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祥點頭,誠懇地回答道:「唐老師,我新劇暫定開機時間是下個月底,現在全劇都在招演員,都有機會。

如果您有時間,明天或者後天我把劇本列印出來,你看一下。如果您滿意的話,過幾天我讓製片人過來直接和您談。

本來我就想,這兩天找機會和您聊一聊我的新劇,看您有沒有興趣呢。」

唐藍橋本來是沒有抱多大希望的,吉祥突然告訴他,不用試鏡,直接用他。

意外之喜不過如此。

「好!」唐藍橋很高興。

在參加辛萬朝的這部影片之前,他已經三年多沒有接到什麼角色了。

吉祥看出唐藍橋的高興,但還是多說了一句:「先不要急著答應,你看看劇本角色再考慮也來得及。當然,我本身是希望您能來支援我。」

說讓唐藍橋支援,那是吉祥的客氣和禮貌。但伸手不打笑臉人,這話聽著好聽,給足了面子。

唐藍橋和一些平時機會不多的演員都露出了笑臉。

各個導演的風格都不同,吉祥現在執導的電視劇還只有兩部,但是已經看出,吉祥不是很喜歡用當紅明星。

雖然第一部里,她自己出演,第二部有姜安。

但是怎麼說呢,都是他們自己人,除了他們兩個就沒什麼大家熟悉的演員了。

然而,劇本身質量確實過硬的,《香蜜沉沉燼如霜》過兩天播放,目前還不知道具體情況如何。

《最好的我們》卻戰績不菲,並且捧紅了一批新演員,呂東鼎現在已經簽進了吉祥的公司,據說現在完全不缺劇拍。,劇本已經讓其挑選。 第1674章

宮守澤的質問,一下子將矛頭指向了指向辛晟。

見狀,宮雅月目的達成,心裏着實鬆了一口氣。

不管身旁的宮弘煦用多氣憤的眼神瞪她,她也始終無動於衷。

因為在父親面前,宮弘煦的想法並不重要!

父親才是真正的權威。

而她自己剛才的那番說辭肯定是有漏洞的,父親真心想追究,一定不會放過她。現在卻直接越過她,質問起辛將軍來。

可見父親心中已經有了決斷。

哪怕他這麼做的用意只是為了國主府,那也說明她把責任全部推給辛寶娥是對的。

反正,自己安全了。

至於事後父親會不會再追究……現在也顧不上這麼多。

辛晟征戰沙場,手握軍權,是帝國聲名赫赫的大將軍。

但面對宮守澤的訓呵,他竟然絲毫沒有辯駁,驕傲的頭顱緩緩低了下去。

像一個真正有擔當的父親,為了女兒,獨自攬下所有:「國主,是我管教不嚴,沒有及時發現寶娥的錯誤並且進行干預,讓她險些釀成大錯!我願意向弘煦王子和雅月公主道歉,至於我這不爭氣的女兒,回去后,我一定對她嚴加管教!」

把姿態放低到這種程度。

但宮守澤卻並不買賬。

他重重哼了一聲:「只怕你管不住她!陷害國醫院副院長,教唆雅月和弘煦姐弟相爭……你這個女兒,不簡單得很啊!」

似乎宮弘煦被算計下藥,讓他怒意難平。

連帶着把舊賬也翻了出來:「不說她,就說你辛將軍,弘煦上次被擄,你說會把這件事給我查個水落石出。那為什麼到現在,還不見那王浩的屍首?你查到哪裏去了?!」

說完,深吸了一口氣,將臉上的怒色勉強壓制住,冷聲提醒道:「看在你護國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兒上,我一次次給你寬鬆期限,但我的寬容,也是有限度的!辛將軍……你知道嗎?」

在外人看來,宮守澤是在追究兒子三番兩次被害的事情。

可心思敏銳的秦舒等人卻聽出來了——

宮守澤這是借題發揮,在敲打辛家。

辛裕一想到自己的父親這麼多年出生入死,只為了保衛他宮家和國主府的政權,宮守澤這些話,根本就是當眾給父親難堪!

怪辛寶娥惹禍的同時,自然也忍不住想為父親出頭鳴不平。

辛裕心中憤慨地上前,「國主!我……」

不等他把話說出來,就被辛晟狠狠拽了一把。

辛晟不給他說話的機會,擲地有聲地承諾道:「這件事我一定會給國主府、弘煦王子還有……元副院長,一個交代!」

說完,看了秦舒一眼。

秦舒欲言又止地動了動唇。

看到辛將軍這個樣子,她心裏有些歉疚。

原本,她只是想揭露辛寶娥和宮雅月的陰謀而已,最後卻讓辛將軍「買了單」。

辛將軍和辛寶娥不同,他可是個實實在在正義善良的好人。

不想宮守澤再向他發難……秦舒眸光微閃,說道:「國主,您身體還未恢復,不宜動怒。另外,我看這頭灰熊的形態和普通灰熊比起來有些異樣,能不能讓我檢查一下?」

她索性把話題轉到了熊的身上。

反正辛寶娥已經這樣了,就算宮守澤不當眾處置她,辛將軍回去后也是會對她施以懲戒的——保護女兒是父親的本能,但辛將軍也同樣是鐵面無私、賞罰分明的人。 「轟隆隆!」

好似天塌地陷的末世場景上演,即便是這片山脈最的外圍,也能聽到這巨大的聲音,也能感受到那驚世的恐怖氣息。

一時間,在這片山脈生活的各種走獸飛禽都驚懼不已地向著群山外逃離,根本不敢駐足,生怕災厄下一刻就降臨到自己的頭上。

「啁!」

就在群山崩塌的時候,那隻大鳥怒了,一聲尖利的鳴叫震動八荒,貫穿九霄,瞬息間從十幾裡外飛了回來。

毫無疑問,它之所以生怒,無疑是因為自己的領地遭到了破壞,被挑釁了威嚴,以它那樣的高傲,縱一死也會捍衛自己的尊嚴。

同一時間,隨著那隻大鳥發怒,它的外貌也發生了變化。

只見一層層的火焰從它的羽毛中浮現,剎那間帶動起了滔天的赤色火焰,好似浴火的不死鳥一般,能燒塌蒼穹,熾熱難抵。

「它也會第二形態?」靈見瞪大了眼睛,因為此刻那隻大鳥的氣勢在浴火之後完全變了,有氣吞山河的大勢。

「轟隆!」

那隻大鳥在接近戰場后,震翅就是一擊。

頃刻間,宛若有十萬大山壓落下來,澎湃的神力壓蓋滿了天穹,爆發出了沖霄的火光,震得本就破碎的山脈再度崩碎。

「吼!」

面對那隻大鳥的回擊,枯骨生物在頃刻間做出了回應。

只見有一片烏光從其背後衝出,緊接著在戾氣滔天間長出了一對類似化石翼龍的那種骨翅,彷彿由精鐵打造而成,堅硬無比。

「還能變?」靈見驚疑不定。

在見到那枯骨生物的變化后,他有理由相信,那些白骨不僅能幫助它增大體型,進行療傷,也可能可以助力它獲得那些生物的力量,是他功法的根本。

下一刻,一道道可怕地烏光自枯骨生物生出的那巨大的骨翅中狂亂劈出,隆隆雷鳴之聲響徹崩碎的群山,聲勢浩大。

「轟!」

一時間,那隻大鳥同枯骨生物激烈交鋒在了一起,強大的能量波動在空中激蕩,攻擊力絕世無匹,彷彿崩碎的群山上的天空都將容不下了它們了。

此刻,縱然相隔戰場很是遙遠,也可以清晰地看到群山以及天穹中那鋪天蓋地的火光和烏黑的光芒,像是兩顆自我發光的隕星撞擊在一起,火星四濺。

「啁!」

在戰鬥了一段時間后,那隻大鳥有些不濟了,似乎受了不輕的傷,飛行的速度遲緩了起來。

顯然,枯骨生物強過了它,戰力無匹,縱然沒有神力,也擁有詭異的手段,能夠利用特別的能量催動術法。

此外,枯骨生物的身體很是堅硬,以那隻大鳥相當於人族道宮修士的實力,根本撼動不了,硬碰硬地交鋒下吃了不少的虧。

「那個殭屍道人生前恐怕至少也是四極秘境的修士,只是不知道他發生了什麼,變成了這副鬼樣子。」靈見站在戰場的邊緣,一邊思索著那個枯骨生物的來歷,一邊想著對策。

在他看來,那個山洞中的白骨體現了部分倪端,指向了某種可能。

他猜測,那些白骨應該都是被那個殭屍道人於生前殺戮的生靈,煉化為了己用,納為了自己的力量。

只不過後來可能發生了什麼詭變,也許是修鍊走火入魔了,也許是功法修鍊出了問題,也許是接受不了那麼多不屬於自身的力量而被反客為主了。

「咻!」

就在靈見思索的時候,那隻大鳥轉變了攻擊方式,張口吐出某種器物,在熾盛的霞光間,好似利劍一般洞穿向那個枯骨生物。

「吼!」

這一刻,那個枯骨生物似是感受到了威脅,發出一聲野獸般的咆哮。

緊接著在那熾盛的霞光衝擊而至的剎那,只見它背後的古翅有無數尖銳凸起,射出了無盡的烏光。

「鏘」、「鏘」……

半空中,在攻伐相擊間爆發出強大的能量波動,此外更有浩大的鏗鏘之音傳盪,如成片的彗星和大星發生了最為可怕的碰撞一般,威勢與火光驚悚了整片山脈。

「我怎麼覺得那隻大鳥和那個枯骨生物比修士還要危險與可怕?」靈見在這一刻眯起了眼睛,那熾盛的能量爆發讓他不適。

枯骨生物也就罷了,畢竟它是由殭屍道人所化,而那殭屍道人生前很是強大,至少也是四極秘境的修士,有破壞群山的偉力很是合理。

可是那隻大鳥就有點不太正常了。

要知道正常的道宮秘境的修士,單憑依靠自己的神力以及命兵,至多也就打爆一座大山,爆發極盡也不過砸沉千丈土地,破壞力有限。

但實際情況卻是,那隻大鳥分明只是相當於道宮秘境的修士,卻能爆發出強大的偉力,同樣能破壞群山,這簡直不可想象。

「嗚嗚……」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隻大鳥同枯骨生物的戰鬥越發的激烈了,每一次碰撞都宛若在開天,直震得虛空轟鳴,令空氣都波動出了如鬼哭般的響聲。

大戰到了這方光景,這片群山中除了靈見外,已經沒有了生物,都逃離而去了。

縱然是聽到動靜而趕過來的幾道駕馭神虹的身影,也只敢在極盡遠處遙望,不敢臨近。

「啾!」

在又戰鬥了一番后,那隻大鳥突然發出了另外一種叫聲,緊接著就見它的雙眸由黑轉紅,好似兩輪極盡縮小的太陽一般,激射出了兩道恐怖至極的光線。

「轟!」

顯然,那是某種至強的術法,如驚濤拍岸般直衝而下,在恐怖的波動籠罩住了十方間,竟莫名地引動了地火升騰。

也就在這一瞬間,那兩道光束如兩把巨大的神刀般,毫不費力地就切開了大地,彷彿無物能敵一般,在天地間綻放。

這一刻,天地猛顫,群山搖動,接連數次崩裂的山嶺再次崩碎。

同時,那些崩碎的山嶺在接觸到那兩道光束擴散的波動后,於剎那間消融,彷彿不曾存在一般。

「我記得那隻大鳥是這群山當中的某座山的鳥王吧,應該只有道宮秘境才對,怎麼今日這般生猛?」

「不知道,平日間也不見它會有這樣的異動,難道是有什麼寶物出現了不成?」

「寶物?你瞪大眼睛看看那邊,你指望那籠罩著不詳的烏光的地方會有寶物埋葬?」

「那也說不準吧,按照我們宗門的古籍記載,傳說四百年前曾有一個古怪的道人在這群山中尋找著什麼。」

在群山外,那幾道駕馭神虹的身影彼此交談了起來。

而在這幾道身影當中,有一位白衣勝雪的男子站立在了主位,看樣子像是眾人的主力中心。。 李開達哼哼了兩聲,沒有好氣的說道,「不,你剛剛已經見到她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下子被打通了任督二脈,肖開明的腦子「嗡」的一聲就炸開了花。

他已經見到過了?

所以?!

所以剛剛他嘴巴里口口聲聲說的那個隨隨便便、無關緊要的人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喻教授?

肖開明不死心的望着李開達,卻在他的眼睛裏面看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答案。

完了,這一切全都完了!!

這誰人不知道,這喻教授簡直就是醫學界的一個標桿,就連方蘭舟的地位在某一個層面來說都比不上她,他竟然是有眼不識泰山的罵了喻教授,這要是傳出去,那些人的唾沫星子都能夠把他給淹了。可是他怎麼能夠知道所有人的嘴巴里最厲害的那個人竟然是這麼年輕的一個小姑娘?

喻教授的尊稱不光是因為她的醫術高超、而且天賦讓人稱奇,對於醫學家來說,更多的是她的醫德和醫品讓人敬佩。

現在實驗室裏面所用的許多醫學材料都是喻玖率先發現並且研究整理出來的,包括許多由她署名然後發出去的資料和文獻,也都是無償的可以供給醫學者查看。她說過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醫學無國界,醫生的職業就是治病救人。像她的這種無償行為,這不僅是中國,就在國外都是極其罕見的。

所以,國外有不少的同行知道國內有一個有名的教授,卻一直不知道具體信息,這都是因為喻玖嫌棄麻煩,所以一直都沒有在國內外的媒體公開沒有露面。

李開達撇了一眼明顯已經陷入崩潰狀態的肖開明,搖了搖頭。

這以前怎麼沒發現他這性子這麼彆扭呢,而且還蠢,這麼明顯的事實擺在他的面前,明擺着能夠隨意進這裏面的人哪個簡單?剛剛兩個人討論的時候說的那些話都是喂到了狗肚子裏去了,那是普通人可以做到的啊嗎?

還要當這隻出頭鳥,哎,現在好了吧,是撞上鐵板了,這話估計已經是傳到上頭的耳朵里去了,保不齊他這個老師都要受到牽連。

乾昆手中握著一把匕首,安靜的跟在於尊的身後。
怎麼就是被識破了呢?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