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東西,我們可是真傳弟子,你要是敢打我們,信不信明天就被趕出宗主?」

姬雲神色難看,宗門外危機四伏,若是被趕出宗門,憑他如今道種境的修為,沒信心還能保護住姬長生和姬柔。

這時為首一名面容猥瑣的少年擺手打斷身邊的弟子,出聲問道:「姬長老,你到底是說說找宗主有什麼事?畢竟宗主位高權重,不能被隨意打擾。」

「與你無關。」

姬雲冷哼一聲,對眼前少年沒有絲毫好感。

少年聞言忽然放聲大笑,說道:「怎麼就沒關係了?一個月後我們就是親家了,我還得叫您一聲岳父呢。」

這名少年,名為趙昌寧,是破霄峰峰主的兒子。

「放屁!我女兒不可能嫁給你!」

趙昌寧在宗門內聲名狼藉,最好玩弄一些沒身份的普通女弟子,姬雲怎可能將姬柔交給這種人?

「敢問這位先生,可是姬柔與姬長生的父親,姬雲?」

趙昌寧正想說些什麼,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道聲音打斷了他。

趙昌寧轉頭看去,只見一名器宇不凡的青年緩緩走來,身後還跟着莫清水。

看到徐凌身後的莫清水,趙昌寧眉頭微皺,冷聲問道:「小子,你是誰?清水師姐怎麼在你身邊?」

莫清水可以說是所有弟子的夢中女神,趙昌寧自然也不例外,她不僅容貌絕色,修鍊天賦更是不俗,有望在三十歲之前突破地境修為。

可惜莫清水畢竟是宗主之女,修鍊天賦又高,平時都不帶正眼看趙昌寧。

「你是…」

姬雲看到徐凌有些疑惑,上午徐凌將姬柔和姬長生帶到住所后,立即就前往了百骸山,所以他並不認識徐凌。

徐凌展顏一笑,上前拱手說道:「姬先生,我為徐凌,乃是中州界徐家長子。」

說來可笑,小說劇情中,姬長生不過是衝撞了徐凌一句,徐凌就要殺了姬長生,最後姬雲以命相抵,徐凌才放過姬長生。

也就是說,原本在三個月後,徐凌會殺了姬雲,如今卻對姬雲以禮相待。

徐凌也沒辦法,姬柔攻略難度太高,他必須從姬雲身上下手。

當然了,徐凌不會真的對姬雲恭恭敬敬,因為姬雲不僅是姬柔的父親,還是姬長生的父親。

小說劇情,過段時間會有一個來自中州界的強者帶走姬柔,因為姬若其實是他們家族流落在外的大小姐。

這也是一段伏筆,到時姬柔離開了東陽大陸,徐凌就可以無所顧忌的對姬長生出手了。

「中州界!」

姬雲神色劇變,他曾經也是站在東陽大陸頂峰的存在,雖然不知道徐家,但卻知道中州界的存在。

中州界乃是整個下界,幾十個小世界中最為繁華,靈氣最為充裕的世界,其中天境強者比狗還不如,輪轉境強者多如牛毛,只是端茶送水的角色,傳說中的仙人也是數不勝數。

即便是當年的姬雲,也對中州界無比嚮往,可惜東陽大陸太過偏僻,他根本無法穿過界壁到達中州界。

旁邊地趙昌寧卻不知道什麼中州界,一臉不屑的說道:「什麼中州界,什麼徐家,根本沒聽過,怕是哪個山溝溝里的家族吧?」

砰!話音剛落,趙昌寧的腦袋瞬間化成了血霧。

旁邊的弟子起初還沒反應過來,待到熱血灑在臉上,他們才驚恐的四處逃竄。

站在後面的莫清水嚇得癱倒在地,趙昌寧好歹也有靈武境修為,徐凌竟然看都沒看一眼就讓他爆成了血霧。

想起原先自己對徐凌的不敬,莫清水感到一陣膽寒。

之前聽父親說徐凌很厲害,可畢竟沒什麼實感,現在真正目睹徐凌的實力和他殘暴的性格,莫清水感覺自己就像一隻井底之蛙,而徐凌則是翱翔九天的真龍。

對於徐凌來說,趙昌寧不過是一隻螻蟻,眨眼間就能殺了,也不用承擔任何後果。

「閣下,究竟有何目的?」

姬雲心生寒意,趙昌寧只是一句不敬,徐凌竟然動輒殺人,未免太過殘暴。

「姬先生放心,我沒有惡意的,只是聽聞姬先生當年乃是百年難出的天才,所以有些好奇。」

徐凌和善的笑了笑,彷彿剛才殺死趙昌寧的不是他。

姬雲目光閃了閃,他沉默了一會兒,:「」

徐凌和善的笑了笑,彷彿剛才殺死趙昌寧的不是他。

姬雲目光閃了閃,他沉默了一會兒,:「 來人是一個黑衣老者,黑袍下擺修著細微的金色紋理,一雙寬大的袖口遮住了其雙手,哪怕以是垂垂老者,但依舊給人一股瀟洒狂放之姿。

「史三金,你魔宗好膽!」

玄合道長騰空而起站立在其對面不遠處喝道。

「我魔宗的膽子一項不小,你們能搶,我魔宗為何搶不得?」

這些人說是讓夏凡自己選,其實是半強迫,虛偽至極,還不如他們魔宗來得爽快。

「青君,你們幾個把她們倆帶走!」

「是,師父!」

說完,青君幾女帶著婁清雪和彩霞離開,等到幾個小輩都走後,玄合繼續道:

「我來會會這個老東西,你們幾個去把那小子槍回來!」

齊修文等五人對視一眼,隨即就要離開,不過這時黑衣老者史三金說話了:

「我說牛鼻子,你確定你一個人是我的對手?別讓老子把你屎打出來,要說我,留下一兩個吧,否則你趴下的速度會很快!」

黑衣老者乃是中三境中的天象境,與玄合道人同境,但實力卻比他強上一些,在加上魔宗秘法,在這個境界中能勝過他的人不多。

雖然各家皆有所長,但那只是所修的神通有所不同,但修為境界其實都是統一的。

下三境為行氣,蛻凡,金丹。

中三境為出塵,化海,天象。

前者只要天賦尚可,且資源充足,幾乎都能踏入,只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但從第四境開始就要靠個人天賦,機緣了。

而黑衣老者與玄合道人正是這天象境,其餘如齊修文幾人則是化海境,前幾日被幾女連手斬殺的蛇妖則是剛入出塵境。

像幾女的修為,皆是下三境,也就是萬劍山的姜凝雲與道宗的青君初入金丹,齊琬兒才剛入蛻凡。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玄合道長想了想還是同意了對方的建議。

「儒家的小子還有天相門的周丫頭留下,其餘的去追人!」

「是,前輩!」

說完,錢有良,白一鳴以及老和尚三人青化作一道流光追去,對此,黑衣老者只是笑吟吟的看著,並沒有出手阻攔。

「喂,我說牛鼻子,要不咱們別動手了,如坐下等消息,你看如何?」

「你怕了?」

「放屁,你史三爺還沒怕過誰!」

玄合道長見此,手掐劍指豎在胸前的,下一秒,一道青色劍光從眉心湧出奔向史三金,既然是劍宗長老,那一身神通自然在劍上。

「你們兩個站遠點幫我牽制他!」

聞言,齊修文以及周玉蘭後退,周玉蘭修腳輕輕一跺,一道陣法波動自她為中心將四人籠罩,頓時一股壓力落座於史三金身上,齊修文更是雙手一劃,浩然正氣顯露,縱橫十九道,黑白二色的棋子朝著史對方爆射而出。

兩人境界只有化海境,自然不敢與之近身相博,主力還得看玄合道長的。

面對三人的攻勢,老者拂了拂自己灰白的頭髮,微微一笑:

「儒家和天香門的小輩,回家把你師父叫來,別說老頭子我以大欺小。」

說著,被黑袍遮住的雙手一攤,周圍的天地靈氣奔涌形成兩條巨蟒朝著眾人撞去,所過之處,陣法,棋盤皆盡崩碎,只有一柄法劍靈巧的上下翻飛,但最終也是被原路打回。

「牛鼻子,你的劍還是這麼軟弱無力,沒吃飯嗎?大點勁!」

齊修文兩人神通被破,雖然並無大礙,但那股反震之力著實讓人難受。

青色法劍圍繞著玄合道人上下翻飛,劍鳴陣陣。

「哼,大言不慚!」

說著,老道士雙手劃出道道金光符篆,剎那間天地靈氣沸騰,隨著道道金光引入法劍之中,頓時,天空出現了一柄開天巨劍朝著史三金襲來。

引動天地靈氣為己用,這是天象境的標誌,天象境之下的都是在用自身的法力在對拼,所以齊修文兩人只能在一旁打打輔助,根本不敢上前。

可能是被對方刺激到了,玄合道人這次也是發了狠,直接全力出手。

「哎呀呀,生氣了,生氣了,我說牛鼻子,你生氣也就這點本事?」

說話間,史三金雙手結印,周圍靈力匯聚於雙手之上:

「秘法,紫紋!」

「秘法,撼山!」

連續兩道魔宗秘法,史三金周圍的威壓大盛,蒼老且不滿皺紋的臉上蔓延出道道紫色紋路,使得他的修為生生的拔高了一截。

同時靈氣幻化出一道煙霧繚繞的仙山,雖然明知是幻化而來,但其威力卻宛若山傾。

「不好!」

看到這,玄合道人知道對方開始全力出手了,哪怕他已經帶著兩個小輩了,但此時卻依舊低估了對方。

「來我身後!」

「轟隆~」

巨劍與仙山的碰,發出如雷鳴般的巨響,好在幾人是在空中,要不然此刻錦城中肯定傷亡慘重。

史三金被逼退百丈外站立,胸口有了明顯的起伏,顯然剛才的兩道秘法並不輕鬆,而另外一邊卻是一個青色光罩,片刻后光罩消失化作一把青色長劍在悲鳴,裡面正是玄合道長三人。

此時玄合道長臉色煞白嘴角溢血,看到自己的法劍靈性受損,臉上不禁漏出了一抹肉疼之色,隨即一揮手,長劍化作一道流光進入了泥丸宮蘊養。

「前輩,您沒事吧?」

兩人見此不禁趕緊上前問道。

玄合道長搖了搖頭看向遠處的史三金道:

「沒想到你的修為又有了進步,不過就算你能勝我又能如何,那小子你們帶不走!」

「剛才逃走的那個小鬼最多也就是化海境,面對同境界的三人,他沒有勝算的!」

不怪老道士有如此自信,確實有些天才可以越級殺人,但他們這邊的三人也同樣不是庸才,尤其萬劍山的白一鳴,那可是功伐第一的劍修,三打一,怎麼可能輸。

「那就不牢牛鼻子你費心了!」

說罷,史三金緩緩從空中落下,而老道三人也落在了不遠處,很明顯,他們是在等結果。

老道雖然不是史三金的對手,但說到底大家都是一個境界的人,擊敗容易,殺人難,除非史三金肯付出巨大的代價,但很顯然,他不會。

而在另一邊,白一鳴三人將那魔宗之人追殺的異常狼狽,四道流光劃過叢林山脈進入其中,不一會裡面就傳出了交手的聲音。

「魂絲繞!」

錢有良神識化絲封鎖四周,四海閣擅御物,自然需要強悍的神識,哪怕肉身碎了也一樣有一戰之力。

感受到異樣,前方不遠處的黑影馬上避開,但對方的攻勢依舊如跗骨之蟲,陰魂不散。

沒等黑影反應過來,一個渾身上下閃著金光的大和尚揮舞著禪杖當頭掄下。

「鐺~~」

黑影有些狼狽的揮刀格擋,頓時被一股巨力砸飛,但身形還未落地,一股如芒刺背的劍意已經鎖定了他。

不敢有所猶豫。

「秘法,焚域!」

自男子四周形成了一片區域,裡面燃起了白色的火焰,周圍的樹木直接化作飛灰。

但下一秒就被一道無聲劍氣在肩膀處劃出了一道傷口。

「我當是誰,原來是魔宗的蕭鳳山,沒想到你小子居然入化海境了,不錯,不過在老子面前還嫩點,把那小子交出來吧!」白一鳴冷哼道。

隨著焚域被破去,黑影也終於露出真面目,是一個外形硬朗,劍眉星目的年輕人,懷中抱著的正是不省人事的夏凡,此時他已經被三人包圍了。

老道士說的不錯,他確實不是三人的對手,甚至都打不過白一鳴一人,但他也不是沒有底牌。

只見他將昏迷不醒的夏凡放在一旁,站起身隨意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笑道:

「比起白前輩,我自然是還嫩了些,不過就這麼束手就擒,我師叔可饒不了我!」

「最後一招,前輩,小心了!」

說話間,蕭鳳山手指拂過刀鋒,鮮血浸染刀身,隨後雙手結印。

因為當時月魔剎的出現,除了林天成之外,整個無間地獄的弟子都退到了無名山下。
雖然陳墨交代船長室不許進去,但諾林頓覺得自己作為大副,至少該向船長彙報一下現在這條船的情況,請示一下血帆號接下來的動向,另外諾林頓也需要向船長申請一筆經費去採購物資和補給。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