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拉起丈夫就往外走。

吳淑華抱著懷裡的孩子,緊追了兩步,「親家母,這可是你們家羅士信最後的骨肉,難不成你要把這孩子全扔在我們江家?」

「你們家江詠梅很厲害,到死也沒有給我們士信留一個后。這種賠錢貨,我們羅家要不起。」

羅母帶著羅父和羅家的其他人,風一般的撤了出去,像來的時候那麼突兀一樣,這會兒呼啦啦一下如潮水般褪去。

院子里立刻空蕩起來。

所有人面面相覷,江小小揉了揉額頭,她早就知道這本身就是接了個燙手的山芋。

在看守所的時候,江詠梅見她說過的話,還在耳邊響起。

也許江詠梅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天,預料到了羅家夫婦的狠心和絕情。

江小小完全沒有想到,羅家夫妻居然會真的這麼狠心,就算是重男輕女,可是到底三個孩子,也是羅士信的親生骨肉。

仇恨真的可以讓人拋棄彼此之間的骨肉親情。

屋子裡吳淑華抱著懷裡的嬰兒,坐在沙發上哭了起來。

也許是她的哭聲吵到了懷裡的嬰兒,嬰兒哇的一聲也哭了起來。

一老一少就在那裡一塊兒痛哭流涕。

羅雅麗抱著妹妹湊了過去,他們想要哄一哄嬰兒,也想哄這個叫做姥姥的人。

雖然他們不知道姥姥的含義是什麼,可是姥姥對他們很好,起碼從來沒有給過他們臉色,也沒有罵過他們。

「姥姥,你別哭,我知道你抱妹妹累了,我來抱妹妹。」

「姥姥,你放心,以後我來照顧妹妹,姥姥,我們會吃最少的飯。絕對不會給你造成麻煩,我可以吃一點點飯,妹妹也可以吃的很少。」

「姥姥,你別不要我們。」

聽到這話,在場的大人都心如刀絞,這麼小的孩子已經明白眼前的大人在說著關於他們以後前途的事情。

李香秀嘆了一口氣,上前牽住兩個孩子的手。

「走,舅媽帶你們去旁邊。」

伸手從吳淑華的懷裡把哭著的嬰兒抱走了,拿著奶瓶,帶著兩姐妹去了隔壁的屋子裡。

不大一會兒功夫,隔壁屋子嬰兒的哭聲漸漸的消失。

屋子裡沉默的讓人覺得壓抑。

江建國支撐不住他的身體,只好扶著炕沿兒坐下來。

江少傑,江少軍,江少平還有江小小摸摸沉默地坐在那裡,郭彩霞知道這會兒不是他們出面的時候,急忙起身也去了李香秀那裡。

屋子裡少有的平靜,可是大家都知道,這是風暴醞釀之前的平靜。

吳淑華已經不哭了,她的眼淚這兩天已經流幹了。

昨天晚上哭了一夜,今天哭了一天。

眼前的事,這三個孩子怎麼辦?

抬起頭,看了一眼江家的四兄妹。

心裡微微的苦笑,當然知道,除了江少軍以外,其他三個跟她沒有任何的關係,她曾經用那樣的方式給這三個孩子心靈上造成了痛苦,生活上造成了各種的為難。

她沒有理由,也沒有臉去要求他們為這三個孩子做什麼。

看了看兒子江少軍,江少軍還沒有結婚,如果現在她帶著三個孩子,那就是拖累了江少軍。

可是要她眼睜睜的扔下女兒的三個孩子,吳淑華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按照理論上來說,女兒所犯的罪行,絕對會槍斃,就算不槍斃恐怕也一輩子會出不來。

三個孩子除了她這個親人以外,大概不可能有人再真心真意的對他們。

羅家兩口子的態度,已經擺出來了。

人家根本不認識三個孩子。

她帶著三個孩子,只能是拖累她的兒子,江少軍真的擔負起幫她照顧孩子的責任。

一輩子恐怕連個媳婦兒都娶不回來,誰家樂意還沒進門就要照顧三個姐姐家的孩子。

回頭深情地望了一眼丈夫,無論這個世界上她對不起誰,她最對得起的就是江建國,江詠梅和江少軍。

這輩子她也是做過好人,做過壞人。

嘆了口氣,吳淑華扯了扯衣襟,表情非常的平靜。

「你們都出去吧,這件事和你們無關。」

江小小一聽這話,轉身領頭走了出去,緊接著屋子裡的幾個人也都跟了出去。

江少軍走到母親身前,蹲在母親的跟前,用手放在母親的手上。

神情非常認真,嚴肅的說。

「媽,無論你想做什麼,您記住我都會幫您的,我是你的兒子,姐姐不在了,可是還有我呢。有任何事情我都會幫你。」

吳淑華慈祥的摸了摸兒子的頭髮,欣慰的感覺到江少軍真的長大了。

「媽知道,你快走吧。」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最新章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全文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txt下載、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免費閱讀、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小丸子

小丸子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婚後相愛,老公萌萌噠、虐愛深深:幸好遇見你、撿個王爺去種田、一念成婚:大少寵翻天、錦繡田園:農家小醫女、涼婚似水,愛已成灰、機智小農女,拐個王爺去耕田、總裁,別撩我、盜墓:我被胡巴一挖了出來、被替代的愛情、我家老公超寵我、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白蓮花系統:總裁偏偏要寵我、丑妃逆襲開掛、最強農女撿個王爺去種田、瘦身系統:丑妃逆襲開掛、盛世醫妃、日久成婚、婚前告急:俞太的硬核KPL、

。 你可有意見?

一聲質問,聲音不大,但卻震顫人心。

林羽冷眼凝視多烈,一股俾睨天下的氣勢發出。

多烈心臟劇烈收縮,嘴唇不住的顫抖。

可有意見?

他當然有意見?

但,他不敢說出來!

不需要懷疑,在他說出有意見的那一刻,就是他的死期!

多烈死死的握住自己的拳頭,指甲已經嵌入肉里。

一絲殷紅的血液順着他的掌心出現。

此刻,唯有疼痛,才能讓他保持清醒,不被憤怒沖昏了頭腦。

良久,多烈抬起佈滿血絲的雙眼,目光落在林羽身上,盡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平靜些,「牧北王,雖然此次的事是誤會,但既然給貴方造成了傷亡,我們也不推卸責任了!」

「如今,我方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應該能平息你的怒火了吧?」

「不如,咱們將此事一筆勾銷,我方也略盡地主之誼,邀請兩位到邊城一聚!不知兩位意下如何?」

事已至此,再說無益。

死去的人,不可能復活。

活着的人,還要繼續活下去。

雖然心中憤怒又不甘,但也不能為了已經死去的人,跟這兩個煞星徹底翻臉。

真要是那樣的話,只會造成更多的傷亡。

「本王的怒火,可沒有那麼容易消!」

林羽搖頭,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本王向來言出必行!本王說過,要拿西曲邊城三部統領的人頭祭奠我方亡魂!」

聽到林羽的話,烏迪和布隆頓時渾身冰涼。

言出必行!

簡單的四個字,幾乎斷了他們活命的希望!

他們不想死!

兩人怕得要命,匆匆向多烈投去求救的目光。

現在這個時候,唯有多烈可以救他們的性命!

「牧北王!」

多烈陡然提高聲音,咬牙道:「白虎衛是人,我西曲將士難道就不是人?你們已經為這場誤會付出代價了,請你收手吧!莫要傷了華國和西曲的和氣!」

「你這是在威脅我?」

林羽眼中寒芒一閃,「我若非要帶走三部統領的人頭,西曲可是要與我們開戰?」

林羽聲音漸冷,臉上的寒霜也越來越重。

驀然間,一股可怕的殺氣自林羽身邊瀰漫開來。

殺氣籠罩之下,西曲諸將肝膽俱顫。

每個人都渾身冰涼,冷汗猶如斷線的珠子一樣滴落。

他們大多都是身經百戰的人,誰人身上不帶點殺氣?

但此刻,他們才明白,什麼才叫真正的殺氣!

這就是一戰屠戮七十萬人的殺神的殺氣嗎?

每個人的心都在顫抖。

即便身為西曲戰王的多烈,也禁不住恐懼。

看看身邊的這些人,多烈頓時滿臉苦澀。

還未開戰,西曲諸將已經被嚇破了膽。

倘若真的開戰,不過是徒增傷亡而已。

即便對方只有兩人,而西曲三部,卻超過十萬人,他也不敢開戰。

七十萬人,都被他屠戮一空,更何況是十萬人?

想到這裏,多烈努力的強迫自己保持鎮定,躬身道:「牧北王誤會了,多烈不敢威脅於你,這,算是多烈的請求!」

「本王拒絕你的請求!」

林羽冷漠搖頭,以強勢無比的姿態的說道:「多烈,念在你也是西曲一代名將的份上,本王今日暫且饒你性命!」

「但是,邊城三部統領的人頭,本王必須帶走!」

「你若不許,本王便自己去取!」

「你可以試試,看看邊城三部,能否攔得住本王!」

他們已經在此浪費了太多時間。

他不想再跟多烈廢話。

無論誤會與否,他們擅自挑釁,給白虎衛造成傷亡,是不爭的事實。

不給西曲一個慘痛的教訓,他們不知道疼字怎麼寫!

看着強勢無比的林羽,多烈再次緊緊的握住拳頭。

他又一次用疼痛提醒自己,一定要保持冷靜。

良久,多烈緩緩的鬆開拳頭,「牧北王,讓我說句話,你再做決定,如何?」

「說吧!」林羽淡淡揮手,「雖然,你說什麼,都無法改變本王的決定,但我還是想聽聽,你能說出什麼來。」

「多謝!」

多烈躬身,快速解釋道:「襲擊鄂隆山脈,非是我方所願,是我方的武器控制系統遭到了南國黑客的入侵……」

在場所有人都是心中一凜,「好傢夥,還真把自己當成戰鬥機了。關鍵要是來這麼一發的話,那可真就一發入魂而不可收拾了。」
「不行啊?!」蘇慕音氣勢十足的對上他質疑的目光,肆無忌彈的冷笑著:「我就是想罵你,呵,煩死你!」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