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九傾,你竟敢…..」

背叛他生下別人的孩子!

這比溫九傾剛才羞辱他的那番話更加打他的臉。

這三個孩子的存在,對他來說,就是莫大的恥辱!!

溫九傾牽著大寶二寶,趙玉諫不緊不慢的上前一步,自然而然的牽起小寶。

這一家五口溫馨的畫面簡直刺瞎了慕子銘的眼!

他眼睛里爬滿血絲:「溫九傾,你…..你們,好得很!」

慕子銘氣的轉頭就走,孫盟趕忙跟在後面低聲勸:「殿下,氣大傷身…..」

慕子銘氣血翻湧,隱忍了半響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殿下!來人,即刻送殿下回府!速去請太醫!」

孫盟扶著慕子銘,憤憤的回頭看了眼天醫堂。

這醫館就是個禍害!接連兩次氣的殿下吐血!

「孫盟,本殿…..」慕子銘心肺巨痛,彷彿被人捅了一刀子,他嘴角帶血,死死地抓著孫盟的手:「本殿…..」

「殿下要如何?」

可惜慕子銘沒回答出來,便眼前一黑陷入了昏迷。

本殿好像後悔了…..

孫盟手忙腳亂的帶著慕子銘離開了天醫堂。

溫九傾冷嗤,慕子銘不是早就懷疑三個寶寶是她和趙玉諫的孩子嗎?

這會兒見到三個寶寶,裝的那麼震驚幹什麼?

「阿傾,如今太子已然知曉你的身份,只怕過不了多久,眾人都會知道…..」

溫九傾冷笑:「我又不是什麼大人物,即便是皇城眾人都知道又如何?」

頂多就是她四年前的舊賬被翻出來再嘲笑一頓唄。

溫九傾攏著三個小寶貝,忽而認真的看著趙玉諫說:「玉諫,我希望,你以後不要再替我和寶寶們背黑鍋了。」

趙玉諫一愣:「阿傾這是何意?」

溫九傾:「你知道的。」

趙玉諫不語。

「我很感激你對我們母子的照顧,你有你的人生,我們不該摻和進你的人生,過去四年,我有兩句話一直想跟你說,趁這個機會,一併說了吧,畢竟咱們也不經常煽情。」

「謝謝你,還有,對不起。」

儘管她很堅定的拒絕過趙玉諫的示好,但不可否認,趙玉諫給了她們母子太多的照顧。

邊郡四年,為了不讓她和三個寶寶遭人指指點點,不論誰說三個孩子是趙玉諫的孩子,趙玉諫都默然應下。

這黑鍋一直背到現在。

趙玉諫看著她認真的眉眼,忽然笑了笑:「阿傾,我拿你當家人,你可也拿我當家人?」

溫九傾點頭:「自然。」

「如此,以後便無需與我這般客氣。」趙玉諫笑道:「若真要歸根究底,我救過你,你也救過我,我們相互利用,但我更喜歡說,我們相互扶持,一家人何須言謝?」

趙玉諫素來是個通透的。

「做不成孩子們的爹爹,做叔叔又何妨?」

他半開玩笑半認真道。

溫九傾聞言,也笑了笑,一掃因太子而帶來的陰霾心情:「我們永遠是一家人。」

…..

定北王府。

眼線回來稟報消息,稱太子殿下去過天醫堂,並且已經得知溫九傾的身份。

秦北舟身上帶傷,他半坐半躺的倚靠在榻上,周身衣袍鬆鬆散散的搭著,露出精緻的鎖骨線,半片精壯的胸膛若隱若現…..美不勝收。

然而,王爺一臉冷沉,目光幽暗,整個人宛若一座深淵般,別說底下的眼線了,就連嚴鶴都不敢抬頭去瞄主子。

半響,秦北舟擺擺手,眼線如釋重負般溜的飛快…..

壓抑冷沉的氣氛簡直憋的人透不過氣來…..

嚴鶴蹉跎半天,猶豫的低聲道:「主子,太子既知道了溫姑娘的身份,我們可要做點什麼?」

聽眼線的描述,太子似乎氣的不輕,都吐血了。

溫九傾氣死人不償命的本事嚴鶴是見識過的。

「做點什麼?將溫九傾和寶寶們接來王府?」

秦北舟嗓音幽涼。

嚴鶴拚命點頭贊同:「屬下也是這麼想的!若將溫姑娘接來王府,太子便無法糾纏於她了!」

誰知,主子的臉色非但沒有好轉,反而還愈發陰沉:「本王願意,溫寶肯嗎?你還真敢應,給本王滾出去,看著礙眼!」「生命原解!」楚秦,念著上面的文字,為之一驚道,「這是,生命之樹的秘籍!」

「趕緊記下來,下一瞬間,它就會消失了。」青龍囑託道。

楚秦立刻按照青龍的吩咐,將秘籍看上了一遍。

果不其然,很快這上面的文字,便是徹底消失不見了。

然而,楚秦過目不忘,早就將整片秘籍

《斗羅之開局簽到女神小舞》803生命原解 「李奇,你能看出他的面色嗎?有沒有受傷的跡象?」

曹文心中奇怪,嘴上還是不甘心的詢問,若是羅天真的傷都好了,那就難了呀!

「剛剛我看他走路中氣十足,看樣子,不像是一個受傷的狀態!」

李奇毫不隱瞞,說著自己的猜測,同時也忌憚了幾分,這羅天一定和曹文交過手,可能還是全身而退。

不免心中嘀咕,這次風雲會到底是招惹了怎樣的一個人!

「嗯,知道了!看緊他,不要動手,只需知道他的位置就行!」

曹文說話的語氣,沒有絲毫變化,讓人不懂他的心思,其實臉色更加難看,內心也波濤洶湧一般。

看向身邊擺放的月露包裝瓶,他想不通。

「是,會長!」

李奇答應下來,他也暗暗盤算,似乎想著,一直跟隨曹文,值不值得。

話說曹文掛掉了電話,一隻眼睛微微眯起,另一隻眼睛被包紮起來,顯得更加猙獰。

他知道羅天是個天才,對付這樣的人,一定要早點解決。

否則,後患無窮。

現在羅天疑似一點事沒有,致使曹文需要迫切的作出選擇了,是把自己知道羅天身上一些秘密的事情告訴會長,還是怎樣。

這些秘密可不簡單,就這麼告訴別人,怎麼能行?

再者說了,會長又能給他一些什麼東西呢?

關於高僧的言論,他是壓根沒考慮過,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是曹文一直以來堅信的道理。

隨後,他把目光看向了身旁的桌子。

猶豫了那麼久,終於狠下決心!

「你羅天是天才,但突破境界總不可能那麼快吧,只要快過你,就行了!」

曹文低聲細語,拿起了桌上的盒子。

打開之後,裡面還有一個藥瓶。

拿掉木質塞子,一股奇異的香味充斥著房間。

「這顆烏紋金丹,沒想到那麼快就要服用,希望羅天,能給我更大的收益吧!」

曹文看著手中淡淡烏金色的丹藥,一口吞下。

這正是不久前獲得的一枚丹藥,可以助人突破境界,但服用之後,後面境界會突破的更加困難。

沒有奇遇的話,曹文吃了丹藥,就會止步在內勁後期的境界了!

換言之,內勁更上一層的境界,化境,就再與他無半分關係!

所以曹文在賭,賭羅天身上擁有的秘密或者機緣足夠大,唯有這樣,現在做的一切才是值得的。

此時羅天,還在車上,他絲毫不知道新的危機即將到來。

不多時,來到了素心雅居!

「羅天,你終於來了,我好擔心!」

庄臨月一見面,就抑制不住內心的情感,上去一把抱住了羅天,隨後覺得有點不妥,迅速鬆開。

臉頰就像是紅透了的蘋果一樣,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作為當事人,羅天也有些不知所措。

他對感情這方面,還真是了解的不多,唯一知道的,恐怕就是女人心海底針了,因為你猜不透。

「小天,沒事就好,快進屋吧!」

這次開口的人,正是羅天的父親羅正華。

如今同樣住在了素心雅居,他和莊家的一些人也慢慢熟絡起來。

當然,那祖傳秘方的事情並不會暴露,這一點,是羅天和父母一起商量過的,父母也沒多問。

「嗯嗯,我們進去說吧!」

羅天一路風塵僕僕,更何況外面也不是說話的地方。

才進入別墅一樓,眾人入座,羅父便張口說道:「小天,那天我們到濱州后,被風雲會來人堵截,還好有莊家的幫助!」

羅父本就是做中藥生意的,這些年時不時有人來買強身健體和調理內傷的葯,他並不驚訝於武者的存在。

此次開口,也是提醒兒子,要懂得報恩,他和田文芳是被莊家保護的。

「這風雲會的副會長,真是口中沒有實話,多謝莊家出手,恩情我記下了!」

羅天明白父親的意思,便朝著庄君傑拱手說道。

庄老爺子不在這裡,估計還在外面辦什麼事呢,只有其兒子庄君傑了。

「不必如此!昔日你對我父親有救命之恩,我莊家還沒報答夠呢!」

庄君傑連忙表示無所謂,他可是從明忠口中聽說了這羅天的實力,所以語氣中還有一絲尊敬。

不過這東西,他不會往外說。

天才,越少人知道,對莊家越有利!

「對了,忠叔呢?怎麼沒看到他?」

羅天環顧一周,突然是發現了少一個熟人,便下意識的表達了疑問。

庄君傑沒有隱瞞,連忙答道:「他養傷呢,估計要一段時間。」

明忠的傷勢真不輕,一個經常不戰鬥的人,年齡還有點大,被人暴打,怎麼也不會完好無損。

「好吧!最近有沒有風雲會曹文的消息?」

羅天明白,單靠自己一個人的能力去對付風雲會,不太現實,自己的信息,終究有限。

如果莊家能夠有消息的話,也不會那麼被動。

庄君傑聞言,眉頭緊皺:「曹文回來濱州之後,便消失不見,沒人知道在哪,而且城內傳出他們風雲會會長要去請高手,要肅清濱州勢力,現在是人心惶惶。」

莊家在濱州,勢力很強。

可風雲會在暗中紮根那麼久,十分隱蔽,就算是莊家,也得不到完全準備的信息啊。

「哦?風雲會會長去請人?屬實嗎?」

羅天聽到這話,總覺得那裡怪怪的,好像在哪裡見過,難道又是什麼計謀?

華晨宇微博為什麼被限流小號 華晨宇工作室招聘信息
古笑薇的手和巳粼的手,此刻還在掌掌相對,她隱隱聽到了一段經文聲,聲音正由小變大。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