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這小子終於醒了,我還以為他在夢鄉不想回來了呢!」李森笑著對佟志遠說。

兩個人扔下手裡的活,從訓練場上匆匆往回趕。

還沒進連部時候,聽見有汽車的馬達聲。

李森停住腳步,轉過頭地向村路上看。在這個偏僻的小山村子里,能坐汽車來的,只有是上級的某一個部門,或者是某一領導。

「沒聽說有誰來吧!」李森問佟志遠。

「沒有。」佟志遠說。

「那咱們去看看。」李森還是很警覺。

兩個人從半路上轉了方向,直奔路口。他們之所以這樣做是出於禮貌。萬一是哪一個首長來了,連個接待的人都沒有,那也太過於怠慢了。

汽車直奔連部方向,正好與李森、佟志遠二人迎面碰上。

司機見過來兩個四個兜,估計他們會是這裡的幹部,於是把車停下,想問一問連部在哪?」

汽車一停下,柳醫生和董燕便從車上下來。

董燕來過七連,對這裡的熟悉程度自不必說。她在車上,老遠就看到與吳江龍約會的那片小樹林了。一下車,哪都沒看,目光一下子就定在了那個方向。連走過來的李森和佟志遠都沒看見。

他沒看見李森和佟志遠,可這兩人一下子就認出她來了。

「董護士。」佟志遠認出董燕后,主動打招呼。

佟志遠敢叫,李森心裡卻有點膽怵,他還想著佟志遠想把董燕介紹給他那件事。既然知道是吳江龍的女朋友,做為好哥們,多少都要有些不好意思。雖然沒表白,沒表白也不能說心裡沒偷偷想過。即使是心裡一閃念,也總覺得對不起哥們。因此,在臉上雖看不出,但心裡還是有些不自在。

董燕聽見有人叫她,這才把注意力收回來,一看是佟志遠,大喜過望,快步迎了過來,「佟指導員。」

董燕能夠看見佟志遠,自然也就看見了李森。於是與佟志遠握完手,又去問候李森,「李連長,找到嫂子了嗎?」

她這一問,可把李森憋出個大紅臉。別看李森在連隊里喲五喝六的,訓起兵來什麼都敢說,可在姑娘面前,特別是見了董燕,就顯得非常靦腆。因此,對董燕這句問話,硬是半天沒答上來。

「怎麼?想把你們女兵給李連長介紹一個?」佟志遠接過話說。

「不嫌我們級別低,那沒問題。我們醫院什麼都缺,就是不缺姑娘。」

「好,好,一言為定。」佟志遠接過來說,「這次來,有沒有帶過來一個。」

「有到時有,不過不是女兵,是男醫生。」董燕說完,不自覺的先笑了,接著拉過柳醫生,「我來介始一下,這是我們柳醫生。」隨後又把李森和佟志遠介紹給柳醫生。

說到李森時,董燕有意加重些語氣,「這位就是勇抓敵特工,救過我們的李森,李連長。」

「久仰,久仰,」柳醫生握住李森手說,「在師部,早就聽過你的大名。」

別人一客氣,竟鬧的李森不好意思。為了擺脫別人總拿自己開涮的局面,李森轉而說,「董護士,你想不想見一個人?」

「誰啊?」董燕裝做糊塗地問。

「誰啊!當然是他了。」李森轉向佟志遠,哈哈笑著說。

吳江龍正想找人弄點飯吃,看見有人推門,便下了床,等他到了門口,卻見這個人跑了。心想,「嗨,我有什麼怕的,跑什麼跑!」

開開門朝外一看,屋子外一個人都沒有。

現在正是訓練時間,除了通信員和炊事班外,幾乎所有人都去了訓練場,因此,在這裡跟本就看不到一個人。

「這人都哪去了?」吳江龍自言自語說著便出了屋。

現在,他肚子里空極了,如果有什麼吃的,別管是什麼,放在他嘴裡,估計他都不用嚼就會生吞下去。

從境外回來時,為了睡覺,他是雖便吃了一點,就蒙頭去睡了。到現在,覺是睡足了,可胃卻不幹了。所以,吳江龍醒來后的第一感覺就是餓,說他幾年沒吃飯都不為過。

吳江龍出了屋,直奔炊事班。他從七連走後,這個炊事班就沒挪過窩,因此,他不費力地便找到了。

進了屋,一個人不見。他也顧不得找人了,自己便東翻西找。幾個回合之後,吳江龍在貯藏室里找到了吃的。

「呵,有這麼多好吃的。」吳江龍一看就樂了。

幾盤菜紋絲不動,整整齊地擺在那。吳江龍哪裡知道,這是昨天晚上會餐時,佟志遠特意交待炊事班給他留的。

吳江龍見有好吃的,便不管不顧了,抓起一隻雞腿便往嘴裡塞。

炊事班長劉二貴和一個戰士從外邊打水回來,發現屋門開了。心裡這個氣啊!嘟囔著說,「我就出去這麼一會,哪個饞嘴的又來了。」

看樣子,七連的兵沒少趁人不備時來炊事班偷吃的。

劉二貴準備抓個現行,於是向那個戰士做了個不出聲的表示。兩人輕輕放下水桶,悄悄進屋。進屋后,發現貯藏室的門也開了。這下他更加肯定是有人來炊事班偷嘴吃,「看我抓到你不交給連長,讓連長好好收拾你。」

劉二貴這麼想著,快步奔向貯藏室。這時他想到了一個問題,要是有人把留給吳江龍的菜給吃了,那連長絕不會輕饒他。

劉二貴進了屋。

吳江龍聽到背後有響聲,突然轉過頭去看。這也是他在訓練中形成的習慣。如果發現有情況,要在最短時間內把身體轉過來,絕不能把後背交給敵人。

吳江龍轉過身時,嘴裡還叼著沒有來得及完全入進去的雞肉。

劉二貴進來一看,認出了吳江龍。再看看他這付狼狽像,頓時便樂了,「四班長,餓了說一聲,俺給你加加熱。」

「不用,不用。」吳江龍見是劉二貴,覺得也沒什麼。因此,一邊往嘴裡送剩下的半截肉,嗚嗚拉拉地說。

吳江龍一邊嚼,一邊問,「劉班長,怎麼你們的伙食這麼好?」

「怎麼好?」劉二貴不明所以地問。

「還有雞肉吃。這要比我們集訓隊的伙食強多了!」

「哪啊!」劉貴說,「我們還是一塊四毛七的伙食,怎麼跟你們比的起?」

「得了吧!隨便就能找到肉吃,不比我們強才鬼了。」

劉二貴笑著說,「你說它啊!這是昨天給你留的,連長說了,誰要是敢動,就讓他一天不準吃飯。」

說著,劉二貴一指吳江龍嘴裡的肉,問,「那個大腿,還是完整的吧!」

吳江龍一楞,隨後又明白過來,笑著說,「整的,整的,全讓我報銷了。」

李森帶著董燕直奔連部,打開門一看,屋裡是空的,吳江龍不見了。回過身問身後通信員,「人呢!」

「我走時還在呢!」通信員詫異地說。

「在什麼在!」李森板著臉說,「去,各處去找找。」

通信員撒開退向一邊跑去。邊跑邊喊,「四班長,四班長。」

佟志遠從後邊聽見笑著說,「他這一喊非亂了不可,不定哪個四班長答應呢!」

「你們有幾個四班長?」董燕知道吳江龍是四班長,具體後來被調走的事她還不知道。

「一個啊!」李森回答。

「那亂什麼?」董燕問。

佟志遠聽出了董燕是真不了解情況,便說,「原四班長回來了,他這麼一喊,兩個班長還不都答應。」

果然,李二貴正在訓練場上練匍匐,聽見有人喊四班長,便從地上爬起來,回答「到。」

通信員聽到有人回答,也沒看清是誰,便喊,「連長找你呢!」

等劉二貴從隊列里跑出來,通信員看清后,自己也樂了,笑著對劉二貴說,「沒喊你。」

「你不是喊四班長嘛!俺就是,為什麼不是我?」劉二貴要追根問到底。

「我是喊咱們的吳江龍四班長。」通信員解釋說。

「嗨,那你不早說。」

「哎,你看見了嗎?」

「沒有,要是見他來,這,還能這麼消停嘛!」李二貴說。

「到也是。」通信員也清楚,如果吳江龍來這,戰士們非圍過來不可。

隨後,通信員對劉二貴說了聲對不起便跑開了。

該找的地都去了,可吳江龍還是沒找到。當通信員路過炊事班時,正好碰見那名抬水的戰士。

通信員順便問了一句,「李小川,你見到吳江龍班長了嗎?」

「見了。」

「再哪?」通信員立時來了精神。

「那。」李小川朝屋裡一呶嘴。

通信員趕緊著跑進屋,見吳江龍還在吃著。上前說,「吳班長,連長找你呢!」

「讓他等等,等我再吃點。」吳江龍嗚嗚拉拉地說。

「別吃了,師里來人了。」

「師里來人了,莫不是接我們的?」吳江龍問。

「不像,來的是一個醫生,還有董燕。」通信員說完,吳江龍的眼睛睜大了。

「什麼,你再說一遍。」

「是董燕,和一個男醫生。」通信員又重複一遍。

吳江龍抓過一塊爛布在手上一抹,然後使勁把嘴裡還沒嚼完的食物向肚裡一吞,丟下抹布,慌慌張張地向外跑。

自從上次分手,吳江龍與董燕快有一年多時間沒見面了,聽說她來到七連,這對有情人能不激動嘛!

吳江龍是弄明白了,可董燕還不知她要等的是什麼人呢!

。 等華木康找過來的時候已經是12年後。

這些年一家三口因為身份的問題受盡了苦難,直至後來逐步恢復工業生產,華木康作為絲綢行業不可或缺的技術人員被重新安排回西子,經過多年的發展華木康的絲綢廠有了成效,也才有了華木康找到妻子的故事。

周舟和華知夏找到了,不過華知雲卻是找了20年也沒找到。

當初華知雲被派到了之南,後來之南有一次北上大調動,許多人輾轉散入北方。

不幸的是之南的檔案局發生過火災,關於調動的資料早就隨着大火付之一炬。

故而,華知雲從之南去了哪裏一直是個謎團。

周舟常年思女心切在三年前過世,現在只剩華木康和華知夏父女。

不過兩人到底沒有血緣,縱使雙方心裏都有對方,但到底不如親父女那般黏膩,華木康只給了她足夠的金錢和物質。

可能是虧欠華知雲的全都投注到華知夏身上。

所以只要是華知夏想要的,華木康都會給,甚至不惜金錢和成本,直接送她到西班牙上最好的學校,平時的吃穿用度也全都按最好的提供。

不過華木康雖然對華知夏很好,但這些年也從沒停止尋找大女兒的下落。

當然,華知夏也很支持老爹尋找大姐,畢竟她所享有的這一切都是大姐的,她也希望等大姐回來,她給大姐更多的好東西。

尋找大姐已經成為他們一家人的痛,華知夏也希望在爸爸有生之年能替他找到大姐。

司寧聽了華家這一段故事之後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我想我可能真的知道你大姐的後人是誰。」

「什麼意思?」華知夏木訥地看着他:「後人……你是說我大姐已經……」

司寧點點頭。

「如果我猜的沒錯,你大姐從之南出來之後,輾轉到了西北,後來在西北遇到了一個叫趙建民的小夥子,他們在西北共結連理生了一兒一女,不過三年前夫妻雙雙病逝,只剩一雙兒女被二伯接回白晝。」

「你……你是說……」華知夏整個人都語無倫次了起來。

她想起了第一次見趙青葵的模樣,當時小姑娘笑嘻嘻地看着她,那一臉的古靈精怪讓人很難不喜歡。

第二次見她,華知夏打的是要跟她住一塊兒的主意,她也很難說清楚為什麼就願意跟小姑娘擠。

再後來跟她一起逛街,吃東西,每次一的相處總覺的是那樣的舒服……

原來,是因為冥冥中的羈絆嗎?

華知夏的淚水嘩的一下就落了下來。

母親臨終都不能瞑目,父親這些年的尋尋覓覓,終於要得償所願了嗎?

在院子外面百無聊賴站着的幾人突然看到華知夏淚奔了,不由得緊張起來。

「怎麼回事?怎麼小夏好好的就哭了?」

方少一臉的心疼加緊張。

華知夏卻顧不得那麼多,她左顧右盼地巡視着房子的周圍:「有沒有電話?有沒有電話?我要立刻告訴父親這個好消息!

我要立刻跟他說大姐找到了!

大姐不但結婚了還有了一雙漂亮聰明又能幹的兒女!」

。 第二天,米國中情處便收到了米國古武會行動失敗的消息,而黎雪紅早早地起來,敲響了周毅的房門。

帥出天際,國外大神創作同人,世界的動漫角色齊聚一堂
萌生退意? 波波:我也不知下賽季是否會繼續執教
Navigation

Quickview

Close

Categories