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韓風這孩子我們都已經結束很久了,絕對不會抱著紫晶石兒泡的他一定會回來的,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白老夫人認真的安慰道。

白老爺子聽到這句話之後點了點頭,稍微有一些生氣,

「你把我想成什麼人了,我自然知道韓風這孩子是回來的,只不過是難免有些激動嗎,現在白家馬上就要多了好多的紫晶石,難道這件事情你不感覺到高興嗎?」

白老夫人自然也是高興的,只是現在韓風陪著上官少爺在外面遊玩,他們自然也催不得,除了等以外基本上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等到他們從山洞爬出來的時候,能夠明確的感覺得到這的靈氣已經濃郁的減弱了,而且天色已經漸漸的黑了。

「雖然有治癒能力的月光石沒有找到,但是好歹找到了這麼多的東西,還擁有了一個空間戒指,看來我們這一趟真是不虧呀。」

其他人聽到這句話之後也點點頭,秘書和管家在山洞裡也得到了自己適合的東西,本來是想要向市場借的東西,還給韓風與上官信的,但是上官瑾他們卻覺得這兩件東西既然是他們找到了,那麼就是與他們之間的緣分。

「你們還是留著吧,這點東西對於你們來說應該是與你們命里有緣分可以幫助你們修鍊,就不要再還給我們了。」

秘書和管家聽到這句話之後,自然是非常高興的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他們比誰都高興。

「既然如此,那就謝謝韓風少爺,還有少爺你啦。」

不知道為什麼,韓風始終都覺得自己好像還有什麼東西沒有拿到,就算是這樣走了的話一定會後悔的,就在上官瑾在前面走的時候,韓風還是突然間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上官瑾有些不明白為什麼。

「你現在為什麼還不走?」上官瑾好奇的問。

「我的直覺告訴我,這裡一定還有其他貴重的東西是我沒有拿走的,而且如果我一旦要是走了的話,這些東西可能就落入別人的手中了,我一定會後悔萬分。」

「可是在此之前我們已經將這周圍的環境都已經搜索了一遍了,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東西了,是不是你自己想多了。」

韓風也覺得可能是這種可能,於是當他上前走一步的時候,就感覺有一股巨大的吸引力在吸引著自己,一旦要是走了的話,真的會讓自己後悔萬分的,於是他就站在原地閉上了自己的眼睛,用自己的靈力去感知周圍的環境,突然間有一個地方對自己到靈力給出了反應。

「我就說我的直覺沒有錯的,上官少爺和我這邊來。」

上官瑾看見韓風這個樣子大概知道應該是又有什麼好東西了,於是他們就一起前去了。

韓風根據那個地方給出自己的反應,找到了這個地方,雖然周圍沒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但是韓風又耐心的感受了一下,發現確實是熱烈韓風開始用自己的靈力攻擊地上

媽媽的地上就已經出現了坑,雖然上官瑾不知道韓風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是為了讓韓風儘可能的完成這件事情,於是也就幫著韓風一起來弄。

等到他們都有些筋疲力盡的時候,上官瑾竟然感覺到了月光石的力量。

「沒有想到這裡竟然還真的有月光石,我感覺到了月光石的力量了,而且力量還非常的龐大。」

管家聽到這句話之後,於是立刻就動用自己家高價錢買的服裝,放在了這個他們所站的4周,這個服裝不僅能夠暫時造成外人所看到的假笑,而且還能讓他們幾個隱身,並且不讓聲音穿出去。

「看來我的感覺還是準確的,要不然的話我們可能就要錯過巨大的寶藏了,看看這月光石究竟有多麼大吧。」

上官瑾和韓風兩個人開始動用靈力進行挖掘,秘書和管家兩個人也動手開始來挖,到最後他們竟然挖出了好多充滿能量的月光石,他們高興的簡直不能自已。

「你們說在這裡真的能夠找到好東西嗎?上次感覺到靈力突然間就充沛了,是不是你們的錯覺?」

正當他們幾個高興的時候,突然間聽到了其他人的聲音,他們一定要速戰速決。

她們再次動用自己的靈力,將月光石一起放入到了自己的空間里,剩下的他們在慢慢地瓜分。

現在他們要緊的事情就是趕緊離開這裡,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當上官瑾剛要離開的時候,看見韓風依舊在執著於把這些土埋回去。

「還是埋回去吧,要不然要不然的話又會給其他人帶來一些麻煩的。」

於是4個人又合力將所有的土都放了回去,又進行了一些加工處理,根本就看不出來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他們趁著那些人還沒有走過來,收了符篆立刻就走了。

他們走到了一個沒有人的地方,將月光石拿出來了,她們進行了分割。

由於這些月光石是韓風發現的,所以韓風拿走了七十塊,上官姐拿走了20塊,管家和秘書各5塊。

「韓風少爺,您最近是不是運氣爆棚呀?為什麼這幾天和你在一起總是能夠得到好多好東西?。」

上官瑾也是這樣覺得,自從和韓風在一起之後,他先是多了一個師傅,隨後手裡又多了好多的好玩意兒,今日出來又找到了一位大拿羽化的墓穴。

現在又找到了這麼多的月光石,要知道月光石對他的身體可是最有效的。

「或許是我的運氣比較好吧,所以才能夠得到這些,你們走了以後說不定我就沒有這運氣了。」

眾人哈哈大笑,看著天色已經不晚了,於是他們就回到了白家,看見白老爺子一直都在沙發上等自己,韓風有些不好意思。。 鮮卑大營,單于大帳。

「單于,果然不出你所料,拓跋首領和宇文首領,剛剛求我幫他們說些好話。」

這時,牡丹竟然出現在檀石槐的大帳中,正在跟檀石槐娓娓道來,剛剛所發生的事。

檀石槐聽后,眼中精光一閃,哈哈大笑起來,說道:「辛苦你了,牡丹,快早些回去休息吧。」

牡丹也對檀石槐溫柔的笑了一下,施禮躬身告退。

等牡丹走後,檀石槐臉色變得略微陰沉起來,冷笑一聲,自語道:「你們以為這樣就逃得掉嗎?鮮卑終將是我一個人的鮮卑,而且不僅僅是鮮卑,這整個草原,整個天下,都將是我的。」

這時候的檀石槐,周身浮現著令人驚悚的氣息。

…….

很快三天的時間就過去了。

在這三天時間內,鮮卑又派了拓跋部落和宇文部落,率領大軍進攻匈奴王庭。

不過兩人,表面上進攻力度非常兇猛,但實際上,卻是和匈奴維持在一個僵持的狀態。

面對這種情況,袁基根本就沒有出戰,而是讓許攸和淳于瓊率軍,配合匈奴方面進行抵禦。

這三日來,袁基一直在給顏良療傷,經過這段時間的療養,顏良已經基本恢復了狀態。

「少爺,我和文丑真的知道錯了,今後我倆定當謹慎小心,你就讓我們倆去戰場上殺敵吧。」

傷勢剛剛痊癒的顏良,正和文丑圍著袁基不斷求饒。

已經被騷擾許久的袁基,一拍案幾,瞪了顏良一眼,說道:「再煩我,就去馬廄給我養馬。」

這下,顏良不敢說話了,一旁的文丑則是嘿嘿的偷笑著。

顏良也著實鬱悶,他沒想到,自己跟隨少爺第一次上戰場,剛打了一場仗,就受傷躺在病床上了,還被文丑嘲笑,這才軟磨硬泡,求袁基讓他上戰場。

這時,許攸走了進來,一臉興奮的對袁基說道:「啟稟,主公,一千副木架已經全部打造完畢了,主公可需要去看看?」

袁基聽后,點了點頭說道:「行了,賢弟你檢查過,我就不去看了,記得將木架和火油等,其他一應物品都準備好。」

許攸應了一聲,又出去了。

袁基想了想,對顏良說道:「滾過來,交給你個任務,去將那支金狼騎射軍給我完全收復,將他和狂獅輕騎合二為一,能不能做到?」

顏良想了想問道:「少爺的意思,是讓狂獅鐵騎也具有胡人的騎射能力,並學習他們的騎射戰術?」

袁基一副孺子可教的表情,對顏良說道:「不錯,你和文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可是,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前亡,文丑只能做一個衝鋒猛將,我對他是放棄了。所以,我希望,顏良你能多學一些兵書戰法,多研究研究這些軍事,將來做一個掌管三軍的統帥。」

顏良仔細想了想,點了點頭說道:「少爺放心,顏良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會努力學習的,我現在就去金狼騎射軍那裡,爭取快速將他們和狂獅鐵騎合二為一。」

說著,顏良就走出了大帳。

袁基輕笑一聲,然後對文丑說道:「行了,你也不要在杵在這裡了,該幹嘛幹嘛去,最遲後日大戰就要來了,早打完早回家。」

文丑也瓮聲瓮氣的笑了一聲,然後就跑出大帳,朝顏良追去。

袁基搖了搖頭笑了一下。

突然,罌粟的身影,出現在袁基身邊,遞上兩張紙條,開口說道:「啟稟少主,牡丹傳信,檀石槐不滿拓跋部落和宇文部落的進度,以延誤軍機的罪名將他們關了起來,並將於明日率領大軍出征匈奴。」

「第二張紙條,是程昱傳來的,他們已經抵達計劃地點,就等主公這邊發信號,他們就可以配合兩面夾擊了。」

袁基聽后,眼中精光一閃,說道:「很好,你先傳信告訴程昱,明日大戰開啟,讓他等我信號,配合夾擊。再傳令牡丹,讓他想辦法在明日大戰開啟時,將拓跋從勇和宇文才放出來,擾亂鮮卑大營,然後她就可以脫身回來了,讓她直接回雁門郡等我。」

罌粟聽後點了點頭,身影一閃就消失了。

袁基起身走出大帳,望著一望無際的草原輕笑一聲,心裡不禁想到,「終於要結束了,走之前,還真的想感受一下超凡境的實力。」

…….

第二日清晨。

「嗡」的號角聲,響遍整個匈奴王庭。

袁基正站在點將台上,對著場下所有人,說道:「將士們,昨日,我們收到了,鮮卑單于檀石槐的戰書,他嘲笑你們,說你們匈奴都是一群不敢出戰的膽小鬼,你們是嗎?」

呼延阿拉提帶頭說道:「不是!」

匈奴大軍齊喝道:「不是!」

袁基又對著顏良他們,說道:「兒郎們,你們吃夠了草原的羔羊了嗎?想不想回家?」

顏良和文丑,大吼道:「我們想回家!」

所有漢人將士,齊聲高喝道:「我們想回家!」

袁基對著所有人說道:「很好,那今日這一仗,我們就讓鮮卑人滾回彈汗山。」

「淳于瓊,許攸上前聽令,命你二人率領重甲軍為後軍,看護大營。」

「顏良,文丑上前聽令,命你二人率領金狼騎射和血屠鐵騎為左右兩翼,負責追殺敵軍,自由射擊。」

「匈奴六大部落首領,各率本部兵馬為中軍,等候命令,隨時準備衝鋒。」

「其餘匈奴部落首領,率本部兵馬布置在左右兩側,配合兩翼,自由散射,追殺敵軍。」

「我親自率領狂獅鐵騎,為前軍,負責攻堅,衝鋒。」

「此戰繳獲所有物資,均歸所有將士個人所有,無需上繳。」

「斬殺鮮卑統領者,賞百金。」

「斬殺鮮卑首領者,賞千金。」

「斬殺鮮卑單于檀石槐者,賞萬金,我親自為你向陛下請封。」

「都聽明白了嗎?」

所有人同時齊聲高喝:「聽明白了!」

大軍的士氣,在錢財的刺激下,高亢到了極點,袁基見狀,也是豪氣大生,手中鳳翅鎦金鎲一揮,大喝一聲:「全軍出發,奔赴戰場。」。 「啊,不,不……」

黃大年劇烈的掙紮起來。

當他在聽到柳天晟說是來取他性命的時候,黃大年便徹底的慌了。

他掙扎著想要起身。

但他卻駭然的發現,現在他渾身上下除卻脖子和腦袋能移動之外,身體的其他部位,軀幹和四肢都無法動彈了。

他低頭一看,發現自己被綁再病床上面,宛若是木乃伊似得。

「柳家主,不要啊,不要啊……我跟了你十幾年,我跟著你從天京來到京城,我這十幾年為你鞍前馬後做了多少的事情,你心裡不清楚嗎。」

「我黃大年對你,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啊,你真的要這樣絕情的對待我嗎,真的嗎?」

「家主,看在我黃大年對你忠心耿耿的份上,你饒我一命吧,這裡也沒有別人,不會有人知道我還活著的,我可以假死逃過一劫啊。」

「家主……」

黃大年悲情的喊著。

柳天晟表情掙扎。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啊。

正如黃大年說的那般,他跟隨柳家十幾年的時間,從天京跟隨來到京城,

柳家強盛的時候,黃大年就跟隨他們,柳家走向沒落的時候,黃大年還在。

來到京城后!

柳家重新強大,黃大年依舊是他們忠實的擁簇者。

這些年黃大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他真的不願意看到黃大年死,更不願意親手解決黃大年。

可現在他沒有選擇,沒有選擇啊。

「家主,你放過我,放過我……咱們做一個局,我可以隱姓埋名的活下來的。」

「我也想清楚了,我知道得罪的那個人,就是我在柳氏古城得罪的那個年輕人,肯定是他讓你來殺我的。」

「家主!」

「就算他權勢滔天,就算他又巨大背景,但只要我假死,咱們相互配合,我還是可以混過一劫的。」

黃大年也看出,柳天晟捨不得將自己弄死,便立即大聲喊道。

他眼裡精光迸射,看到一條活路。

然而!

柳天晟的話去額如同死灰一記重鎚,狠狠的落在他的心臟上面。

「黃大年,我雖然是真的捨不得殺你,我也不想做那薄情寡義的人,但今天……你必須要死!」

萌生退意? 波波:我也不知下賽季是否會繼續執教
全球百大經典懸疑電影排行榜11到20名!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