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讓哈維爾想到了某些不太好的過去。

他忍不住皺起眉頭,露出了抗拒的表情。

如果是這樣的檢測,那他寧可自己選擇。

已經開始後悔了的哈維爾當時就想拒絕,結果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聽萊茵娜向他介紹了一番檢測流程。

聽到這台看上去十分嚇人的設備,並不提供他記憶中的那些檢測,而自己也只需要上去站一會以後,哈維爾的心情這才平復下去。

他接過萊茵娜遞來的鷹嘴翼貓,在檯子的中心位置站好。

而萊茵娜則是按照迪恩的交待,裝模作樣地走到操作台附近,把手放在了檢測按鈕上。

因為是兩隻鷹嘴翼貓,所以哈維爾總共走了三次,他乖乖聽從萊茵娜的指導,分別抱著兩隻鷹嘴翼貓,上去走了個來回,然後又進行了單獨的一次檢測。

沒等多久,就聽萊茵娜道:「結果出來了。」

「這麼快?」

哈維爾本來以為做個測試對比,自己多少需要等一段時間,沒想到結果出來得這麼快,他稍顯驚訝地抬頭,向萊茵娜看去。

「當然。」

萊茵娜看著面前跟「契合度」八杆子打不到一起去的結果,臉上寫滿了真誠。

她趁哈維爾不注意,給加菲比了個手勢,那條橘色尾巴,晃晃悠悠地落在了右邊的鷹嘴翼貓身上。

萊茵娜揚起笑臉,糊弄人的話張口就來。

「設備顯示,您與右邊這隻鷹嘴翼貓的契合度更高一些!」

哈維爾順勢轉向自己左手邊那隻看起來似乎沒什麼特別之處的鷹嘴翼貓,總感覺有哪裡不太對。

但得到魔寵的喜悅很快就沖淡了心裡這點異樣,哈維爾抱著跟自己契合度更高的鷹嘴翼貓,笑逐顏開。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萊茵娜這個結論一出,他似乎也隱隱開始感覺,這隻魔寵要比自己剛剛看中的那一隻,更得心意。

「那麼您確定要選擇這隻鷹嘴翼貓嗎?」

見哈維爾似乎很滿意的樣子,萊茵娜關掉設備,再次問出了這個剛剛沒有得到回答的問題。

這次,哈維爾沒再猶豫。

「就這隻吧。」

他撫摸著自己選中的那隻鷹嘴翼貓,學著萊茵娜教的那樣,撓著它下巴上的軟肉,鷹嘴翼貓立刻把頭一搭,露出了享受的表情。

帶著溫度的軟肉毫無保留地貼合在了手掌上,第一次有這種體驗的哈維爾,臉上瞬間浮現出了發現新大陸般的興奮表情。

一人一貓間的氣氛無比和諧,看得寵牙根發酸。

加菲甩著尾巴,安慰地拍了拍身邊沒被選上的鷹嘴翼貓,用只有同族才明白的信號,向它傳遞了一句話。

那隻鷹嘴翼貓臉上的失落瞬間一掃而空,看向同伴的眼神,也從羨慕,變成了同情。

這種前後差距巨大的轉變,直接讓原本還打算去安慰一下的萊茵娜停住了腳步,臉上的表情也變得疑惑起來。

她狐疑地瞥了加菲一眼,回到了原地。

事實上,加菲的安慰很簡單,它只是直白地告訴了這隻鷹嘴翼貓,哈維爾是個窮鬼,身上沒幾兩油水而已。

這句話對魔寵們而言,到底有多大的殺傷力,可能只有迪恩,以及魔寵們自己才能理解。

因為所有的購買者都是人族,而除了迪恩這個創造者以外,魔寵們對於人族的感情都是一樣的,那麼在相同的感情基礎上,經濟條件、家庭環境等等其他因素,自然就成為了它們擇主的重要參考項目了。

特別迪恩一直以來傳遞的教育理念,就是有了主人,才能吃香的喝辣的,在選育屋,只能湊合過過。

雖然不缺吃不缺喝,但想要每天天材地寶的供著,有人貼身伺候著,那肯定是沒戲的。

他說到做到,隨著湊合過過的日子越來越長,這種觀念早就已經深入到了每隻魔寵的心裡。

主人的資產情況,在它們看來,是直接與自己的未來待遇掛鉤的,像哈維爾這種沒有油水的沒落貴族,雖然說也不至於會被拒絕,但想遭寵爭搶,就是白日做夢了。

嫌棄地瞥了眼看起來光鮮亮麗的哈維爾,鷹嘴翼貓搖著尾巴,踩著貓步離開了。

心裡還念叨著類似「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話。

萊茵娜已經徹底看不懂事情的走向了,她搖搖頭,也沒再去管那隻態度瞬變的鷹嘴翼貓,徑直找出了早就準備好的培育手冊和信息卡,跟為鷹嘴翼貓準備的零嘴一起交到了哈維爾手中。

同時又向他講述了幾個重要事項。

哈維爾聽得很認真,畢竟這隻鷹嘴翼貓是用他大半身家換來的,買完以後,就剩點祖產了。

花費這麼大的代價,要是再給培養出什麼問題來,他也就不用在法師學院里掙扎了,直接回老家種田得了。

似乎看穿了哈維爾的擔憂,萊茵娜按照流程,講完注意事項以後,又給他吃了一顆定心丸。

「培養魔寵的過程中,如果出現任何問題,都可以回到選育屋來進行諮詢,我們會無償提供解決方案。」

「即便是沒事,您也可以時不時帶它回來檢查一下身體,我們會出具詳細的檢查報告,方便您進行培育計劃的調整。」

「這些都是購買者可以享受的福利,並且我們藍星選育屋未來還會開放更多與魔寵相關的區域,您可以持續關注。」

哈維爾第一次遇到這麼完善的服務流程,一時間沒克制住表情的變化。

萊茵娜一邊腹誹自己初聽到時也是這個反應,一邊端正表情,嚴肅道。

「此外,如果您對本次交易感到後悔,可以將購買的魔寵再送回到選育屋來,我們會退還您一部分費用,不管怎樣,都請不要遺棄魔寵。」

提到這個略顯嚴肅的話題,她背起手,用十分危險的語氣重複道:「只有這一點,請客人一定銘記,對於任何因為虐待、遺棄等惡劣原因所導致的後果,選育屋將不會給予任何幫助,並且,不負擔任何責任。」

她用了三個「任何」,那加重的語氣,聽得哈維爾心跳都不由自主地快了兩分。

他連連點頭,保證自己不會遺棄鷹嘴翼貓后,才重新在萊茵娜臉上看到那和善的笑容。

哈維爾鬆了口氣,心裡也納悶自己身為施法者,竟然會在選育屋一個普通店員面前被嚇成這樣,忍不住覺得有些丟臉。

羞愧之下,他帶上自己那隻跟渡渡鳥綁定在了一起的e級寄靈蘑菇,提出了告辭離開。

萊茵娜也沒說什麼,貼心地為哈維爾叫來了一隻魔鬼浮遊魚,送他朝自己的馬車飛去。

哈維爾沒拒絕,他乘著選育屋提供的魔鬼浮遊魚座駕,緩緩朝著外圍飛去,經過選育屋時,他沒克制住好奇心,低頭向下看去,門前熱鬧的場景,瞬間進入了他的視線中。

……

「咦,天上怎麼有人在飛?」

哈維爾不知道,他注視著別人的同時,他也成為了地上人眼中的「風景」。

不少人抬頭看著天空,紛紛露出感嘆的神情。

「嘖嘖,有錢人啊……」

有不知道內情的,疑惑道:「為什麼是有錢人?」

一隻魔鬼浮遊魚而已,也不至於被冠以這麼大的殊榮吧?

「騎魔鬼浮遊魚是不算什麼,可你再看看他是從哪兒飛來的呢?」

被這麼提點了一句以後,那出言質疑的人才反應過來,驚道:「那個問題……」

解答的人點了點頭,「我們都研究過了,但凡去那邊的,都是選了第二個選項的。」

那人頓時露出羨慕的眼神,也跟著感嘆道:「有錢人啊……」

能走到這裡,他們手中自然都是有牌子的,而拿到了牌子,就意味著都聽過了胡說鏡的提問。

只不過這裡面的人都心裡有數,選擇了第一種而已。

之前他們還好奇選擇了第二個選項會是什麼待遇,現在好了,也不用再問,看看就都知道了。

人群中傳來一陣羨慕的聲音。

跟身為施法者的哈維爾不一樣,這些在排隊的人裡面,絕大多數都是戰職者。

因為他們的修鍊不依賴於能量濃度,所以對於13區的抗拒要比施法者弱上許多。

並且戰職者中的貴族數量也要遠少於施法側職業者,其中不少強者,都是平民出身,靠著自己的天賦和努力才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對於保羅三世這位皇帝的個人喜好,並不太放在心上。

種種原因疊加,就導致了戰職者來到13區的數量,遠在施法者之上。

就連騎士學院的學生,都比法師學院放肆很多,知道選育屋重新開業,不少人都是蠢蠢欲動,可惜因為六院聯考,學院早早就開始了封閉訓練,在老師們的看管下,學生們有再多的想法都只能憋回肚子里,不然今天的客人里,肯定少不了他們。

不過自己來不了,不意味著就不能貢獻銷售額,很多學生都讓家長找了關係,托騎士團里的熟人,幫忙代購一兩隻魔寵。

騎士們倒也樂意幫忙,可是獸潮當前,他們也忙,於是只能一個推一個,最後就把代購的任務推到了處理後勤事務的某位騎士身上。

再加上不少騎士自己也有購買意願,兩邊加起來,這位騎士直接被塞了滿滿一大摞購買清單。

他拿著這些單子,像是來進貨一樣,又是尷尬又是苦澀,迪恩對上那張皺成一團的臉,大概也能猜到是什麼情況。

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只能同情地拍了拍對方的肩膀,然後讓萊茵娜給他插了個隊,安排到了「貴賓隊伍」一列。

除了這個身兼重任的採購員以外,隊伍里還有不少便裝騎士,基本上都不是為自己來的。

畢竟騎士們自己將來可以走起源公會的渠道,憑藉貢獻值獲取魔寵,不急於一時。

不是家底富裕的,基本上都不會動這個心思。

而這些騎士,顯然不屬於家底富裕的行列,他們之所以會出現在這裡,也是受人所託,又因為休假,找不到理由拒絕,只好乖乖來排隊。

幾名騎士見到彼此,紛紛露出了瞭然的神色。

「你也是?」

「都一樣都一樣……」

他們對視一眼,一切盡在不言之中。

而除了騎士們以外,排隊的隊伍中,還有幾名鬼鬼祟祟的身影。

一隻蓋著斗篷的老精靈,不斷調整自己的身位躲避迪恩時不時投來的目光,手忙腳亂的同時,還不忘拎著身旁精靈的耳朵斥責道。

「給我藏好你的耳朵!如果讓人發現了,你知道下場!」

被逮住的精靈一臉苦笑地點頭,隨後又將斗篷勒緊,忍著不適感,把耳朵藏了進去。

那副為難的模樣,看得迪恩都想過去,直接幫他把遮羞布掀開算了。

不過老海特顯然並不打算給他這個機會,見同伴實在隱藏不好,直接自己上手,把他連精靈帶耳朵一起遮了起來。

隱約間,迪恩彷彿都能聽到耳邊傳來耳骨折斷的聲音,老海特那心狠手辣的模樣,看得他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7017k 「哼!好,斷浪逃走情有可原,那你們二人告訴我,你們為何後來又私下去了無雙城?你們是不是也有暗中投靠無雙城的想法?一切給我從實招來,否則我今天就清理門戶!」

霸絕天下、暴怒無比的聲音在虛空響起,聶風與步驚雲對視一眼,默默的低下了頭。

「風師弟,雲師弟,你們……」

秦霜見到這一幕,也是大吃一驚,風雲去往無雙城的事他可不知。

現在無雙城是天下會的死敵,風雲這時候跑到對方老巢,還見了別人家的二把手,這豈不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秦霜想破腦袋也不知道風云為何會這樣干,但他還是硬著頭皮道:「或許兩位師弟只是想把斷浪擒拿回來,將功贖罪……」

「秦堂主,無需為這兩個叛徒說好話,他們可不是去將功贖罪,他們去見了無雙城新上任的副城主,還答應為對方做三件事,以此希望對方復活孔慈!」

這時,一個中年幫眾走了上來,冷冷說道。

見到此人,聶風的臉色頓時變了。

因為這人正是他的心腹,聶風數次救他性命,沒想到他還是被雄霸收買了!

而步驚雲的氣息更加幽冷了幾分。

「復活死人?荒謬!投靠敵人,現在你們二人還有什麼話可說?」

雄霸的臉上神情陰冷,他盤膝而坐,一道道氣勁在他的周身流轉。

其中一道寒氣,透露著肅殺一切的冰冷氣息。

「還有什麼好說的,要不是你想用孔慈分化我和風師弟,孔慈豈會身死魂滅?今日的一切,都是你雄霸自作自受!」

步驚雲站起了身,仇恨的眼神看向了不遠處的雄霸,整個人正要出手,秦霜面色痛苦的擋在了步驚雲的面前,「雲師弟,三思啊。」

「好好好,竟然還敢弒師?看來今天是就你不得!」雄霸怒極而笑,不過他的心裡卻是鬆了一口氣。

風雲一直是他的心病,二人這些年南征北戰,為天下會的壯大立下汗馬功勞,他只是苦於沒有動手的理由,這一次兩人投敵鐵證如山,他也不用在顧忌什麼了。

一旁的天下會左右護法,即輪迴者雷道和許海柱也是對視一眼,暗暗蓄力。

二人的主線任務就是幫助天下會一統江湖,是鐵了心要站雄霸一邊的。

「在回來的路上我和雲師兄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既然師父咄咄逼人,那就得罪了。」

聶風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便是步驚雲冷冰冰的臉上也有了一份狠厲,就在下一刻。

「風雲合璧!

她甚至分不清方向,不知道該往哪去…..
加上自己新修鍊的幾種神通,全力出手的話足可以抗衡元嬰中期的存在,因此以秦沖的估計,只要自己不遇到元嬰後期的存在,自保是絕對沒有問題的。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