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自己新修鍊的幾種神通,全力出手的話足可以抗衡元嬰中期的存在,因此以秦沖的估計,只要自己不遇到元嬰後期的存在,自保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時至此時,秦沖對於那三元御龍訣仍舊心存疑慮,以自己當時昏死過去的狀態是不可能悟出這樣完整的整套功法的,因此最大的嫌疑,還是那詭異的八卦鏡。

可對此秦沖也是束手無策,或許只有等自己有一天徹底完全整個掌握了那八卦鏡之後,才能解開這其中的一切秘密,但現在秦沖還辦不到這些。

而秦沖不知道的是,就在這短短不到十年之間,宋國的局勢已經開始巨變,尤其是再凡俗世界之中,崛起的幾股實力已經開始互相征伐,戰爭連年不斷。

秦氏主導的靈州勢力,也早在幾年前開始了行動,大軍已經攻入了黃州境內,佔據了不少地盤,而滄州的兩股勢力也從另外兩個方向開始討伐宋家皇朝。

三股力量集結大軍,逼得宋家皇族的勢力節節敗退,如今他們控制的黃州已經失去了一般的領土。

眼看宋家皇朝覆滅在即,宋家皇族後面的宋家也終於坐不住了,開始直接出面對付這幾股之力的背後家族,以至於宋國修仙界都開始動蕩不安起來。

宋家畢竟隸屬於宋國第一大宗門歸元宗,且不說歸元宗的實力,單單是宋家的實力都不容小覷,以前或許宋家隱藏了不少實力,但這一次卻是全部暴露了出來。

原本外界都認為宋家只有一名元嬰初期的老祖,可如今宋家卻是出現了三位元嬰初期修士,另外兩人傳出的消息不多,但他們確實是站在宋家一邊的。

如此一來,這三股凡俗界的力量便被迫暫時停止了進攻,開始等待這幾個修仙勢力爭鬥的結果。 錢子良歸隊后,便投入了緊張的實驗之中。

因為和蘿拉確定了關係,錢子良的幹勁也是十足,原本火爆的脾氣都壓制住,就算是有助手演算出錯誤的答案,也沒有生氣。

「沒關係,下次注意就好。」

跟隨他很久的幾個人都開始竊竊私語。

「老大的脾氣怎麼這麼好了?這不對勁啊。」

「從回來就這樣了,你們說,老大是不是戀愛了?」

「老大,戀愛?怎麼可能?就他那油鹽不進的樣子。而且,老大之前又不是沒有戀愛過,就杜家的那個杜雨,以前不就是老大的對象么,也沒見他這麼激動啊。」

「杜雨?她不是喜歡蕭……」

話說到一半,所有人都噤聲,轉頭看過去,就見錢子良冷眼看着他們。

所有人都安靜的好似一個鵪鶉,等待着即將來臨的暴風雨。

而出人意料的事,錢子良沒有絲毫的反應,只是淡淡瞥了他們一眼。

「有膽子八卦,沒本事把數據做好?」

但說完,也就不再多說,就這麼輕拿輕放的過去了,簡直是驚呆了眾人。

「這是咱們老大吧,怎麼突然間這麼好說話了?」

「我也覺得好玄幻。」

可幾人也都一散而開,不敢多花。

錢子良手裏的動作不滿,但是腦海中卻閃出各種度假勝地,打算等自己忙完這一陣子,專門帶蘿拉出門一趟。

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是到了該好好放鬆一下的時候了。

實驗室里的氣氛簡直輕鬆的不得了。

直到錢子良的手機響起,打斷了這份輕鬆。

他剛接起來,就聽到一聲慘叫。

「啊……」

錢子良的身體瞬間僵住,血液彷彿在這一刻都滯流了。

「想要救人,帶上十萬塊錢來找我,否則,她的小命就沒了。」

電話掛斷,錢子良還久久沒有反應。

手裏的夾子突然脫手,面前的實驗,徹底報廢。

「老大,你……」

助理想要提醒錢子良,就見錢子良已經沖了出去,手機還在撥打電話。

幾個小助理追出去,就見他們老大的手抖的不成樣子,就連聲音都在發抖。

「蕭言,蘿拉出事了。」

到這個時候,他所能想起來可以求助到的人,竟然還是只有蕭言。

也只有他,能讓他百分百放心。

蕭言在接到錢子良電話后,就朝着門外走去。

但是剛走幾步,就和坐在餐廳里喝湯的鄭樂樂碰到一起。

「你要去哪?」鄭樂樂隨口問道。

蕭言剛想說沒什麼,但一想到這件事情的重要性,還是決定告訴鄭樂樂實際情況。

「蘿拉被綁架了。」

正在喝湯的鄭樂樂,頓時停下手,站起來,「我也去。」

「不行,你在家等我,這件事情我會解決好的。」

鄭樂樂急了,「我被綁架過,我有經驗。」

蕭言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

這樣的驚艷,你還覺得很自豪是不是?

因為時間關係,蕭言沒有時間說服鄭樂樂,只要告訴林昭事情的嚴重性,將人扣在家裏。

「樂樂,只有你安全平穩,我才能全力以赴的去解決別的事情,別讓我分心,好不好?」

鄭樂樂被這麼一說,沉默了。

她能說不好么?

蕭言說服了鄭樂樂留下,他則以最快的速度報警。

而與此同時,錢子良也請好了假,朝着東甌市出發。

這件事情自然沒有瞞過周錚。

尤其是涉及到蘿拉,事情的嚴重性,就完全不一樣了。

周錚沉默了半晌,拿起電話,播了出去。

車內。

蘿拉在被騙上車的時候,臉色蒼白,轉頭剛想問蕭言怎麼樣的時候,就見邱柔對着她招招手。

「你好啊小蘿拉。」

蘿拉下意識的就要去開車門。

但已經被邱柔快一步捂住了嘴巴,一個濕毛巾搭在她的臉上,她便漸漸的感覺到全身乏力。

「你別怕,好好睡一覺,等你醒了,就能見到你哥哥了。」

蘿拉掙扎了一下,但是藥性卻讓她已經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

等蘿拉再次清醒過來的時候,感覺整個人泡在水裏,而在旁邊,還有另外一個人,正是邱柔。

邱柔此刻也是閉着眼睛,垂著腦袋,看着像是暈了過去。

她瞳孔劇震,掙扎了起來。

而在他們前面的那個高個男人,坐在凳子上,旁邊是一瓶酒,守着一個手機。

看那個款式,明顯是自己的那一個。

這裏是一個巨大的倉庫,而他們所處的環境是一個大大的密封水缸。

可想而知,邱柔他們為了找這個地方,可是煞費了不少苦心。

男人喝一口酒便看一眼手機,一直等待着手機響起來。

果然,手機響了起來,男人視線瞬間亮了起來,接起電話。

「我帶上錢來了,你在哪。」

錢子良坐在車裏,旁邊放着一個箱子,裏面整整齊齊的擺放着鄭樂樂籌集到的錢。

這點錢對於他來說是很有壓力的,但是對鄭樂樂來說,卻是小菜一碟的事情。

這個時候,也不是該互相計較的時候。

「你確定是一個人嗎?」

「我只開了一輛車,車裏就只有我一個人,這周圍都沒有空地,有沒有車跟着你應該很清楚。」

對方只是沉默了一會,便回應。

「那你過來吧。」

錢子良繼續開車,果然,沒開出去多久就看到了一個破舊的倉庫。

這裏,應該就是蘿拉被綁架的地方。

錢子良停下車,只求對方真的只是求財。

他拎着箱子走過去,推開門,就見一個大漢站在二樓的腳手架旁,而他的手裏有一桿土槍,這種槍是專門用來打獵的,多半是自製,所以一般不會被人查到,但是這槍安全系數卻是很差,擦槍走火都是常有的事情。

而腳手架下是一個巨大的,透明的水缸,水缸里有兩個人,一個是他心心念念的蘿拉,另外一個,竟然是邱柔。

蘿拉對着他一個勁的搖頭,暗示她不要過去。

而她的動靜不小,旁邊的人也終於有了反應。

邱柔緩緩睜開眼,看到眼前的情況,裝作驚慌的尖叫。

「啊,這裏是哪,怎麼會這樣?救命,誰救救我,誰救救我?」。血丹呢!傳說中的稀有寶貝,難道真被周想給煉製出來了?他不信,「我不信,血丹有多難煉,從古至今大家都知道,可以說必須天時地利人和才有萬分之一可能煉製成功。」

周想嘎然收了笑聲,「你愛信不信,你不相信我還讓我說給你聽,現在,你又跟我犟是什麼意思?難道讓我拿出證據向你證明?有病吧你?別打

《重生八十年代有空間》第1586章繼續睡大覺 「巨木星已經不需要我操心了,接下來還是認真的修鍊,爭取早日突破到行星級。」

白羽對於洪交給他的筆記已經經過一番的解析,差不多了解了突破行星的關鍵。

精神和意志,才是突破的關鍵點。

意志方面白羽自認為不弱,關鍵的方面還是精神的蛻變。

這有兩種方法,一個是在生死絕境下,精神刺激可能讓精神蛻變,另一個就是水磨的功夫,洪給他的筆記裡面就有一招觀想的方法。

這是洪自創的一種方法。

只要不斷的練習,就有機會能夠突破。

白羽自然是選擇第二種方法,經過智慧豐碑一番推演優化后,他每日定時的進行修鍊,閑暇時陪白安山下下棋,生活非常的愜意。

一個月的時間,洞天再次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其中化靈池升到了四階,靈點轉化效率達到百分之二十五。

星門和智慧殿堂也同樣升入三階。

星門從原本的十米高,五米寬擴大到五十米高,二十米寬的龐然大物,而傳送距離,則從1000光年提升到1萬光年,投影能力也增強到百分之二十。

而智慧殿堂也同樣擴大了一倍,裡面的修鍊室多出了一倍,達到了三十個。

太虛坊市也到達了三階,其中搖錢樹了匯聚寶物的數量增加了兩倍,這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驚喜。

白羽留下其中五行屬性的寶物,用來給黃巾力士融合,其他的全部留著,以後拿來賣錢。

三階的寶物在宇宙中應該也能賣上一些錢,作為起步資金還是不錯的。

不過接下來這些建築還想要提升的話,就沒有那麼簡單了。

星門和智慧殿堂提升到四階需要10萬靈幣,太虛坊市提升到四階需要100萬靈幣,化靈池和血脈化生池提升到五階需要10萬靈幣。

這些都不是短時間內能夠達成的。

現在白羽每天在巨木星能夠賺取的靈幣大概在1000靈幣左右,最快也要100天的時間,才能提升其中一樣建築。

「該繼續使用星門了,現在星門的最遠距離達到了1萬光年,已經脫離了暗宇宙坐標覆蓋的範圍。」白羽思索著。

現在他的身上已經有大量的靈點存儲著,也不怕使用星門搜索功能時的恐怖消耗。

現在他要做的就是,每天堅持修鍊,然後等待星門傳來好的消息。

……

一個月後。

「又發現了生命星球,希望不要又讓我失望。」白羽嘆息一聲。

這一個月的時間,白羽接連發現了兩個生命星球,但是都是沒有踏入宇宙時代的農耕文明,而且也不屬於原力濃厚的星球,上面也沒有什麼可以高效轉化為靈點的物品。

一下子讓哈維爾想到了某些不太好的過去。
黃雲海一臉怨毒的看着蕭越,要是被強壓着跪在地上,以後都沒臉出門了,捎帶着整個黃家都會為此丟臉。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