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net_icon_close_navigation

Menu

同一時間,通過無人機和衛星監控觀察這邊情況的吳老和白辰等人也露出驚訝的神色。

沈奇還沒有過來,他們這些修鍊者也沒有出手,為什麼這些魔修突然就死了?

數秒之後,那些還活著的魔修突然醒悟,再也顧不上巫戾對他們的威脅,轉身就跑。

不是他們慫,而是他們真的不知道剛才是怎麼回事,只能歸結於沈奇強大而神秘,哪怕還沒有趕過來就能在千米之外取他們的性命。

還有什麼比這個消息更讓他們害怕的嗎?

可他們打算逃跑的時候,巫戾卻突然現身,語氣冰冷。

「誰讓你們走了?剛才那幾個人就是因為想要逃跑,所以我才出手殺死了他們,難道你們也想死在這裡嗎?都給我回去,全力攻擊沈弘,只有殺死沈弘你們才能離開!」

眾多魔修聽到巫戾這番話再一次驚呆了:他們沒聽錯吧?

剛才竟然是巫戾出手殺死了那些魔修?

要知道他們都是來幫助巫戾對付沈奇的,巫戾為什麼要這麼做?

眾多魔修中當然有人不滿,厲聲問道:「巫戾,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是來幫你的,你卻反過來算計我們?難道你就是這麼對待我們的嗎?」

巫戾冷笑,「你說對了,你們在我眼裡,都是工具!不要想著反抗,在出發之前你們服下的毒藥,都是我專門煉製出來的,只要那顆毒藥還在你們體內,我隨時都能殺死你們,想活命就趕緊殺死沈弘,否則不管沈奇來不來,你們都要死!」

為了證明自己說這些都是真的,巫戾右手對著剛才提出疑問的那名魔修輕輕一點,那名魔修臉色大變,吐口鮮血,瞬間倒地,身體嚴重扭曲,和剛才那幾名試圖逃跑的魔修死狀一模一樣。

至此,剩下的所有魔修都相信了,巫戾從一開始就是在利用他們,而他們只不過是巫戾的工具罷了。

如果不是巫戾在魔道名聲極大,行事不擇手段,他們也不會響應巫戾的號召,過來對付沈奇。

換句話說,他們不來的話,巫戾一定會對他們出手,讓他們生不如死,可他們來了,竟然還是看不到活路,這特么也太欺負人了吧?

巫戾的目光掃過眾多魔修,冷聲道:「別怪我沒有提醒你們,從我們開始動手到現在已經過去了兩分鐘,以沈奇的本事,他必然已經把查珂他們都解決了,隨時可能過來,如果你們還不能殺死沈弘的話,就準備面對沈奇的怒火了!我還是那句話,想活命,就殺死沈弘!」

眾多魔修也反應過來,再也不敢有任何怠慢,全出束手攻擊沈弘。

沈弘那輛已經報廢的豪車瞬間被拆成了碎片,就連他他拿出來的第一塊護身玉佩也轟然碎裂,化作碎渣掉落在地。

沈弘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裡一驚,他還是第一次看到沈奇交給的護身玉佩碎裂,好在他還帶了兩塊護身玉佩,應該還能堅持一段時間吧?

另一邊,吳老忍不住看向白辰。

「白辰道友,這些魔修行事,向來如此嗎?」

這一次吳老不光安排了衛星監控,還安排了無人機監控,還在周圍提前布置了竊聽器,所以他們不光能看到畫面,還能聽到巫戾等人說話的聲音。

白辰搖頭,「我所知道的魔修雖然經常會做出一些危害他人的事,但像巫戾這般,連自己同伴都坑,而且還坑得這麼徹底的魔修,我也是第一次見到。」

林羽發出一聲冷哼,他對巫戾這種行為更加不屑,如果不是沈奇讓他們不要輕舉妄動,他現在已經衝上去跟巫戾打起來了。

他的師父就是死在了魔修手裡,所以他對所有的魔修都心懷恨意,恨不得親手殺死他們!

劍一七人臉上的不屑就更加明顯了,他們都是劍修,講究的就是一往無前,他們不光對魔修有恨意,對巫戾這種暗搓搓算計同伴的人,更是沒有一點好意。、

如果讓他們出手的話,他們絕對不會有任何猶豫。 林亦柔粉絲的霸道也引起了路人的強烈反感,激起了眾怒。

評論區里也漸漸有了些不同的聲音。

林亦柔眼看著自己微博評論區裡面挑刺的人越來越多,她又發了一張頂樓朝下俯拍的黑白色照片。

配文。

——再見。

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一下子戳中了粉絲們的心。

林亦柔的粉絲開始瘋狂輸出。

「你們非要逼死亦柔姐才甘心嗎?她要是真的故意的,怎麼會這麼難過這麼傷心?」

「人血饅頭好吃嗎?亦柔姐都出來道歉了,為什麼你們還不肯放過她?誰還沒有個暗戀的人,亦柔姐就不能做做自己的少女夢嗎?」

「她到底傷害誰了?從頭到尾她都沒有說過她就是陸諶的女朋友啊,都是大家上網在猜測而已,這麼好的亦柔姐姐就要被你們逼死了,你們開心了吧。」

因為林亦柔的這條微博,戰火再一次被轉移到了宋晚舟的身上。

所有的人都開始罵宋晚舟借題發揮,仗勢欺人。

網路上吵得沸沸揚揚。

然而當事人宋晚舟壓根沒看這些,她現在正坐在陸諶的車上,對剛才發生的事情還沒有緩過神來,過了幾分鐘之後她終於偏頭看向陸諶。

「喂。」

「嗯?」

陸諶回頭,眼底有淺淺笑意。

「你……那個結婚證……誰讓你對媒體說那些話的啊?」

她現在就算是不上網也能想象到網路上正經歷著怎麼樣的風暴。

他曬出結婚證,那林亦柔勢必被啪啪打臉。

他就不怕他的小白月光傷心難過么?

而且。

請問,哪個正常人會把結婚證時時刻刻帶在身上?

更何況他們兩個人現在已經離了婚。

剛才陸諶拿出結婚證的那一瞬間,她差點沒當場去世。

陸諶輕笑道:「不是為了給你證明清白嗎?」

也,不必如此吧。

動靜鬧得有點過於大了喂。

宋晚舟無言以對,她沉默了片刻,又問道:「你相信那些都是謠言?」

「當然,我相信你。」

宋晚舟鼻尖莫名一酸,相信你這三個字何其簡單,可是她上一世,終其一生也沒有等到這三個字。

她心裡的念頭還沒轉完,又聽見陸諶說道:「畢竟吃慣了山珍海味怎麼可能看得上那些糟粕。」

宋晚舟,「…………」

得。

人家這根本不是相信她。

是對自己特別自信呢。

陸諶忽然把車停在了路邊,轉頭看向她,「我已經向大眾公布了我們的關係,現在所有人都盯著我們的動靜,你不考慮搬過來?」

宋晚舟一臉關我屁事的表情看著陸諶,他單方面宣布的時候也沒徵求她的意見啊。

「你自己挖的坑自己填,我不參與。」

「如果被大家扒出來是假的,陸氏集團會受到影響。」

「所以呢?」

還是那四個字,關她毛線事?

哦,不對,這次是五個字。

「所以你不怕爺爺傷心?」

宋晚舟,「……」

陸諶這次是真的精準打到了她的軟肋,上輩子陸家唯一對她好的也就是老爺子了,只可惜老爺子身體不好也不能時時護著她,但老爺子卻是真心把她當孫女對待的。

那些吃的喝的,他都總能惦記著給她捎來。

這份恩情,她銘記於心。

陸諶見宋晚舟動搖了,不慌不忙的乘勝追擊,「他老人家還不知道我們兩個人離婚了,老爺子大病初癒現在還在恢復期,我怕他受不了這個刺激。

不過你若是不同意也沒關係,我讓老爺子去國外養病。」

「我搬!」

宋晚舟實在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老爺子本來身體不好,在國內自己熟悉的環境養病可能還能恢復的快一些。

現在送到國外去,萬一出個什麼事情,她豈不是成了罪人?

呼——

她可真是個善良的小仙女。

陸諶這是積了幾輩子的德,娶到她這樣心地善良的老婆還不知道好好珍惜。

想想就氣。

宋晚舟話音剛落,一瞥眼看見了陸諶眼眸里的笑意。

她怎麼有一種被坑了的感覺?

「喂,我同意搬。但是!」

「你說。」

「我們要約法三章。」

「好,都聽你的。」

「我還沒說呢你就答應了,萬一做不到怎麼辦?」

「那就隨你處置。」

宋晚舟翻了個白眼,雖然但是,她還是得把話先說到前面,以防這狗男人到時候翻臉不認賬。

「第一,我睡客房你睡主卧,你不許踏進我房間一步。」

「我同意。」

「第二,這個風波過去之後我就搬出陸家,到時候你得提前跟老爺子說好。」

「沒問題。」

「第三……我還沒想好,等想到了再告訴你。」

「現在我送你回去拿行李?還是直接去買?」

「回去拿。」宋晚舟說完之後覺得哪裡不太對,「等一下,我可沒說今天就搬啊。」

「記者都守著在。」

「……那就回去拿東西吧。」

宋晚舟思來想去都覺得自己好像被陸諶套路了,她這才搬出陸家幾天,怎麼就又入了這破坑呢。

不過——

她若是重回陸家,有些人心裡就該不舒坦了,她們心裡不舒坦她就舒坦。

想想回到陸家也並不是一無是處。

搬吧。

車子開到了香瀾國際,陸諶下車之後貼心的幫宋晚舟打開了車門,宋晚舟走到門口看見了她爸宋祈的車。

她打開門。

果然看見了坐在客廳的宋祈,宋晚舟推門的手微微一抖。

她爸在這裡……

那陸諶……

咦惹。

想一想那畫面就覺得恐怖。

她馬上回頭準備讓陸諶先走,誰知道轉頭的時候一道黑色的人影閃過,陸諶已經飛速的跑向了自己的車。

「…………」

宋晚舟差點沒噗呲一聲笑出來,她以為陸諶多橫呢。

原來還知道害怕啊。

宋晚舟回過頭來,對著客廳里的宋祈揮了揮手,「爸……」

話還沒說完,陸諶已經出現在了她的身邊,接著她的話說了下去,「爸,你來了。」

Categories :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黃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