣鼓鼓道:「我可沒時間搞那些雞毛蒜皮的事兒。」

哼。

趙南貞鼻孔里亨了一聲,起身,懶洋洋道:「那個地上跪着的,要一起走嗎?」

老太太笑呵呵,「趕緊起來吧!跪壞了,阿貞要心疼的哦!」

明珠姑姑笑着上前把葉卿楊扶起來。

葉卿楊軟糯的聲音道:「奶奶什麼時候放人?」

「你先去忙吧!阿貞等著呢!我和你母親跟你二姨娘商量商量,再把她們都集中一起,好好說說這事兒,別人想不想走,我不知道,悠悠,肯定是要走的,她那麼年輕,我可不想做個惡婆子,到了地府閻王爺不收我。」

趙南貞已經握住了葉卿楊的手,「先走了,讓祖母和母親她們商量著辦就是了,你實在急着要人,回頭先把人帶去醫館培養,即可。」

葉卿楊看看向趙南貞再看看老太太,「祖母,阿貞說的可行嗎?」

老太太點頭,「當然,這是善事,不能誤了那丫頭的一生。」

葉卿楊的心只放下了一半兒,王氏和薛氏若是不同意,那該怎麼辦?

特別是薛氏,她是趙東峰的母親又是江蔓琪的姨媽,她若是知道是她提出這事兒的,那她豈能同意?

張曉悠多在這裏呆一天,那肚子就多一份被發現的危險。

一路上,葉卿楊心思重重看着窗外的雨幕,不理趙南貞。

趙南貞長臂一伸就橫在了葉卿楊腦後的靠背上,修長粗糲的手指戳在她蛋殼似的臉頰上,往他這邊撥了撥,「怎麼忽然間對八姨娘的事情這麼上心?」 趕到醫院後由於先前就有進行電話聯繫,醫生護士很快行動起來,把陷入昏迷的大和敢助推送進手術室。

笹島律拿着繳費單朝窗口走去,看着手中的警官證件,他掏出手機撥通長野縣警察本部的電話,在通過內線轉接到搜查一課後,接電話的是一位女生。

「這裏是上原由衣,請問有什麼事嗎?」

「我是東京警視廳的鬼澤崇,在外出度假期間偶然遇到你們那的一名刑警,名字叫大和敢助,不知上原小姐你是否…」

笹島律還沒把話說完,對方的語氣就變得急迫起來,看來兩人的關係應該挺不錯的,要不然也不會稱呼那位刑警為「阿敢」。

「阿敢他怎麼樣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他現在能聽電話嗎?」

一連串的疑問讓笹島律頗感無奈,但是能理解她的心情,他盡量讓自己的語氣變得柔和,好安撫對方的情緒。

「上原小姐請冷靜一點,大和先生正在進行搶救,但以我的醫學經驗來判斷,並無大礙,只是——」

「只是什麼?!」

「大和先生是遭遇了小型的山體滑坡引起的雪崩,他的左腿經過手術治療后多半不能行走需要依靠拐杖。」笹島律故意停頓下來,給對方一個心理緩衝的時間,繼續道:「左眼遭受到嚴重的創傷,所以多半得進行摘除手術。」

上原由衣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淚水在她的眼眶中打轉,但她明白現在為阿敢傷心難過的時候,她連忙道:「請問是在哪家醫院?我現在就趕過去!」

「北海道狩場醫院,對了,還有個問題。」

「您說。」

「他為什麼會在這個時間點去狩場山?你知道原因嗎?」笹島律不理解長野縣的刑警怎麼會千里迢迢跑到北海道,大和敢助身上配有手槍就說明他不是來度假而是執行公務的。

上原由衣把電話調整成免提模式,一邊整理桌面上的文件一邊說道:「阿敢是在臨時出差途中聽到消息有一名逃犯,多半是追他到狩場山的,我現在立馬趕過來,還請鬼澤警官幫忙盯着點手術室。」

「好,我會的。」

掛斷電話,笹島律多半也清楚被大雪掩埋的受害者不止一名,那名逃犯多半還埋於厚重的積雪下,不過他可沒有興趣再用雙手刨出一具屍體,這事情還是交給北海道的警察署去做好了。

回到手術室的門口,便看到東張西望似乎在找什麼的早坂優奈,他不由走上前站定在她身後問道:「什麼東西丟了嗎?」

早坂優奈冷不丁的被嚇了一跳,她面露幽怨轉過身,視線落在他還戴着皮質手套的雙手,一手抓住后就輕輕把手套脫下,冰涼的觸感入手,白皙的雙手早被凍到呈現紫紅色。

「跟我去找醫生,都多大的人了,受傷不知道找醫生嗎?」她握住這隻和冰塊溫度沒有區別的手,朝急症室走去,反正手術一時半會兒是不會結束的,早點把這傻子的傷給治一治。

能感受到包裹在手上的溫度,凍到一定程度手早就沒有知覺,甚至還會覺得熱。笹島律見不少人投來視線,估摸是認為小情侶吵架了看戲呢。

「你好歹握我另外一隻手啊,這樣走路多彆扭。」

「啰嗦,趕快跟我去看醫生!」

「你怎麼和我…」

話語突然卡在喉嚨里說不出來,早坂優奈沒有放慢步伐疑惑地側頭看向身後的鬼澤崇,問道:「和你什麼?怎麼不說下去了,該不會是壞話吧。」

你怎麼和我媽一樣。

很想說出來這句話,但仔細想想——

自己的記憶中根本就不存在媽媽,又怎麼能把這句話說出口呢?自己的媽媽是什麼樣的人,是好人是壞人,他一概不知啊。

「是啊,是壞話。」笹島律彎起眼眉遮掩住藏在深處的那份憂鬱,欠扁道:「沒想到你想聽我說你壞話啊,那我就不客氣了。」

「停,我不想聽,安安靜靜把嘴巴給閉起來。」

「哦。」

強行被拖到急症室裏面拿取冷凍霜把雙手塗抹一遍后,再用衣物覆蓋住受凍的部位。

十分鐘后的手術室門口,笹島律乖巧坐在外邊的座椅上,雙腿微微岔開雙手下垂,他看向遮掩住自己雙手的衣物,這畫面好像有點不對勁。

怎麼像公共場合被逮捕的罪犯,為了遮掩住手銬所以將衣物蓋在上面。笹島律嘴角不由微抽,把衣物丟還給早坂,說道:「我手已經暖和了,還你。」

「這麼快?讓我摸摸。」

笹島律連忙把手藏在身後,義正嚴詞道:「為了保持健康的男女同事關係,我覺得有必要免去這樣的肢體接觸,所以…」

「你以為我想要摸你的手?你要不要這麼自戀啊鬼澤崇!」

眼看這種方式有效果,笹島律學着電視劇里那種不良青年擠眉弄眼道:「哦~我現在有權懷疑你是不是找借口想要和我產生肢體接觸,早坂…你該不會喜歡我吧?」

早坂優奈差點把自己的眼珠子給翻出去,真的是自戀媽媽給自戀孩子開門自戀到家了。她快速出擊直接握住鬼澤崇想往後藏的手,皺眉道:「這不還冷的嗎?把另一隻手給我。」

沒有多少防備心理的笹島律無奈只好把右手也伸出,看來以後對早坂也要設點防才行啊,沒想到她手速這麼快。當然,主要原因還是笹島律了解早坂是什麼類型的女生,要是剛才把手往回縮,不達目的不罷休的她很可能就撲自己身上了。

目睹這傢伙把衣服在自己的雙手上打了個精緻的蝴蝶結,笹島律覺得要是有組織內的人看到現在的自己,一定會大跌眼鏡。

「還有,不要再開玩笑了。」

「嗯?」

早坂優奈扭過臉去小聲道:「我有喜歡的人了,所以不要再開這種玩笑。」

喜歡的人?想到某部動畫片裏面的男主角,笹島律輕笑道:「哦,你是說地場衛嗎?他是有家室的人不是嗎,你也該換個人喜歡了。」

「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地場衛?」

笹島律快速搜索自己的記憶,好像早坂的確沒有和鬼澤崇這個身份提起過地場衛啊,糟糕…得想個辦法搪塞過去。

「拜託,我也是有推理能力的好吧?」回想起今年情人節收到的那份巧克力,笹島律倚靠在座位上淡定道:「你給我的那盒巧克力不就是地場衛的外包裝嗎?稍微推理一下就能知道你喜歡地場衛這個角色。」

「哦,那盒巧克力其實也是想送給他的,只可惜…他不可能收得到。」

「二次元的角色自然收不到,你在想什麼呢?」笹島律奇怪的看了一眼早坂,真沒想到這傢伙是資深二次元宅啊,真看不出來。

「不是的,我喜歡的人早就不是根本就不存在的地場衛。」

「那是誰?」

「還記得初次見面時的場景嗎?那時候你說的話,也是讓我一開始對你產生厭惡情緒的原因。因為對我而言,只教導我一個月的笹島前輩…是很特殊的存在。」

早坂優奈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和鬼澤崇說這些,可能是一直壓在心裏沒有說出口吧,她苦笑道:「我喜歡笹島前輩,只是這句話再也沒辦法傳遞給他了。」

「……」

眼眸微微瞪大,笹島律一時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樣的反應,他突然覺得自己很狡猾,在聽到對方的告白,卻只能用「無動於衷」當拒絕的手段。

她告白的對象是笹島律,又不是鬼澤崇,他根本沒辦法回應啊。

只不過真沒想到…早坂居然喜歡自己,完全沒察覺呢。

早坂優奈察覺到鬼澤崇的反應有些古怪,她雙手叉腰站起身,眯起半月眼警告道:「這事情必須說出去,要不然就殺了你。」

「我又不是那麼八卦的人,當然不會說。」

「哼,最好是這樣!」

笹島律伸手推了推眼鏡,心底輕聲說了一句抱歉。

不過怎麼說呢?

早坂,感謝你的喜歡,並不是沒有傳遞到…是準確的傳遞到了呢。

但是,像我這樣的人是不配擁有如此奢侈的情感的,希望未來的你可以找到真正屬於你的幸福吧,我也會以鬼澤崇的身份保護你,指導你更多刑偵方面的技巧。

但是在這之前呢。

笹島律舉起雙手詢問道:「那個,能把這個解開嗎?」

「不能。」

「可是不少人往我們這裏看啊,可能誤會我們在玩什麼奇怪的…」

秒懂的早坂優奈立馬動手拆了蝴蝶結,她漲紅著臉小聲嘀咕了幾句,多半是害羞了。

總算解脫的笹島律笑着甩甩恢復知覺的手,問道:「你是什麼時候發現的?」

「嗯?」

他一向聰明,在早坂優奈對自己的邀約和舉動時就有所察覺。笹島律靠在座位以上,好奇道:「發現我有女朋友這件事情是假的。」

「破綻百出不是嗎?而且在事後我也拜訪過永井母親,她讓我謝謝你。」

米花之狼事件沒能解決,這也讓早坂優奈的心情挺複雜的,所以在事件結束后的第三天親自登門拜訪,也是那時候知道——鬼澤崇根本就沒有女朋友,只是找了個借口支開自己去找永井母親了。

「切,我還以為我演技挺好的。」

「我看你是想要女朋友想瘋了,不過以你這個條件嘛,找女朋友的確很好找。」早坂優奈頓了頓,眼底浮現出些許狡黠,笑道:「但還是有前提條件的。」

「什麼前提條件?」

早坂優奈伸出右手在自己的嘴前比劃了「拉拉鏈」的手勢,故作嚴肅道:「管好你的嘴巴,不然找不到女朋友的。」

「……滾。」

「哈哈哈哈~」 每個男生的心中似乎都有一個跑車夢,那種風馳電掣,緊鎖地面,速度與激情碰撞出來的那種心跳感覺,駕馭一輛頂級超跑成為大多數男人的夢想!

李曉凡也不例外。

李曉凡童年時候對玩具車簡直有不可理解的癮,小時候第一次跟着父母進城,在婦女兒童用品商店,在玩具櫃枱看到一輛輛色彩斑斕的玩具車以後,他就根本挪動腿了,最後父母無奈地給他買了一輛不知名的紅色玩具跑車。

回到村子裏以後,李曉凡的這輛紅色超跑讓村子裏的小夥伴們羨慕了許久。

因為以前小夥伴們手裏玩的各種「汽車」都是家長們手工用木頭或者竹子做的,這是他們第一次看到如此逼真的玩具汽車。

那個年代,沒有電視機、沒有電腦、沒有手機、沒有遊戲機,一輛玩具車從男孩口中發出的「吼吼聲」,或者一塊木板裝上四個軸承后的簡易「平板車」,常常會給他們這些鄉下的孩子們帶來無窮的歡樂。

怎麼就是被識破了呢?
總之,席呈璃不是什麼好人,她小叔的建議是,遇到這個人,繞路走。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